三生有約 (完)

三生有約 – 前言

2011-10-23 04:52

在島上最喜歡的一個作者就是A媽.她的作品有幽默的,溫馨的,沒有太多哭哭啼啼.看她的作品時,有太多的感動位令我很有感覺了.可惜很久沒有看到A媽再寫文章了.

她有幾個作品是我很喜歡的,但她都沒有完成.一篇是最新的作品“想你…..在抬头仰望星空时”,跟著就是2009年的作品“注定要爱你”.真的很喜歡,說惠靜回到幾百年前的社會生活的趣事.

也看了韓劇"49天"借用別人的身體,而日劇"仁醫"則是回到過去去改變歷史.我覺得很有趣.這些都給了我一些靈感去寫這一個新的故事.知道現在國內大行其道的是“穿越劇”﹐坦白說﹐我一個也沒有看過﹐也不敢寫﹐因為自己對這些歷史真的不熟悉﹐很怕寫錯了會被人打﹗我的故事都是無中生有﹐

都是天馬行空的,當然與現實的賢重和惠靜一些關係也沒有的.但是用他們的名字寫小說令我覺得那些主角我都很熟悉,對他們很有愛.寫出來的情節就會比夠溫馨了.希望你們會喜歡吧!

三生有約 – 第一章

“金賢重,你就老實的告訴我吧!你是否完全沒有結婚的打算?" “惠靜,不是啊,我沒有說我不結婚.只是我的事業才剛剛漸露頭角,我想好好的再做幾年才作打算.靜,我們現在不好嗎?其實我們現在相處時間不多,大家還不是太了解.我們就再交往多幾年看看吧.好嗎?"

“金賢重,你太過份了.我們在一起已經兩年了.雖然大家都很忙碌.你忙著你的娛樂事業,我也不賴啊.我也是個很努力的新聞記者!我也不是高攀你的.怎麼你的態度好像是我在狂追你一樣?我也有我的尊嚴和自尊心的.我的年紀不少了,我打算結婚生小孩,有一個家庭好好的過日子.如果這不是你的目標,對不起,我不能等你啊."

“惠靜.我明白,但你也要明白我的立場啊,我…我很辛苦才做到這一步,我不能放棄啊.我是真心的喜歡你的,結婚…."

“算了,金賢重,我們分手吧!" “惠靜…等…等…"

我哭著衝出金賢重在北京酒店的房間.因為他要來這兒開演唱會,就邀請我和他一起來到北京.滿以為在演唱會期間,我們可以有一點點相處的時間,但好像以往一樣,我總是在酒店傻傻的等著.為了怕別人看見,我壓根兒不敢步出房間半步.整天只在房間看電視.傻傻的等著他畢回來.但是他在完成一切活動後,又會和舞蹈員﹐工作人員之類去吃飯喝酒等等.到他回到房間時,已經十分疲倦了,說不上幾句話就去睡覺了.

本來我不想來的,我在計劃著一個新聞的專輯,但是賢重說他很需要我的支持,他會盡量花多一點的時間和我在一起.但來到北京之後,情況和以往沒有兩樣,我們也和以往一樣吵了起來.事情就愈吵愈惡劣,說到最基本的結婚問題,就一發不可收拾了.我衝進酒店的停車場,坐上了租來的汽車,我再也忍不住了,一面趕忙著把汽車開走. 一面在擦下來的眼淚.我只想盡快離開北京,飛回韓國去,從新開始.

我的名字叫皇圃惠靜.今年32歲了,我的工作是新聞記者,我的專長是突發性的新聞,也會跑火災,風災,和危險事件的現場.由於家人,尤其是男朋友的強力反對,最近逐漸開始做一些專題的採訪和特輯了.我的男朋友,就是那個萬人迷金賢重了.在三年前,我被臨時拉伕去代替一個娛樂版的同事訪問韓流明星金賢重.他剛剛大病初愈,從日本回國.其實我對娛樂圈很少留意,所以對他的認識不多.因為我是新聞記者,接觸最多的訪問對像是受難者,家屬,罪犯等等,所以我的問題大部分是尖銳的,直接的.真受不了娛樂記者那種婉轉的問題方式,或是被訪者的無寧兩可的答案.所以金賢重被我的直接的問題和問的方式嚇了一跳.我也差不多被旁邊的攝影師拉著暗示我不能死纏難打的去追問下去.金賢重看到了,也忍浚不禁,笑了起來.

那天的訪問事事都不如意,正在暗暗生自己的悶氣.就是那個金賢重總是在逗著我,和我說著笑,那個訪問才得以完成.之後,金賢重就有意無意的總是找我,說這說那的.我們就是這樣開始了我們的熱戀.

我們本來真的很相愛﹐性格也是一樣﹐人生的目標也相同。他也是好勝心很強的人﹐很想在事業更上一層樓﹐而且我們都很愛家﹐很想有一天有一個家庭﹐有四個可愛的小朋友﹐我們有默契的朝著這個理想奮鬥。

突然有一天﹐好像一切都變了。他好像不再是我愛上了的金賢重。但是不知道從那時開始﹐忽然間我們見面的機會少了,總是在他做唱片﹐開演唱會﹐或是拍電視劇完畢後,多是深夜的時刻見見面,喝喝酒,談談天的.但有些時候,當他有空時,我又會被突擊的新聞出差或通宵守候著新聞人物而不能約會.最後,在他的強力的要求下,我也想多一些和他在一起的機會,我就逐漸離開跑突發新聞的崗位.時間多了,但不等於見面機會多了.他愈來愈紅,而我就愈來愈閒.我變得常常都是在無聊的等著他.大家的磨擦就愈來愈多了.

我不懷疑他喜歡上了別人,只是覺得他對我的關心卻是愈來愈少了,他的性格改變了﹐變得保守﹐小心翼翼﹐跟我原先愛上的金賢重像是完全是兩個人。現在﹐他的注意力全集中在他的事業上.我提出重新走回跑新聞的行業,賢重又不同意了. “你不能在家等我回來嗎?我也是常常打電話給你啊!怎麼不可以做一個正常的男人背後的女人嗎﹖""不,金賢重,我要有自己的生活."

直到今天,我疲倦了,不想再為他人而活了.我把心狠了起來,還是分手吧!

天正下著傾盆大雨,我的視線也被自己的眼淚影響看得不清楚.汽車也開得飛快,我的心只是說著:快一點!快一點離開!沿著湖邊走的時候,逆行車線的那輛大貨車忽然跑進我的行車線來.我正在用手擦著淚,沒有看清楚.當我看到要反應的時候,已經太遲了.我的汽車被貨車撞個正著,反彈的衝向著右面的湖衝了過去.下一秒鐘,我的汽車就掉進湖了.

浏览(138)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三生有約 – 第二章

我坐在駕駛員的座位上,第一時間彈開了安全帶,但總是打不開那個車門.我的心忽然很冷靜的告訴自己:我要死了.這就是我的最後了.是嗎?忽然間,那一生32年的光景像電影的片段似的在我的眼前掠過,我做得好的,不足的,喜歡的,不喜歡的.最後出現在我的腦海內的竟然是金賢重.我忽然很捨不得他,不想在吵架之後永遠不再見面.想起了初次見面時的電流,幾年相處時的時光,那開始時快樂的時刻,忽然間發覺其實我是愛他的,很愛他,很願意為他犧牲,願意等他,但一切都太遲了.

我的腦袋開始模糊,眼前也模糊了,一切像是黑暗了.忽然像是聽到有人在我的耳邊說話.幹甚麼啊?說甚麼啊?這是甚麼地方啊?天堂還是地獄啊?賢重?他知道我死了麼?我極力的想睜開我的眼睛.

