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的記憶

2010-12-17 08:38

和弟弟談天的時候,說到了我們的童年,他竟然說他不太記起我童年時的樣子。他又說我們童年時其實關係很疏離,沒有太大的交接。我剛聽到他的評論時很震驚。是嗎?我們兄弟姐妹之間真的是很疏離嗎?他真的不記得我小時候的樣子嗎?

我重新回想一下,真的,我們真的是各自在自己的空間內生活。我在朋友和表姐弟之間遊走,真的好像沒有多大看見弟弟。弟弟是媽媽的驕傲pride and joy。他從小已經很獨立,很有自己的主見,無需別人的照顧。十分之聰明,不需要花太多的時間唸書已經是名列前茅了。從小都是第一名,獎學金的得主。但性格十分之酷。冷冷的。沉默寡言,沒有什麼笑容。我們全家人逐漸的把他當了大哥來看待。

小時候,我承認我真的很妒忌他。常常暗暗的藏了他心愛的玩具。他真的常常不在家耶。到長大後,又各自到外面升學,所以也沒有什麼交接。

這幾年間,為了媽媽和一些複雜的原因,我開始主動的去接近他,去嘗試了解這個一同長大的,但又不是一同長大的弟弟。他真的很冷冷的啊,他眼光銳利,事事觀察入微,處事十分仔細,很專注。這也因為他的工作關係吧。我以往以為他不太愛爸媽,只是在盡自己的責任罷了。但最近發覺我是多麼的錯啊,他處處為他們著想,愛護他們。有些時候我們想相約他和我們一起和爸媽一起吃飯,他有時會拒絕。我們不明所以,媽媽會替他找理由籍口,說他太忙。我跟他談起這個原因,原來他這樣做也是為爸媽著想。他說媽媽因為身體不好,時常不願意外出,所以他就特意不和哥哥一起和爸媽聚會,另外訂一個日子帶他們外出,無非想給爸媽多一次機會到外面走走。這就是他細心的一面了。

我們聊到小時候到姨母家的生活。我完全不知道他也常常到姨母的家耶。他說只是我跟表姐玩,他跟表弟玩。他還說他會在暑假時才去,一住就是十多天,要媽媽去姨母家逼他才回家。天啊!怎麼我完全沒有什麼印象的?我們之間共通的記憶是姨母家的情況。其實那時候,姨母也是很貧困,居住環境很差,但小孩子嘛,沒有太多的計較。弟弟和我一面在回憶那個惡劣的環境,一面又懷緬那個溫馨的歲月。弟弟竟然知道姨母家的興衰史,什麼時候他們家的生意不錯,什麼時候生意失敗等等。我很震驚他怎樣知道的,弟弟說他從他們的搬家情況看出來的。跟他比較起來,我真是大懵懂,什麼都不知道耶。

弟弟給了我很多的震驚,我也給了他很大的震驚。我們在說著姨父每年大年初一會 帶著我們所有的小孩去買一個我們想要的玩具。弟弟說他完全沒有印象,我說因為他太多玩具了,所以不計較,但因為我沒有玩具,所以大年初一是我全年都期待的大日子。我們在說著他小時候的玩具,他強調不是很多,我說:“啊!只是一個大盆滿滿的!“但我一個也沒有耶!”弟弟回想一回,說,“真的,我記不起家裡有一個洋娃娃,或是家家酒!你真的沒有玩具啊!“

我們倆人像突然間認識了,倆個一起長大的同胞姐弟在努力的修補疏離的關係。我離開的時候,和弟弟來一個大大的擁抱。我在暗中跟在天上的母親說我會努力認識我的弟弟的,我們是一家人!

如果你在看我的文章,覺得我寫得很雜亂無章,因為我心情十分之悲痛,惡劣。因為媽媽突然在毫無跡象的情況下走了。我們很悲痛。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