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和其他的故事

2011-07-13 07:58

最近看了幾篇很舊的文章, 看到博主寫了幾篇她和去世的父母親的故事. 想想 我和母親.  從小我媽媽已經很明確的表示我讓她很失望, 資質平庸, 又不會將 勤補絕努力唸書, 所以我和媽媽的回憶, 很多都是被她教訓和反抗的故事. 原 本以為以為我們溫馨的回憶, 都是長大後, 以成年人身份和她相處. 以為小時 候的快樂時光不多. 但一點一滴的想著, 原來有著不少平凡的故事.

中學時, 我們的學校是每月都要考試, 每月派一次成積單, 即是說, 我每月被爸 媽打一次! 某一個測驗前的一天, 可能太過耽憂吧, 我病了. 以為老媽一定罵我 是裝病,  只為了避開考試, 所以都是顫顫驚驚的! 不料老媽把我從我的雙層床的上層拉了下來, 安排我在她的房間的大床上睡覺.

忘記了是怎樣吃的藥, 只記起媽媽的溫言軟語,叫我好好的休息, 不用耽心 考試. 我記得自己在床上哭了很久, 懇求上帝可否讓我多病幾天, 不要那麼 快的痊癒. 那一天,媽媽沒有逼我上課,給我吃好的.

我和媽媽一樣, 從我們手上所種的所有的植物, 一定會大難難逃的, 不是渴 死, 而是被水掩死. 我們都是沒有甚麼耐性, 怕它們長不大,都常常給它們 淋水, 但反而害死了它們. 現在彷彿又聞到了老媽種的茉莉花, 看到那小小 的白色花朵. 我到現在仍然是喜歡它.

我們養魚也是同一個道理. 兩個急躁性格的人, 也是怕魚會餓了,拼命的給 它們食物. 當然很快就撐死了. 所以嘛, 後來我家再也沒有種花養魚, 就是 這個道理.

小時候最喜歡看老媽梳頭. 她的頭髮和我的一樣, 是很單薄, 很幼細的, 所 以從來都沒有看過老媽留長頭髮. 還記得有甚麼飲宴場合,母親都自己親自 梳頭打扮. 她把只是到耳下垂的頭髮梳成一個高貴的髮髻, 手勢一流. 我看 她細心的把頸項上的頭髮向上拉, 然後用髮夾把它夾好, 把兩邊的頭髮拉過 來中央,也用髮夾把它夾好, 最後把頭頂上的頭髮弄高, 再向下梳,也用髮夾 把它夾好. 她只是用了五分鐘, 三個小髮夾, 就把那個高貴的髮髻梳好了. 我到今天都做不到.

最好笑的就是老媽做了老爸的交通指導員. 老爸買了一個小汽車, 因為泊車 費太貴, 老爸只是週末才駕駛他的汽車. 所以因為疏於應用, 老爸的駕車技 術十分一般. 在假日老爸會駕著他的小汽車, 載著我們去喝茶之類.但老爸 的技術真是九流, 往往都是老媽提醒他是紅 /綠燈等等. 在泊車時, 老媽也 會先下車 , 像交通指導員一樣的指導老爸向左一點, 向右一點, 停止等等. 我們這些小鬼就笑彎了腰. 現在老爸已經很久沒有駕車了.

以為沒有甚麼故事, 原來腦海內充滿著那些和老媽一起的小故事. 媽媽, 你 還好嗎?

accompanier这些小故事呢,你写出来是种释放,回忆啊,回忆,会更想念的。
stevena123回复accompanier:就是那天晚上和爸聊天後﹐想起來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