“你可以張開眼睛了。你沒有死。”我忽然聽到一個男人的聲音﹐連忙張開我的眼睛。坐在我的前面的是一個英俊的年輕男人﹐穿了一身很奇怪的衣服。怎麼像是在中國電影看到的古裝啊﹖現在這是甚麼地方啊﹖這個男人正在微笑的看著我。

我怎麼睡在一張硬繃繃的床上?這是一個房間﹐怎麼像是古裝電影的場景啊﹖再看看我自己﹐嚇了一跳﹐怎麼也是穿著著和眼前這個男人一樣的古裝啊﹖

“你是甚麼人﹖這兒是甚麼地方﹖為甚麼我在這裡的﹖”“唉﹗你不認識我啊﹗我是月老。我的工作就是要為世上有緣分的男女牽紅線。怎料你們這些人卻不合作﹐刁挑扭擰的﹐讓我很難做啊。你呢﹐是二十一世紀的皇圃惠靜﹐本來就是和那個韓國明星金賢重結良緣的﹐但是你們又不合作﹐出了車禍﹐差一點死掉了﹐叫我怎樣交差啊﹖現在這個中國唐朝的皇圃惠靜本來是和金相國的兒子金賢重共諧連理的。我出了九牛二虎之力令到他們指腹為婚.然而這個不知好歹的皇圃惠靜卻不肯嫁給這個金賢重﹐說是性格不合﹐跑去投湖。這是碴了我的差事啊。要是兩個皇圃惠靜都死了﹐我不被革職查辦才怪啊!慶幸我發覺及時﹐才救了你們一命。但暫時沒有辦法把你們放回原處。現在只可以將唐朝的皇圃惠靜暫時放在21世紀的韓國病房昏迷﹐而你這個原本在韓國的皇圃惠靜就臨時來了唐朝的皇圃家﹐生活在皇圃尚書大人的女兒皇圃惠靜的身上吧。情況就是這樣了﹗”

我聽得一頭霧水的。怎麼說﹖我去了中國的唐朝﹖住進了別人的身體﹖說甚麼啊﹖我馬上從床上跳了起來。衝到這個叫“月老”的人面前﹐說﹕“你開甚麼玩笑啊﹖這兒是片場嗎﹖請你帶我回家吧。不﹐這兒是北京﹐就回賢重的酒店吧。不要玩了。賢重會以為我失蹤了。”“你們不是鬧分手嗎﹖他怎麼會以為你是失蹤啊﹖真的是!好好的談戀愛不好嗎﹐鬧甚麼分手啊﹖不是折騰這些﹐就不會弄成現在這個情況了。告訴你啊﹐這不是開玩笑啊。是真的啊﹗你就好好的在這兒過活吧。”

“呀。怎麼過活啊﹖我是甚麼人也不知道啊。還有啊﹐我不可以再回去了嗎﹖”“唉﹗真的是﹗你是尚書皇圃雄的獨生女。本來一早就指腹為婚給金勝基的獨生子金賢重。但是兩個好朋友最近有些誤會﹐鬧了意見。而皇圃尚書也因為皇帝不聽他的意見而辭了官。外面謠言說金勝基打算和皇圃家解除婚約﹐預備娶富商韓永明的女兒韓素敏為媳婦。這就更加令到兩家的誤會加深了。皇圃雄以為金勝基嫌貧愛富﹐而皇圃惠靜又以為金賢重附和他的父親。皇圃惠靜覺到很丟臉。就誓死的說無論如何不嫁金賢重。但是又有了一些新的謠言。她嘛﹐為人衝動﹐一氣之下就去投河了。”

“怎麼這樣就去投河﹖為一個不值得的男人去死﹖太不值得了﹗”“噯﹐小姐﹐你也好不了很多啊﹗你也沒有好好的聽金賢重的解釋就巴喇吧喇的說分手﹗一路衝出去要回首爾。滂沱大雨下﹐一面哭一面危險駕駛才會出事啊﹗你和你的祖先差不多喇。再說﹐唐朝惠靜也不是真的想跳水﹐只是失足跌了下去罷了。”

“不管了﹐請你送我回家吧。我知錯了﹐以後不會那麼衝動了﹐可以了吧﹖請告訴我要怎樣回家﹐可以嗎﹖”

“唉!我也無能為力啊.要回家唯一的辦法就是要用唐朝皇圃惠靜的身份去幫忙修補他們兩家人的關係.最主要的,就是要皇圃惠靜和金賢重相愛,然後結婚.但你只有兩個月的時間.你在首爾的身體,只可以昏迷兩個月,到時候如果你還沒有辦好這件事情,你就不能回去了.因為歷史將會改變﹐你和金賢重不能結婚﹐21世紀的皇圃惠靜也不會誕生了。金賢重也要另娶他人了。而那個現在睡在你在首爾身體的皇圃惠靜就會跟著你的身體一起消失了。而你也要流落在唐朝了.咳咳..你的母親來了,我要走了.你…你自己小心吧!"

“喂…喂…有事怎樣找你啊?" “就暗暗的叫我一聲月老哥哥吧.我就來了.bye bye!" “喂…喂…"

這時候,房門打開,月老消失了,從外面進來了一個中年婦人,一看見我就馬上衝到床前,"啊小靜,你醒了,嚇死我了.你怎麼會去投河自盡啊?為了甚麼?為了金賢重,不值得啊.如果你真的不願意和他成親﹐就讓你爹爹把婚事退了﹐娘親為你另外挑選一個比他好百倍的男人.我的女兒那麼出色,配給他其實也是委屈的." “嗯…嗯..娘親?" “小靜,怎麼了,剛醒來身體那兒不舒服啊?叫大夫來看看好嗎?" “啊…啊…不..不用了,只是有點肚餓…" “馬上叫寶藍給你送點心上來.先躺著,點心來了再起來吧."

“不用了,娘親,我沒有甚麼事了.是了,好像醒來後,很多事情都模糊了,像有一點失憶的.娘親可以再告訴我我們和金家的關係和我和金賢重的關係嗎?"

“唉!我們和金家本來是世交.你的祖父和金老爺還是八拜之交.所以你和金賢重在一出生,兩個老人家就已經為你們訂親了.你父親和金勝基還是一起長大的朋友.怎料金勝基在皇上面前說了你爹爹的壞話.令到你爹爹被皇上責備.他就辭職不幹了.雖然金勝基否認﹐但這個消息是宮內傳來的。那個金勝基最近和富商鄭文明求往甚密,聽說金勝基想和我們退親。昨天又再出了更多的謠言﹐你聽到很激動,就衝出去說要和金賢重退婚,跟著..跟著就跑去…跑去…投河了….慶幸你現在沒有事,不然,我一定要找他們算賬啊…嗚…嗚…."

“唉!娘親不要哭嗎,我沒有事啊,只是失足跌了進河吧了.再說我們要聽金賢重說說的,可能我們誤會了他的父親吧? "

皇圃夫人聽得呆了."小靜…你…你真的沒有事嗎?怎麼你會替賢重說好話啊?" “娘親,有些時候我們要客觀一點,不是麼?"

“郭…郭..郭…"敲門聲."小姐,金賢重少爺來拜訪小姐啊.要見嗎?還有啊,這些點心是在房中吃還是見過金少爺後吃啊?" “寶藍,那個小子來幹嗎?是想了解我們的惠靜死了沒有?叫他走吧!"

