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鄉別井 -勇氣﹖

2012-03-03 12:42

最近看到一個很好的博客。博主十多年前結婚後離鄉別井移居瑞典的一個小鎮。她在說著別人的故事﹕

“湯米和安娜,曾經一如你身邊的好多個朋友、同事、地鐵裡疲憊的靈魂。有一天,湯米在時代廣場的電梯上,努力把眼前的虛華淹沒在耳機送上的音樂,卻未能睜眼佯作看不見前面的一撮、又一撮、一臉油風光、滿手紙及皮及動物毛及皮的袋和袋和袋、話不普通的普通人。厭惡到了盡頭,怎大力吸索也沒有一息再清新的空氣,都混濁、都混帳。那就別無他法了,就一定要出走。。。。。

湯米決定遠走他方,選擇了小國裡的小城,就是我所在的瑞典的哥德堡。於是籌備了一年,把未來家國深入認識。記得他第一次來問我:你城某區的居住環境如何?我好記得我還抽了一口氣,知道來者無比認真,便不敢怠慢回應之。我一直說他真勇敢,放下香港的一切,到一個從未踏足過的國家重新生活。他答:若然真勇敢,就應該留低努力面對,嘗試解決。

他這一句令我想了良久,是真的嗎?明知不可為而為,不快樂地生活下去,先別說結果好或不好,如果逆心而硬行,怕徒地只會抑壓成腫瘤。。。。。

安娜呢,每次都是靜伴其右,微微笑著。我問過她移民的決定,她也是笑笑、輕輕指指湯米說:嫁雞隨雞嘛!”

http://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湯米的說話﹐令我想起似曾相識的對話。朋友問我是怎樣的勇氣令我離開家鄉﹐一個人離開所有家人﹐熟識的人和事到一個陌生的國度來生活﹐是那麼大的勇氣。我茫然的回答說著和湯米相同的說話﹐“留在那裡﹐需要更大的勇氣﹗”

在我工作的地方﹐認識不少不同種族背景和文化的同事。他們或是第一代﹐第二代﹐甚至是第三代的移民到來這兒生活。各人有著自己的原因和故事。第一代的﹐仍然是苦苦的撐著去適應著不同的生活。第二代的﹐要活在父母親的傳統以及他們在這兒學習的的另外的一套觀念。很多時候﹐要把兩個觀念合而為一﹐是十分為難的事。第三代就沒有這個包袱了。祖父母的一套﹐實在是太遙遠了。

但是有著最大勇氣的的﹐就於如安娜之類﹐是嫁雞隨雞的。她們未必是真的想離鄉別井的來這兒生活﹐只是為了自己所愛的人而來。我有一些同事家在亞洲的某些國家。單身一人來這兒生活﹐但是要接受家裡的傳統﹐就是要回到老家去跟家人所挑選的女人結婚。帶著這個陌生人回來這個陌生的地方一起生活。

那位夫人才是有具有無比的勇氣。她跟著一個剛剛認識的人﹐來到這個完全陌生的地方。很多時候﹐她甚至不懂英語。要在最短的時間內﹐她要適應著一切陌生的人和事。如無意外﹐一年後更加要適應著怎樣去做一個母親﹐相夫教子。這些才是真正的勇氣﹗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