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16 09:20

唸大學的時候﹐我的家就是我那兩個行李箱。在那幾年中﹐因為種種的原因﹐我搬遷了12次。最長居住的地方是第一年的大學宿舍﹐最短的﹐只有兩個星期。對家的感覺最為強烈。

離開大學後﹐回到老家﹐和父母一起居住﹐又因為種種的原因﹐仍然是渴望著有著自己的家。離鄉別井獨自生活時﹐也是有著大學時那個兩個皮箱的感覺。這個感覺直到結婚後才真真正正的有著家的感覺。

今天偶然在網上看到一個攝影比賽﹐我被這一輯的相片感動了。家﹐不是一個地方﹐而是你親愛的﹐關心你的﹐你關心他的人。這一位攝影師陳真去問13位露宿街頭的人﹐他們對“家”的感覺,叫他們去畫一幅他的家人的圖 畫。

one

財叔:忘記露宿多久了,唯一的親人是在德國認識的老婆。「她每年都會來香港探我一次。」

(雖然一年只見一面﹐但是愛你﹐關心你的人﹐那就是家人。)

two

阿其:露宿八年,家人已經全都去世。「最喜愛在楓樹街公園睡覺,不過只能坐著睡。」

three

阿明:露宿十多年,不知道家人在哪裡。「我有好多家人,當中有一些是名人呢。

four

華叔:露宿十多年,不知道有沒有親人。「畫家人?我不知道畫什麼。」已經不知道有沒有親人了﹐那是一種怎樣的感覺啊﹖

five

根叔:十多歲離家出走後開始露宿,自此以後沒有見過家人。「有家人等於沒家人。」(所有離家出走的人﹐都有著一個故事。那是多大的決心去放棄一切的親人﹖)

six

Jackie:露宿約十年,家人都在加拿大,除了一個弟弟。「我也想去加拿大,不過這裡也很好。」

seven

阿翠:露宿數十年,家人四散。「當年父親收養了很多其他國家的小朋友,父親死了,大家都散了。」

eight

劉鐵民:十七歲開始露宿,父母在菲律賓。「當時他們有叫我過去(菲律賓),算了,我喜歡窮人的生活。」

nine

永康:露宿十多年,老婆和兒女在外國。「暫時沒有家,家人搬去外國了,家只在心中,只在山水中。」

ten

阿海和根叔:因睡同一條街而認識,今年九月會一起上樓住在一起。「兩個人好……有個照應嘛。」(不需要有著血緣或是婚姻的關係﹐只要互相扶持著﹐就是家人了。我看了很是感動。)

eleven

富仔:露宿約三年,基督徒。「我的家不在這裡,在耶和華裡。」

twelve

大哥:露宿數十年,以前家裡有很多人。「空白啊,哈哈,現在是一片空白,想不出來家人的樣子。」(連家人的樣子也忘記了﹐在世上真的是孤身走我路了。)

thirteen

阿轉:露宿二年多,兒女都在內地生活。「如果有錢我想回去大陸(生活)啊,他們很窮所以養不起我。」

http://thehousenews.com/gaze/%E9%9C%B2%E5%AE%BF%E8%80%85%E7%9A%84-%E5%AE%B6/

看了這些露宿者的故事﹐看著他們沒有怨天尤人的﹐對居住的“家”也沒有甚麼的不安﹐他們的“家”就像我的那兩個皮箱。只是我比他們幸運多了﹐我有著安身之所﹐有著人生目的﹐也有著等候著我的家人。“家”不是地方﹐是那些人﹐是人內心的感覺。如果你是和我一樣的幸運兒﹐就好好的珍惜﹐愛惜你的“家”﹐不要忘記告訴那些家人﹐你是多麼的愛他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