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節

2012-04-22 02:49

今天繼續看那“字由式”內不同文章﹐看得我繼續手癢癢的想跟著題目去寫一寫﹐尤其是中秋節這一題。

小時候家裡真的很窮﹐小孩子當然是沒有甚麼玩具了﹐而每天的三餐也是最基本的食物。那時候最渴望的就是節日可以有一些好吃好玩的東西了。但是中秋節給我最不好的印象就是那些各有特式不同﹐林林種種的月餅。老媽在中秋節前就賣齊了不同種類的月餅。對不起﹐不是給我們吃的﹐而是一一的拿去送給親友們﹐或是對老爸有恩的長輩們。在我的印象中﹐我們好像從來沒有在家吃過老媽大量購入的月餅。只是每年都會吃著小姑姑分送媽媽的一兩個月餅﹐到現在還記著那個吃月餅的時光﹐快樂得嘴吧整天晚上都笑得合不攏了。

小姑姑跟老媽是最好的朋友。她們兩姑嫂有著很多的話題﹐常常在電話內聊天。在周末早上十時左右﹐老媽就早早完成了家務﹐在電話旁邊等著。電話一響﹐她就自己親自去接電話﹐那邊傳來小姑姑爽朗的笑聲﹐稱呼著媽媽“大家嫂﹐早晨啊﹗”這邊老媽也是爽朗的回應著﹕“二姑娘﹐早晨﹐早晨﹗”她們的聊天﹐從時事﹐八卦新聞到小姑姑的家事﹐心事都聊著。老媽對著小姑姑有著比自己的妹妹還深的感情。小姑姑與我也是特別的我投緣。她常常親熱的拉著我的手﹐和朋友一樣的和我說著話﹐老是叫著我﹕“女女啊﹐女女。”的﹐還常常軟語的勸著我這個固執如牛的小反叛要明白老媽的心情。

在我上初中時﹐家境比較好轉﹐每逢中秋節﹐老爸的兄弟姐妹們都會來我家吃飯。除了是中秋節外﹐那天也是老爸的生日。那時候﹐他們在我家整天在砌麻將﹐老媽就在廚房一整天在做菜。小姑姑有時候會和他們砌麻將。但她的技術實在太差﹐好像從來沒有聽過她是贏家。而我這等小輩就是充當跑腿了。但小姑姑很多時候也是躲在廚房和老媽談心事。飯後甜品就是他們帶來的月餅。小姑姑一定禁止老媽把她帶來的月餅拿出來公諸同好﹐要媽媽以後自己吃﹐因為都是最好的﹐是她特意拿最佳的送給我的媽媽。

這個傳統每年都繼續下去﹐在我離開老家時他們仍然繼續著。直到那一年我聽媽媽說小姑姑病重。那一天晚上我夢見了我的小姑姑。她快樂的在砌著麻將。我看到自己站在她的背後﹐看到她笑得合不攏嘴﹐連忙問著她的戰況﹐是贏為是輸啊﹖聽見別人都在說著﹕“她已經沒有甚麼牽掛了﹐當然是贏了﹗”

過了沒幾天﹐就從媽媽那兒聽到那個壞消息。小姑姑因為病重不想拖累著家人﹐把一切安頓後就跳樓自殺死了。我不信﹗不信﹗最後還是要相信了。

中秋節的聚會在小姑姑走後沒有繼續幾年就停止了。老媽意氣欄刪的﹐決定不再大顯身手了。沒多久﹐我的媽媽也病了﹐前年她也走了。現在的中秋節﹐我爸爸不再慶祝中秋節或是他的生日了﹐只是和我的兄弟們吃一餐飯吧。但我想那兩個感情深厚的姑嫂﹐在天堂也是繼續著她們的友誼﹐繼續聊天﹐話題可能是我們這些在世上很掛念這她們的人啊。小姑姑﹐媽媽﹐希望你們在天堂也是生活愉快啊﹗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