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眼看愛情 – 《小團圓》分析張愛玲對胡蘭成的愛情

2011-09-23 09:22

我不是真正的張迷,張愛玲的作品我不是每一本都是愛不惜手,但是對於張 愛玲本人和她的背景和遭遇卻是十分有興趣.年前出版的《小團圓》其實就是解開她生命的迷宮.但坦白說,除非你對她的一切很了解,不然,那一本書會看得你很混亂.我偶然看到一個博客正好把那一個迷一一解破,就節錄上來和其他的張愛玲迷分享.

作者是真正的張愛玲迷,把張愛玲生命之迷一一解釋,但是我在這兒只是節錄她寫張愛玲和和胡蘭成的愛情關係.作者真的分析得淋離盡至,看後我也真真正正的替張愛玲悲哀.

“張愛玲愛胡蘭成究竟有幾深?

愛得有多深?世上有沒有尺可量度?那全是權力輕重的問題。胡蘭成在《小團圓》中被化名為邵之雍,我們常說張愛玲愛胡蘭成很深很深,那是受胡的傳記《今生今世》所影響,他把所有感情升華至愛情小說一樣,一切枝節在他筆下都美化了。可以這麼說,她的確愛他至不能自拔。(真的很悲哀啊,愛情甚麼時 候變了權力之爭啊?愛,不是出於自然的嗎?)

她在《小團圓》亦承認。「她崇拜他,為什麼不能讓他知道?」她在書中證實了兩人相識不久後,她送了他一幀照片,尤如胡蘭成的傳記所說,是那幀在雜誌刊登過的照片,但她沒有證實是否在照片背後寫上這已在千古傳頌的句子–「見了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裏,但她心裏是歡喜的,從塵埃裏開出花來。」然而那份塵埃的確曾經讓她震撼,那是他抽煙後的煙灰,「他走後一煙灰盤煙蒂,她都揀了起來,放在一隻舊信封裏。」(從一開始,張愛玲的愛就 已經注定失敗.她的愛是卑冠屈膝的,權力肯定全在胡蘭成那一邊了.)

胡蘭成跟張愛玲相識不久後,幾乎每天都到她家裏看他,兩人似乎一見鍾情。還有他們初吻後,她寫著:「九莉想道:這個人是真愛我的。」

我近來老想到有關愛情的權力輕重問題,一個女人向男人傾斜至不能抽身,那她也實在沒有好結果。較張愛玲年紀大逾十年、老練的胡蘭成,他就能完全控制到張愛玲。

他說:「你十分愛我,我也十分知道。」在送照片那一節,胡蘭成又怎麼想?他的傳記寫道:「我只端然的接受,沒有神魂顛倒。各種感情與思想可以只是一個好,這好字的境界還在感情與思念之先,但有意義,而不是什麼的意義,且連喜怒哀樂都還沒有名字。」多念幾次,我就明白當中的蒼涼。她是思他念他,連他吸煙後的煙灰都捨不得,但他只覺得是好,沒有感情,沒有思念,沒有名字。(看到這裡,很替心疼張愛玲啊.她愛他那麼深,已他只 是安然接受,沒有感覺,沒有付出.天!那是甚麼樣的愛啊?)

胡蘭成為了張愛玲與他的太太離婚後,他們兩人亦隨即結婚。他在兩人的婚紙上寫道「歲月靜好,現世安穩」,可是墨還沒乾透,他就要到武漢辦報,而且隨即看中了一個十七、八歲的護士小周。張愛玲一早就是瞎了眼,胡蘭成在遇到張愛玲以前,已是結過兩次婚而且兒女成群的人。《小團圓》寫張愛玲有次在胡的住所過夜,她還瞥見過他太太一次。這麼恐怖的關係,在今天來看可是匪夷所思,然而民國期間一夫一妻制還在啟蒙時期,這點可能可以理解的,但新派女性如張愛玲顯然不作此想。(這是甚麼樣的男人啊?怎麼可以這樣折騰一 個這樣愛你的女人啊?)

日軍投降了。在汪精衛政府任宣傳部政務次長的胡蘭成立刻要逃走,他在走難期間,又搭上了一個范秀美。最可懼胡蘭成是自戀狂,巨細無遺把他的情史當情信寫給張愛玲,她在愛與痛的邊緣掙扎著,然而她不是沒有清醒的時候,她一直知道這人危險。「以為『總不至於』的事,一步步成了真的了。九莉對自己說:知己知彼,你如果還想保留他,就必須聽他講(情史),無論聽了多痛苦。一面微笑聽著,心裏亂刀砍出來,砍得人影子都沒有。」

後來胡蘭成逃難到溫州去,張愛玲想念他以至獨個兒到溫州尋他,這樣發現了他的姦情,又糾纏好些時候,連等不等他,主動權也不在她。在愛情權力的天秤上,張愛玲輸光了所有籌碼。

他們分手了。「那痛苦像火車一樣轟隆轟隆一天到晚開著,日夜之間沒有一點空隙。一醒過來,它就在枕邊,是隻手表,走了一夜。」(我真的覺得張愛玲寫那個內心的痛苦寫得淋離盡至.那個痛苦,只有曾經身歷的人才可以寫出來的.)