“娘親,我想見一見他.寶籃,你就放點心在這兒,我和賢重一起吃吧." “小靜,你怎麼可以在閨房一個人見他啊?男女授授不親啊.要見他,也要在大廳啊."

我真的差一點就忘記了這是唐朝,不是21世紀."寶籃,就請你把點心拿出客廳吧."我跟著下床就常跟著出去了.

“等一等啊小靜.你幹嗎?怎可以衣冠不整的出去見人啊.趕快先換衣服啊.寶藍,先侍候小姐更衣."

在換過衣服之後我就跟著寶藍出去了.現在是嚴夏,天氣酷熱,穿著幾層的衣服真的要熱死了,他們還像若無其事的.這兒也沒有我們的鏡子,只有那個模模糊湖的銅鏡.不過我一看也嚇了一跳.雖然明知道這不是我的身體,怎麼樣子和我一樣啊﹖只是年輕了幾年。看來這個皇圃惠靜真的是我的祖先了.慶幸這兒沒有沒有纏腳,是天足,不然啊,我真的要死了.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三生有約 – 第三章

來到客廳,這個皇圃家還真不賴啊.美侖美奐的,家境看來不錯,還有很多價值不菲的古董和字畫啊.哇,如果將來可以帶回韓國就發達了!

“皇圃小姐,聽說你身體欠安,故此特來探望."嚇了我一跳.原來已經有一個高大的男人在客廳內等待了.我細心一看,更加嚇了一跳,他不就是和我分手的金賢重嗎?樣子一模一樣啊!只是他是穿上了古裝.他的臉怎麼啦?像是一塊冰一樣的.冷冰冰,完全沒有表情的,幹嗎?這是唐朝皇圃惠靜的未婚夫?如果是我的未婚夫,我真的要跳河啊!慢著,韓國金賢重不也是被人批評為冷漠嗎?那是他面具啊!跟他無關係或不親近的人他就是這副德性了.怎麼?未婚妻是不相干的人嗎?可知他們是多麼生疏了.不成!一定要打好關係,不然我就不用回家了.

“啊,賢重,你來了?我沒有甚麼事了!他們說我投河,我只是在河邊散步,一個不留神的掉進水裡.慶幸他們馬上救了我.現在沒有事了,多謝你的關心啊."

金賢重聽著我說話,用一個奇怪的目光看著我.欲言又止的.最後忍不著說道:"在禮儀上,皇圃小姐不是應該稱呼我為金公子嗎?怎麼會稱呼我的名字呢?"唉!一時間忘記了這是古代,只有為這失誤解釋了."我們不是訂了親嗎?應該不久就要成親了,不是嗎?為甚麼還要這樣生疏?你也要叫我惠靜啊.我們不是應該要多了解了解和溝通嗎?不然結了婚也不會幸福啊!"

這一次,金賢重真的靜靜的看著我好一會,才慢慢的說著:"小姐已經不再誤會我貪新忘舊,貪慕鄭家的錢財了麼?"該死的,忘記了這個小節,太想他們快一點復合讓我可以回老家了.

“啊賢重,我想過了,如果你真的是那樣的,也不用來嗨寒問暖了.也不會來正式求親了吧﹖你要是想退婚,現在不是更加好籍口了嗎?所以我想可能這些是別人做的謠吧.我們不是自少就認識的嗎?"

看著金賢重那個漠然的臉忽然一點一點的亮了起來.嘴角有著明顯的笑意. “小姐真是明察秋毫啊.我已經和岳丈大人解釋了很多遍了,是鄭家有意和我們訂親,父親已經回絕了多次了,但鄭老爺還沒有死心的.才傳出這個謠言的.小姐真是心明大意啊!"他嘴角是笑意也增大了.

“賢重啊,不要怪我無禮啊,我剛醒來,肚子實在很餓,想吃一些點心.可以和我一起吃點心嗎?"他又呆了一呆. “小姐,不是男女授授不親嗎?我們孤男寡女的一起吃飯,可能會對小姐的聲名不好啊."

天啊,這個不能,那個又不可以,我們怎樣建立關係啊笨蛋!氣死了! “賢重,我們不是訂婚了麼?一起吃都會有問題?那是甚麼吃人的禮教啊?我才不怕,又不是關上房門,大大方方的一起吃飯也不能?就算真的關上房門,沒有做甚麼就沒有做甚麼啊?別人指指點點又怎麼了?寶藍啊,請你拿點心上來吧,我快餓死了."

金賢重看了又看著我,笑意更濃了.說:"這個真的是我認識的皇圃惠靜小姐嗎?" “怎麼了?我不像嗎?""樣子是一樣了,但怎麼性格開朗了這麼多?"

“唉!老兄,當你從鬼門關走過一回,很多事情都不同了,幹麼那樣執著呢?開心的又要過,不開心的又要過,不是嗎?你要是真的要退婚,我也沒有辦法啊!不對不對,要對你死纏爛打,像潑婦罵街的爭取你回來呀.盡了能力也做不到,就問心無傀了.從新另外找過一個愛我珍惜我的人.找不到也沒有關係啊.我愛我自己也很好啊.不是嗎?"

金賢重沒有作聲,一面吃著點心,一面低著頭細想著."惠靜,我想說的是我們是指腹為婚的.也經過去世了的先皇的贊同。所以無論如何我是不會答應解除婚約的.如果這個新的你維持不變,我們的婚姻也一定愉快的."

吃過點心,我就和賢重一起走出花園散步.原來這個花園是這麼大的.也種了很多漂亮的花花草草.還有人工湖.哇,原來我的祖先這樣富有的麼? “金公子,我們去湖上氾舟,如何?那個湖真的很漂亮啊!"

“小姐,小姐,不可以啊!你才剛剛在湖上發生意外,不可以再去了.老爺要怪責的啊."可憐的寶藍在苦勸著我.

“不用怕啦.現在風平浪靜,不會出事的.金公子,我們去氾舟,好嗎?好嗎?"我一時忘情的拉著金賢重的手.我忽然好像是和韓國金賢重剛開始交往時的感覺.

金賢重看牢我拉著他的手.看了好一會.我忽然發覺了.對啊,他不是我的賢重,他是唐朝金賢重﹗我的心沉了一下.對,這個不是我的男人,是別人的男人!我只是負責拉攏而已.馬上放開他的手. “對不起,失禮了﹗"

金賢重這時候用手主動的輕輕扶著我,溫柔的說道:"寶藍說得對.你才剛剛遇溺,還是要小心一點.不若我們就在湖邊漫步.我扶著你,你就一定不會掉進湖裡的.好嗎?"我看一看他,天啊!他用一種簇新的眼光看著我.這個金賢重和三小時前剛剛來我家看我的那個冷冰冰的金賢重,完全不同了.怎麼我的心忽然跳動得這麼快的?

“金少爺,不可以啊!男女授授不親啊!"寶藍忠心的在勸著."皇圃小姐是我未過門的媳婦,為甚麼不可以扶著她去保護她呢?惠靜,我們走吧."

怎樣去形容那種感覺呢?我好像是和金賢重在剛開始交往時那一種小鹿亂撞的感覺.我感覺到他的大手在我的手臂上出滿了汗.手也是微顫著.我的心跳也加速.

“惠靜.你以前不是很討厭這個湖的嗎?也很怕出來花園散步,怕了那個毒太陽.說陽光讓你頭昏腦脹." “嗯…嗯…金公子,我出了意外之後,記憶力消退,忘記了很多東西.你可以告訴我多一點嗎?例如我們是自小就訂親的.我們有來往嗎?我們感情融洽嗎?"

賢重默然低頭不語的.過了一會才說."惠靜,沒有錯,我們是自少就訂親的.也見過多回了.小時候也有和其他的小朋友一起玩.但是由於這個訂親的關係,令到我們的關係更加有一點點的尷尬.你總是避著我.後來長大了也見過很幾回.每一次的見面,認識對方多一點後更加覺得大家的性格有點距離.意外前的你,是很拘束很怕事,但也很衝動.我想澄清一點,我從來都沒有說過解除婚約.只是在為著我們將來的相處耽心著.但是現在的你,我想我們將來的婚姻生活一定愉快的."

我聽了很開心,也是很耽心.要盡快和他結婚的是我,但他將來的妻子是唐朝皇圃惠靜.將來他們這樣不會幸福的啊﹐那是拜我所賜!我不是害了金賢重嗎?我是否真的要促成他們呢?我是否因為自己要回家而自私了?但月老說他們是天設的一對啊!我很矛盾!

“金賢重,你這是幹甚麼啊!你不知道甚麼是禮儀廉恥嗎?甚麼叫做男女授授不親,你懂不懂啊?馬上放開我女兒,不然我現在就去報官!"

浏览(103)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三生有約 – 第四章

“啊岳丈大人﹐小婿聽到惠靜出了意外﹐就來探望未過門的妻子。”“誰是你到岳丈﹐誰又是你未過門的妻子﹖你不是打算退婚嗎﹖我的女兒也為了你去投水自盡了﹐你還有臉在這兒出現﹖還要拉著她的手﹖你沒有讀過聖賢書嗎﹖不知道甚麼是非禮勿言﹐非禮勿視嗎﹖你居然動手動腳的﹐要我拉你上衙門嗎﹖你老爹是大將軍又怎樣啊”

我看到這個盛怒的中年男人﹐樣子跟我的老爸很相像﹐也是衝動派﹐在狂罵著金賢重。我想他一定是唐朝惠靜的老爸了﹐我忍不住要出面來幫助金賢重。

“爹爹﹐不是這樣的。我沒有投湖自盡﹐只是一個不留神失足跌了下湖。現在沒有甚麼事了。金公子也不是退婚﹐只是一個誤會。我有一些悶﹐他就陪我出來走走。爹爹﹐不是他拉著我的手﹐是。。。是我站不穩﹐他..他扶著我的。。。”

“嘿﹐你沒有意思退婚﹐我卻有意思退婚啊。你的父親是虛偽小人﹐在背後放人冷箭﹐相信你也好不了多少了。我的女兒怎麼可以嫁進這樣的家庭啊

。我也是犯官﹐不願意高攀你們﹐叫你的父親退還我女兒的年庚吧。你也可以另娶那個富商之女了。”

“小婿沒有退婚之意啊﹗”“不管你有或是沒有﹐我也不會把女兒嫁給你的﹐請你離開吧﹗”

事情好像愈來愈糟糕了﹐怎樣算啊﹖“月老啊﹐月老﹐怎樣算啊﹖”我在心裡叫著。忽然像一個定鏡頭一樣﹐一切停頓了﹐那個月老施施然出現了。今回﹐他居然穿著我們21世紀的潮服﹐耳朵還掛著Ipod。

“幹嗎找我﹖我很忙的﹐要趕著參加一個派對啊﹗”“月老啊﹐請你教教我要怎樣做啊﹗那個老爸要堅決退婚啊﹗這個婚事快碴了。”“那麼你就表明立場﹐一女不侍二夫。既然跟他一早訂親﹐就非他不嫁就可以了嘛.”“甚麼﹖這樣也可以嗎﹖不是如果那個男人不好就摔了他﹐再找另外一個好的男人嗎?為甚麼要巴巴的死纏爛打﹖”“你不能以你那個21世紀的價值觀來這個幾百年前的社會的。再說﹐退婚對女方很沒臉的。就這樣了﹐bye bye!"

月老如一陣風的去後﹐剛才的說話又繼續了。我馬上插嘴說﹕”爹爹﹐我和金公子自少就是指腹為婚﹐所以不是應該生是金家的人﹐死是他金家的鬼嗎?如果爹爹堅持要退婚﹐我。。。我。。。顏面何存啊﹖請爹爹收回成命吧﹗”“惠靜﹐你這是幹甚麼啊﹖昨天還求我一定要和金賢重退婚。你是說情願終生不嫁也不要給人欺負。一天後就全部改變了﹖”

“嗯…嗯…我經過昨天的意外,在差不多滅頂的時候,最後見到的人是他的臉.我想起了我們在一起的日子有過不少快樂的日子.其實自己真的是..喜歡他的.所以就不要再鬧爭端了."我低頭輕輕的說著.聲音中帶著哽音,眼中帶著淚光.大家都沉默了.

其實我是想起我在交通意外的時候,腦海中出現了我和賢重交往兩年中的情況.有想起我們可能從此之後可能不再見面時的那個心疼.

我鎮定了心情後,一抬頭就看到唐朝金賢重深深的看著我的眼神,我忽然有一點心虛.我利用我對男朋友的感情去欺騙面前這一個男人的感情,我覺得我真的有一點過了.

“惠靜!你怎麼可以說這些羞家的說話.這些不是一個大家閨秀應該說的話.你先進去吧.讓我和金少爺談談.""爹爹,不用進去了.我的立場就是非金賢重不嫁.如果爹爹不同意的話,我…我…就再去投水好了.不過這次不是意外啊."

“惠靜.你是否吃錯了藥啊?昨天是為了不嫁金賢重去投水.今天是非嫁金賢重不可而投水.我怕了你了,你們自己決定吧﹗"皇圃雄搖搖頭,就離開了.寶藍看著我們,也走開了,好讓我們有多一些空間可以說話吧.

金賢重牢牢的看著我,慢吞吞的說著:"皇圃小姐是否有一些隱情一定要盡快完婚啊?我們雖然是指腹為婚,但其實見面的機會不是太多,更加沒有單獨相處的時間.小姐甚麼時候開始對我建立起這樣深厚的感情的呢?"

這個金賢重也是很有心思的人,一眼看出我感情的表現,不是在說他啊!但我皇圃惠靜也是伶牙利齒的記者啊,一定要先發制人啊!

“金公子,你這句說話是甚麼意思啊?是說我有非結婚不可的理由嗎?是說我急不及待結婚是時間等不及嗎?是想說我和別人懷了孕以你來作檔箭牌?金公子,這句說話很傷人,很侮辱啊!.我皇圃惠靜雖然不是甚麼名門望族,也是黃花閨女.大家閨秀.你這樣說,是有損我的名節的.我只是想著我們自小訂親,也見過很多次了,我想念你不可以嗎?希望和早有婚約的人一起共諧連理不可以嗎?既然金少爺這麼多疑慮,勉強結合也不會得到幸福的,我就聽從爹爹的意見和金公子退婚吧.請請!"

我先發制人的,愈說愈憤怒.想想其實他真的是懷疑我和別人鬼混然後逼他娶我嘛.說到最後時,我的憤怒就不是假裝了.我拂袖轉身離去.

金賢重急忙拉著我,急急的說:"惠靜,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有點懷疑為甚麼你對我的感情忽然會這樣深的?我…我…抱歉.對不起.我..我沒有想過你會喜歡我的."

“喜歡就是喜歡,沒有原因.既然你有那麼多的顧慮.我們就退…""不,我不退婚.死也不退婚." “那麼金公子打算怎樣呢?""我們盡快成親吧!"我嚇了一跳,那是我想要的成果,但和他結婚就要馬上和他上床啊,不!不可以的!