幸而她是一個現實而冷血的人。有次變態至極的胡蘭成又寫來一封信描述他與范秀美之間怎樣纏綿「有天夜裏同睡,她醒來發現胸前的鈕扣都解開了」她不再忍受,不再把胡蘭成美化,寫著九莉「有情書錯投之感,又好氣又好笑。」(曾經錯愛的人,不是有一種愛得身不由己的感覺嗎?直到有一天,忍 耐到了極 限,突然之間清醒了,決絕的抽身而去,永不回頭.)

為什麼張愛玲在分手後給胡蘭成30萬元「掟煲費」?

不少人說張愛玲過分溺愛胡蘭成,以至她在分手後還寄給他30萬元「掟煲費」。這是出自胡蘭成的傳記,他覺得張愛玲能自己賺錢,所以從來不給錢,書內只提過他給她一次錢,她立刻去買了一件衣料來做衣服。(這叫做甚麼婚姻啊.丈夫因為妻子有工作能力就不用給她家用了嗎?偶然給她一點點金 錢就像他給了你甚麼恩惠似的.)

我一直奇怪財迷如她,小女人如她,怎會把30萬元劇本費送他?《小團圓》解釋了原來很早以前,有次胡蘭成拿了一堆錢來給她,錢多得數不清。而在分手後,她決定把這錢還他。所以那錢不是「掟煲費」,是錢債而已。(當對一個人死心的時後就很決絕,走得乾脆,不欠你一分一毫的.)

張愛玲愛胡蘭成至死嗎?

跟人爭辯過很多次,我認為張愛玲也許有時會掂念胡蘭成,但十多廿年後絕對不可能是愛了。那是因為她這生人根本不懂何謂愛。

書到結尾,我讀著就哈哈大笑,感受到張愛玲終於打敗了胡蘭成。她寫「她再看到之雍的著作,不欣賞了。是他從鄉下來的長信中開始覺察的一種怪腔,她一看見『亦是好的』就要笑。她已是輕視他.而張愛玲幾乎所有作品都是寫這回事:「一個女人絕不會愛上一個她認為楚楚可憐的男子,女人對男人的愛,是帶有崇拜性的。」(我想女人絕對不會愛一個看不起的男人.這 個與學識,經際無關.如果女人沒有了那個依賴景仰之情,那個愛情早就完 了.)

夜裏,她仍然做夢,想著胡蘭成,她說:「雨聲潺潺,像住在溪邊。寧願天天下雨,以為你是因為下雨不來。」然而重點是,她在結尾亦說「兩人的手臂拉成一條直線,就在這時候醒了這樣的夢只做過一次」。思念?發過一次夢就算了。" (我們不是有一些分了手的,曾經愛得很深的舊情人或男朋友,會偶然 也會想起他們.想的,不是那個男人,而是那個逝去的感情.)

http://marentam.mysinablog.com/

無論你是才女如張愛玲,或是普通人如你我,也會在愛情面前栽得片體鱗傷的,但千萬不要如張愛玲般為了一個錯誤的愛情而到終生痛苦.

08年的那个夏我对生菜的不确信正是由此而来,惠贞是个近乎完美的人,但在爱情面前极度缺乏自信,面PG目前的环境给不了她这种安全感,难,真的很难,也许我们所期待的只是一个奇迹,但愿能成真,岛上不敢说这话怕打击到人,你是资深的说说应该无妨。
stevena123回复08年的那个夏:哈哈哈。親你說對了。我的確是資深的。我從開始時覺得很難到現在反而覺得對賢有了了信心。 看他這兩年的努力強大起來﹐變得那麼成熟﹐真的不容易。 當然仍然有困難﹐但我覺得形勢比兩年前好多了。而且﹐不能拿張愛玲和胡蘭成和他們比較啊。胡是惡棍﹐是騙子﹐而賢真的不是。沒錯啦﹐靜靜和張愛玲一樣是沒有安全感﹐ 但張愛玲是在歧型的家庭長大﹐她是嚴重缺乏愛﹐所以很容易受感動受騙。 靜靜不是的﹐ 她只是因為年紀比賢大而覺得有些吃虧吧﹐但我覺得她是對自己是很有自信的人啊﹗ 再說﹐不覺得她愛賢有張愛玲那個痴迷的情度啊。親﹐要對他們有信心啊﹗哈哈哈。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