“那…那又不必這…這麼快.我…我們相處一下才決定婚期吧!" “那麼惠靜想甚麼時候成婚呢?" “嗯…嗯…兩個月好嗎?""我覺得我們不要再拖了,夜長夢多.我們就馬上成婚吧.但我明白你的耽心.我們成婚後,不需要馬上圓房的.可以分房而睡.但是每天都可以見面,好好的相處和互相了解,到大家感情建立了才圓房,好嗎?"我聽了鬆了一口氣.可以完成任務又不需要和他上床,最佳辦法!

“嗯..嗯…這樣都可行的,但金將軍和爹爹會答應嗎?" “我回去勸服我的父親,然後就和父親一起來正式和外岳丈大人提親吧!"事情真的比我想像中容易啊.愈快成親,我就可以愈快離開了!

浏览(92)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三生有約 – 第五章

金賢重離開之後,我就快樂的走回屋內,一心想著很快就可以回家了,一高興,就一面跑著跳著的,一面在哼著歌曲.

“小靜,你這樣成何體統啊?一個大家閨秀不好好的走路,卻和那些僕人一樣的跑來跑去的,這是甚麼啊?你的教養去了那裡啊?還要一面跑,一面口中唸唸有詞的.你怎麼變得那麼利害啊?"我嚇了一跳.原來皇圃老爺正臉孔鐵青的站在我的面前.

“嗯…嗯..爹…沒有甚麼…只是死後從生的,就有看得很開的感覺.人也是輕鬆了.爹爹怎麼又再出來花園了?"

“我和你的娘親商量了,要和你說說.你進來吧!"

我戰戰驚驚的和皇圃老爺走進大廳,看皇圃夫人已經在那兒坐著. “小靜,怎麼剛剛醒來不久就四處走動的.要多竭竭身體才容易復完啊!"皇圃夫人和我的老媽年紀差不多吧?我的老媽還在積極的工作,健身,追潮流的,但這個皇圃夫人看來老態畢然的,行為舉指十分莊重的.

“對不起啊娘親.我身體沒有甚麼大礙了.室內空氣比較悶熱,就出去花園散散心罷了."

“聽說剛才賢重賢婿來了,說他們金家沒有退婚的打算,那只是謠傳.我正在和你的爹爹商量著這一個問題.小靜,你從少就很有主見,也很堅持的.我和你爹爹就不再勉強甚麼了,怕了你又再去投水的.本來也想為你退婚的.但你爹爹說你剛才公開表明態度說喜歡賢重,一定要和他成親.我真的被你攪得頭昏腦脹了.現在我和你的爹爹都在這兒,你就好好的和我們說清楚吧!"

我支唔其詞的說著:"爹爹,娘親.我…我在這一次墮水意外之後,看清楚了很多事情.我和賢重自少訂親,尤其是又有先皇的賜婚.如果金家是提出退婚的,就是他們對不起我們皇圃家.但賢重澄清沒有這回事,我..我想我還是和他成親吧.雖然爹爹和金將軍鬧得很不愉快,但我相信你們是朋友這麼多年,也不想為此而交情破裂.就讓女兒嫁進金家,去為爹爹充當一個和事老吧."

“小靜,你真的願意和賢重成親?你不是說聽到別人說看到賢重和鄭家小姐在單獨談話嗎?說這令你很難過,一定不要和他成親嗎?我勸了幾句,你就哭著去投水了!"皇圃夫人說.

唉!這個皇圃小姐也是小題大做了吧.說兩句話就要投水了,如果她在21世紀生長,不知道要死多少回了. “娘.我想通了,賢重和她說話一定有他的原因的.我就不可以那麼小家子的.結婚後,我會和他說清楚的."

“唉!好吧.既然你願意,我就和金家去商量這個婚事.讓你早早出嫁吧.希望你們早一些有孩子,皇圃家和金家都會很高興的."

“爹..爹…我…我有個不情之請啊." “小靜,又怎樣了?" “我願意和他成親,但…但…我們兩人的認識不深,不想就草草的成親.是…是否可以先…先不圓房啊?"我細細聲的說.

“甚麼?小靜你說甚麼?"皇圃夫人像受了驚嚇的,瞪著我.對!其實我也覺得有些牽強的,但…但…我不想和這個金賢重有甚麼肌膚之親嘛!就留待唐朝皇圃小姐回來後才與他親熱吧.哇!太尷尬了.但他們會接受嗎?

“這怎麼可以啊?成親就要圓房.那是天經地義的事啊." “爹爹,但是…但是..我..我…我已經和賢重說好了.我們先成親,就當我寄居在他家,當我們感情成熟時,才…才做真正的夫妻."

“小靜,如果你們的感情不好呢?就不圓婚,他就休了你?"我馬上無語了.但是在唐朝這個社會啊,是父母之名,媒酌之言啊.那麼就那個唐朝惠靜倒霉吧.但是…等等…如果我回不了去,不我倒霉?一定要和這個金賢重上床,做他老婆,替他養孩子?哇!不可以啊,怎麼辦?唉!到時就逃跑吧!船到橋頭自然直的.那時才算吧!

“小靜.我勸你還是真正的和金賢重成婚吧.一旦有了夫妻之實,就會好好相處的.看看你的娘親和我,你的祖父母,曾祖父母,代代如是啊.這就是我們的傳統了!""爹爹…" “唉!罷了罷了.就聽從金家的意思吧."

過了幾天,金將軍果然正式提出訂親.皇圃老爺正式答應.我就被正式通知一個月後成親.從此皇圃家正式在辦嫁妝.真是奇觀,原來是這麼多的繁文獄節的.還要新娘,即是我要親自刺繡床鋪被蓆的,我?我那裡懂得這些東西啊,就推說墮水意外後有一部份失憶,已經不記得怎樣刺繡了.皇圃夫人沒法,只有多請刺繡女工代勞吧.

家內一片忙碌,我反而樂得清閒,每天都在皇圃家內這兒去,那兒去的.原來皇圃家也是官宦人家,雖然不是大富之家,但也是小康之家。但過不了幾天,可以逛的,已經逛過了.我真的很想出門去看看外面的天地,但明知道如果問他們,一定不批准的.還是襯著吃過中飯,眾人都忙碌時就偷偷溜的出去吧.

靜悄悄的換了一套男裝,像個貴公子的,就靜靜的出門了.

“皇圃小姐,這是幹甚麼的?"嚇了我一大跳.回頭一看,竟然是金賢重站在門外,靜靜的看著我.糟糕,未婚夫嘛!怎算好? “月老哥哥,怎辦啊?"

時間馬上停止.月老今回穿回唐朝的衣服出現.他施施然的出然,沒好氣的說: “你可不可以不要有事無事的也找我啊?我不只有你這一個過案的.我還有很多痴男怨女的案件要幫助.你自己攪的事,就要自己去處理吧.我不是你的愛情顧問!你不應該女扮男裝的外出啊." “但我是悶得發慌了."‘那你就跟你的未婚夫解釋吧.我走了!’ “喂..喂…喂…月老…死月老…見死不救啊…"

三生有約 – 第十三篇

“咳…咳…對不起啊,小姐,姑爺.金夫人有請.請小姐到她的偏廳去一聚."我一聽的寶藍的聲音,面孔紅得像猴子屁股的,一把將金賢重推開,跟著寶藍走到金夫人-我的婆婆的偏廳.

“啊媳婦,你來了.坐吧."我看著這個好像不太友善的婆婆.順著她的手勢坐在她的對面.

“惠靜.我們既然已經是婆媳關係,我想我們應該開心見誠的打開天窗老實的說話.我想說的,其實我是反對賢重和你成親的.以前的所謂的指腹為婚,其實真的不合時宜.賢重是我們的唯一個兒子,我當然想他為我們金家揚名天下,而鄭家有很好的人脈關係,而且家財萬貫,一定可以幫助我們賢重的.我是想退婚的.但你的公公,和賢重就大力反對,一定要與你成親.我也沒有辦法了.在你出意外前我靜靜的探訪你的時候,不是已經談過一次.告訴過你的嗎?那時候,你不是說死也不會嫁進我們金家的門的嗎?還說會主動提出退婚的.怎會料到你會突然推翻協議,死也要嫁進我家門.

現在米已成飯,我們只有跟著走.我跟你說啊,你呢,就要爭爭氣氣的,替我們賢重開枝散葉.不然我會為賢重討鄭素敏做平妻的,和你平起平坐.我們就走著瞧吧”

現在真相大白了,終於明白為甚麼皇圃小姐要去投河了!原來就是這個婆婆在挑撥,如果我是皇圃小姐,我也不會進這個家門啊.可惜現在她陰差陽錯的,遇著我這個潑辣的,不顧前後的21世紀的充滿正義感的皇圃惠靜.你死定了!一定要和你拼一拼,為那位皇圃小姐討回一個公道.

“啊婆婆,你沒有聽過嗎?我在失足墮水的意外之後,患了失憶症嗎?我真的忘記了這回事啊.我正在懷疑為甚麼我會忽然去投水的.原來是有奸人在逼著我.但是呢,我死過翻生後心態已經改變了.我是不會放棄賢重的.我生是金家的人,死是金家的鬼,一.賢重是不會寫休書休棄我的.二.我跟賢重已經約法三章,他是不會討另外一個女人的.就算你們逼著他,或是他移情別戀,鄭素敏進門也只是妾,不是妻,要好好的服侍我的.而且,賢會被我活活打死的."

金夫人用完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著我這個新媳婦.那個沉默寡言,逆來順受的,連賢重也對她不耐煩的皇圃惠靜到了那裡,那兒來的這個潑婦啊?她看著我,目瞪口呆的.

我心在冷笑著,表面說著:"不過,我現在進了門,是會盡我的本份的.你放心吧,婆婆." “好,你既然說會盡本份,就做媳婦應該做的吧.你應該為我們全家人刺繡一對鞋,不是嗎?雖然說你的嫁妝裡面有啊,但據我所知的,不是你親手做的啊.怎麼可以啊,媳婦.你就去為我們刺繡做鞋吧.不要我們等太久啊!"

“好吧,婆婆,媳婦就去做吧."我一面笑笑的請著安離開,一面心裡面燃點著憤怒的熊熊烈火,一面真的替皇圃小姐難過.怪不得月老這樣做,唉!他又不能對我泄露天機.

我一面走回自己的房間,一面想著.皇圃小姐真的委屈啊,現在是我很委屈啊.怎麼一定要把熱面孔哄上別人的冷屁股的.一定要嫁進金家門,嫁給本來不喜歡的皇圃小姐的金賢重.我現在這樣做,將來皇圃小姐回來,我不是害了她嗎?賢重喜歡的是我,不是她啊!我是害了他們啊.還有,我那裡懂得怎樣做鞋啊.一面想著,一面哭了起來.

“小姐,小姐,不要難過.其實那時候你一定要嫁給姑爺,我也很奇怪啊.金夫人那樣對你,你還要嫁進來?不要難過,我教你,我幫你一起做鞋."

我忽然發覺我原來忽略了身邊的這個寶藍.她整天在皇圃小姐身邊,一定知道很多的.我忽然間覺得我很掛念我的家人,我的朋友.來到這個舉目無親的地方,事情慢慢的展現在我的面前,我如何去面對?

我擁著寶藍大哭了起來. “寶..寶藍…我…我其實應該…應該聽你的勸的….我…我不應該和賢重成親的….我…甚麼人….甚麼人也..也..沒有啊…我…怎…怎…麼辦啊…." “有我…小姐..有我.."寶藍拍著我的背,說著.

“你們怎麼了?惠靜?幹甚麼哭啊?"賢重剛進房門,看到我們抱頭大哭著,嚇了一跳.連忙走上前來,拉著我擁進他的懷內.

我忽然很討厭他,是他害得皇圃小姐要投河.如果他一心一意的,堅定的告訴他的母親他不退親,一定要和皇圃小姐成親,就沒有金夫人親自去和皇圃小姐交涉這一幕了.如果他已經對她不耐煩的,又幹嗎無寧兩可的,要看皇圃小姐自己的意思.心意不堅的人是會給別人帶來傷痛的.不,我現在不想見到他!

我一把將他推開,擦乾眼淚,摸一摸寶藍的頭,用衣袖幫她察著眼淚,說:"謝謝你,寶藍.你明天教我吧.我們一起做." “好,小姐,姑爺,我先告退了!"寶藍離開房間,順手替我們關上房門.

“好了,惠靜,可以告訴我發生了甚麼事嗎?" “沒有啊.甚麼事也沒有啊.哈哈哈,有甚麼事啊,我和寶藍談著小時候吧了.房間怎麼這麼侷束的,我要到花園去走走.晚飯時見吧."

我剛要打開房門出去時,賢重爆發了. “皇圃惠靜.我是你的夫婿.你明明有事,怎麼不和我說,你明明哭得像豬頭的,究竟有甚麼事?不告訴我,不得離開房間!"

他一把拉著我,大手像手扣的緊緊扣著我的手腕.我靜靜的看著他.他瞪著我,也是很憤怒的.我忽然想起昨天晚上兩人的恩愛.想不到只是維持了一天,不,是半天!不過這樣很好啊.讓我戰勝了你的娘,然後離開你時,也不會心痛了!

“我又為甚麼要告訴你呢?我是我.我是皇圃惠靜.我是你的妻子沒有錯,但我也有自己的喜怒哀樂的,我不為你而活的.對不起,我想外出走走,請你放開我吧1″

我掙脫他的手,冷靜的走出房門.我一直在花園走著,走著.想著.決定和金夫人比一比,為將來皇圃小姐回來時有一個尊重她的環境下生活.我有一點點明白月老想我做的事.

晚飯時候,我表現冷靜的,盡著媳婦的責任,面上帶著溫和的笑容.也正眼都不看金賢重一眼.

好不容易晚飯完畢,我可以告退回房間.我前腳一走進去,後腳賢重就走進來.一手把門關上. “皇圃惠靜,我究竟做錯了甚麼?你也要告訴我吧?我受不了這個冷戰.請你告訴我吧!我追問寶藍,她只是在搖頭,甚麼都不說,只是叫我要對你好些,要支持你.我發瘋了,你就做做好心告訴我吧!"

他走過來,緊緊的把我擁著.我冷著心,仍然輕輕的把他推開,說:"沒甚麼.我累了,要睡了.公子晚安了."

我脫下外衣,就爬了上床,蓋上被子,合上眼睛就睡覺.賢重跟著我也爬上了床.一把將我緊緊的擁著. “你不說清楚,我們不睡覺."

浏览(121)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三生有約 – 第十四篇

“好笑了﹐你睡不睡覺我沒有權去干涉﹐但我要睡覺你也是阻止不了我的。”我跟著就閉上了眼睛裝睡了。“不﹐你不告訴我不可以去睡的。”賢重把嘴吧哄了上來﹐吻著我的臉﹐我的頸﹐我的嘴唇。我一面把眼睛緊閉著﹐一面把臉孔左搖右擺著﹐避開他的嘴吧。“靜靜﹐求你告訴我吧﹐我。。我受不了啊。不要冷落我﹐不要對我不揪不睬的﹐我心裡很難過的。”他雙手捧著我的臉﹐讓我不能移動﹐然後在我的耳邊輕輕的說著。

我的心很難過﹐但是我認為做成今天這個局面的是他﹐是金賢重態度不堅定﹐令他的母親以為她所做的是賢重想的﹐害得皇圃小姐去投河。一定是他﹗是他﹗我不要原諒他﹗怎麼我的臉涼涼的﹐濕濕的﹖

“靜﹐不要哭了﹐就告訴我﹐好嗎﹖我說過要保護你的﹐如果你不說﹐我怎麼保護你啊﹖”原來是我在哭啊﹖我幹嗎要哭啊﹐為了這個討厭的金賢重﹖不值得﹗

“唉﹗皇圃惠靜﹐你為甚麼總是要把事情弄得那麼複雜呢﹖你對他有疑問﹐就問清楚他啊﹗去問啊﹐那不是一清二楚嗎﹖不能只聽一面之詞啊﹐還是你在為自己去找理由去討厭他﹐就不會再愛他了﹖”月老大人出現了﹗

“月老哥哥﹐你就告訴我吧﹐這是真的嗎﹖是賢重要他媽媽去問皇圃小姐的嗎﹖真的是他其實想退婚的嗎﹖是因為這樣害得皇圃小姐去投河的嗎﹖”“惠靜﹐我不能告訴你啊。你就給金賢重一個機會吧。去問他﹐這樣才公道啊﹗不能不給別人機會去分辯就判刑的﹗你是新聞記者﹐你們不是要報導事實﹐不偏不倚的。不是嗎﹖你的職業道德去了那裡啊﹖”

月老一個當頭棒喝把我打醒了。對啊﹐我不是很專業的嗎﹖為甚麼在我自己的事上﹐不能理智的分析和找尋真相呢﹖是否我真的如月老說的﹐為自己找籍口去討厭他呢﹖但為甚麼我的心這樣痛的﹖“月老。。。”他走了﹖

回過神來﹐賢重已經開始在親吻著我了。“停。。停。。停啊。。我。。我有話說﹗”賢重抬起了他的頭﹐看著我。“我。。我。。。我很不開心。。不。。我很難過。”

我推開了他﹐坐了起來。賢重也跟著我坐了起來。“好了﹐有甚麼疑問﹐就問我吧﹗”

“我。。我不是說墮水意外之後就有一部份記憶沒有了嗎。今天婆婆告訴了我我一些失去的記憶。”“我的娘親﹖她說了甚麼啊﹖”“她說她根本不想你和我成親﹐她本來打算和皇圃家退婚﹐然後你會和鄭素敏成親﹐會幫助你揚名立萬。但你和公公反對。但其實你對我也是很不耐煩﹐所以要知道我的意向才會決定是否退婚。是否有這樣的事﹖你是否對我不耐煩﹐是否有想過和我退婚﹖”

賢重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低下頭沉思了一會。抬起頭來﹐再看了我一回﹐嘆了一口氣﹐然後說﹕“是的。我是有想過和你退婚﹐但不是你想的理由。”我一聽見﹐眼淚就流了下來。賢重連忙拉著我的手說著﹕“你先不要難過﹐先聽我說。”

“我們是指腹為婚的﹐自少大家都知道對方就是自己將來的伴侶。我們兩家人是世交﹐當然是時有見面。但是續漸長大時﹐我們的性格開始有些分岐。小時候大家都是害羞﹐沉默寡言。長大了﹐我們見面時互相交流的機會也不多。也不知道對對方的感覺。只知道將來要成親。後來父親和岳丈有誤會。娘親就提議不如退婚。我和父親反對。是我說要知道你的看法才可以。至於鄭家的婚事﹐我從來都沒有考慮過。雖然有見過鄭家小姐﹐交談不多﹐也對她完全沒有一絲的感覺。惠靜你不要誤會。那一天你意外後我去探望時﹐我。。。我是想解釋謠傳的。你的態度很堅決﹐一定要和我成親。我就再也沒有擔心我們的婚姻了。我。。。我以為你知道。。。並且明白了。。對不起啊﹐娘子。”

“但是你有考慮過和我退婚?"賢重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然後很凝重的看著我,說,"是的." “是你叫你的母親去告訴我的?" “不是.我沒有這樣做,我只是想找個機會和你好好的去談談." “那麼你的母親來找我談判的事情你是不知道的?" “你說甚麼談判啊?我不明白." “你的娘親來找我說話,告訴我其實你對我已經不耐煩.說想和我退親,和鄭小姐成親,鄭家人脈關係會幫助你揚名立萬,問我會否答應和你退婚.我就宣報我誓死不嫁金賢重.我感覺被你們羞辱了,最後跑出湖邊,不慎墮河.後來很不幸的,失了憶,忘記了這些羞辱,還誓死要和你成親.可幸父母親不知情,以為我只是三心兩意的.但你的親娘已經警告我明年如無所出,就會娶鄭小姐過門為你的平妻,叫我自己好自為之.我不用等到明年了,請你休了我吧.我們離婚!"

金賢重一面聽著我在說,一面臉色從紅變白,面無人色的. “對不起,我一點都不知情.但是我是不會放棄你的,我也一定遵照我給你的承諾, 只看著你一個,其他女人不屑一顧.我想說:惠靜,無論以前怎樣想,怎樣耽心,已是過去的事.現在的我只愛你一人.我代替娘親向你道歉.我保證以後我會好好的愛護你,不會讓你被任可人欺負的."

“如果以後的我,變回以前一樣,沉默寡言,為人衝動,不再是陽光開朗,你仍然會愛我如昔,不離不棄嗎?我不用再去投河了嗎?" “會,無論你變成甚樣,我已經了解你的內心,明白你是怎樣的人,我是不會放棄你,離開你的,請你也不要離開我,更加不要去做傻事."金賢重說著說著,當他說到我做傻事是時候,我看到他眼中的淚光.

我聽到他真情的對白,心裡好過一點,知道皇圃小姐墮水與他無關,和知道將來我離開後,他對皇圃小姐都會是一樣的好,不離不棄的,放下心頭大石.心想那一次的"意外",誰知道是否月老有心的.因為不要說是皇圃小姐,是我也誓死不嫁給金賢重啊.誰知道來了我這一個候補之人,一句失憶就抹殺了金夫人的破壞.月老大人,是否你的功勞啊?他沒有回答我.

“好吧,我就暫時相信你吧.但告訴你啊,我不會坐著任由婆婆的折磨的.你可能成為磨心的." “沒有關係,我不能罵我的親娘,要打要罵的,就叫她來罵我吧.現在我們可以睡覺了嗎?"賢重移近我的身邊,大手摟著我的肩.

我矯情的左搖右擺著要擺脫他的大手. “誰人要阻止你睡覺,我一早都說要睡了." “你不睡,我怎麼睡啊,來啊娘子!"賢重一把將我擁准懷內,移低身子,我們臥在床上.

他的嘴巴和手開始行動.這一次我沒有再反抗和掙扎.他的唇從我的臉上到我的嘴唇,開始漸漸向下移動,他的大手帶領著他的嘴唇,他是一個溫柔的戀人,處處表現著他有多愛我.我有安心的感覺,好像我終於回家了!

當一切平靜下來的時候,彼此被汗水濕透的身軀緊靠著對方.他在我的耳邊輕輕的說著:"對不起啊小靜.是我對你冷漠的態度令到娘親誤會,給你做成這些創傷.我會好好的補償你的,我會一生一世的愛護你,給我機會吧,不要放棄對我的愛,好嗎,我真的很愛很愛你啊.""不會改變嗎?" “永不!" “永不?就算我變回從前一樣也永不改變?" “永不!"我安心了.身體經過劇烈的運動,十分疲倦,內心也因為安心了而開始放輕鬆了,意識開始模糊,我想,我睡著了吧?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三生有約 – 第十五篇

在漆黑中,漸漸的聽到他的平均的呼吸聲.他真的睡著了.我在想著這些日子來的事,漸漸的腦筋開始模糊了.我想我是睡著了.

好像是在夢中吧,我看到我回到21世紀的首爾.我站在醫院的一個病房內.看到床上睡著了的一個年輕的女生.怎麼這麼眼熟的,走上前看清楚,大嚇了一跳!那不是我嗎?皇圃惠靜?我怎麼會睡在醫院的病床上的?在床邊的沙發上,我看到金賢重.對! 21世紀的金賢重.那個我要和他分手後,然後掉進河裡的金賢重.我的心忽然很痛.

他正靜靜的坐著,陪著那個正在昏迷的"我",在看著他的Ipad,忙著回覆電郵等等.我走上前去,和他打招呼:"賢重!是我!"我叫了幾聲,他也不聞不問,有沒有抬頭看我.幹嗎?沒有多少日子,他就忘記了我嗎?我開始有一點憤怒.

“他看不見,也聽不到你. “那個月老悠閒的在我身後說著.我猛然的回頭,看著月老. “甚麼?我….我是死了嗎?" “啊,不,你的靈魂仍然在唐朝.現在你只是在夢中會來吧了." “你…你…為甚麼讓我在夢中回來啊?" “你不是很想回家嗎?我就在你睡覺時帶你回來看看.還要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 “誰啊?"

月老指著一個坐在床邊的年輕女子.她穿著唐朝的衣服.正在靜靜的凝望著賢重.

“惠靜,給你介紹,這個便是真正的皇圃惠靜了."那個女生抬起頭來.天啊!她怎麼長得和我一模一樣的?

“惠靜,這個便是真正的唐朝皇圃惠靜,你的遠祖啊.她在這兒守護著你的身體."甚麼,她就是原來的皇圃惠靜?"我大嚇一驚. “這個就是令賢重整天在內疚的皇圃惠靜?你知道嗎?賢重真的對你很好,一有空就來陪我,和我說著話.唱歌給我聽的." “你不是昏迷了的嗎?怎麼知道?" “我不是長期昏迷的,也有清醒著的時候,只是不能起來四處走動.他…他..他真是一個很好的男人,你為何會與這麼好的男兒分手呢?"

“我想,你雖然是我的祖先,也不知道應該怎樣稱呼你,我就叫你姐姐吧,好嗎?"我為了不想混亂,好像自己在叫自己的,就這樣提議.她點頭同意.

“我和金賢重開始認識時,很快樂,後來他愈來愈忙,沒有時間和我見面,但是又不允許我再跑新聞,要我留在家中玩.問他甚麼時候結婚,他又支唔其詞的,我真的受不了.跟他吵了一架就說分手了.以後,就發生交通意外了."

唐朝皇圃惠靜很不以為然的看看我說:"我覺得賢重沒有甚麼不對啊!身為女子,不是應該以家庭為重嗎?賢重不想你跑新聞也是愛護你,為你的自身安全著想的.身為女子,不是應該留在家中相夫教子的嗎?再者,他那麼努力工作不都是為了你和以後的家庭嗎?你怎麼可以這樣殘忍的對他呢?"

“說到殘忍,姐姐,你不是比我更加殘忍嗎?賢重又沒有要和你退婚,那些人說他和鄭素敏見面,他都的身不由己啊.是父母的安排.那個金夫人跟你說的話,只是自說自話啊,你也要給機會賢重嘛.他對這件事情完全不知情的.賢重要登門解釋,你居然不見,還要和他退婚.你們自少已經認識了,不是應該比我更加了解他的嗎?怎麼會說死也不嫁給他啊?還有啊,為那個金夫人的一面之詞去尋死啊,犯不著啊!賢重那麼重情義,對你那麼好,你不是比我更加殘忍嗎?"

說來真好笑,我們兩個皇圃惠靜,在夢中對恃著,為只是在維護著對方的男人金賢重.

“你們那麼喜歡對方的男人,就對調好了!"月老在旁笑嘻嘻的,輕鬆的在說.

“你說甚麼?"唐朝皇圃惠靜和我一起大叫一聲. “好好好,不要大叫.怕了你們這些女人,大驚小怪的.你們就好好的想想吧.惠靜要回去了.天亮了,你要起床了!"

在矇朧中,我醒了過來.想起了剛才在夢中的一幕,想到了月老的說話,我的心急束的跳動著,我是否願意和皇圃小姐交換呢?她看來愛上了那個21世紀的金賢重,樂於做他背後的女人,樂於在家中等著他,你呢?我看來更愛這個我正在躺在他懷內的金賢重啊!

“在想甚麼啊?想得那麼入神的?"剛睡醒的賢重,帶著仍然是含糊不清的聲音在我耳邊說著. “沒有甚麼.我想我要起來了.要去和婆婆請安,到廚房做早飯." “傻瓜,做早飯只是昨天一天的事.廚房會有僕人做早飯的.給婆婆請安,就不能免了.我和你一起去吧!" “不需要了.這是我要面對的問題.你不能每天都留在家中護著我的.這些事情我是要自己面對的." “那麼如果娘親對你有甚麼過份的地方,不要自己躲起來生氣或是傷心的,一定要告訴我啊,我替你作主,知道嗎?"

在自己單獨生活,面對總總困難,也習慣了自己去面對一切,沒有人在背後支持著.現在忽然有一個高大威猛的人站起來要保護你,被你去依賴,是一種很好的感覺.

“嗯..嗯..我要.." “郭郭"一陣的敲門聲. “小姐,姑爺,我們拿了水來給你們梳洗,請開門啊."寶藍在外面敲著門. “我要起來了."我輕輕推開仍然在摟著我的賢重,紅著臉的爬了起床,匆匆的穿回昨晚被賢重輕率的掉在地上的衣服,理理零亂的頭髮,回頭看了賢重一眼,意思是他也要起來了.他給我一個燦爛的笑容,也跟著拿起掉在地上的衣服穿上.我開門給寶藍和賢重是書僮亨俊.

梳洗完畢,我們就分頭行事.我先到廚房去看看早飯是否已經準備好了.跟著到婆婆那兒請安.賢重就到書房和做事的人看賬做事.

來到婆婆的房間,我和寶藍對望一眼,大家很有默契的點一點頭.我輕輕的敲著房門,說著:"婆婆,媳婦來請安啊."

房門打開了,我和寶藍走了進去.看到婆婆正在梳妝.她的婢女恩兒在為她上粉上胭脂.看出婆婆不滿意. “恩兒啊.怎麼這個粉那麼乾的,也不均勻啊,那個胭脂也擦得像猴子屁股的,難看死了.頭髮也這麼蓬鬆的.你今天幹嗎?"

看到婆婆那個跟了她多年的丫環恩兒眼睛紅紅的,一定是婆婆又是埋怨她甚麼的.我看不過眼,就跟婆婆說:"婆婆,可否讓我替你補一補裝,看看效果是否會好一點?"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