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小屋》 – 不同的角度

one

去年,山田洋次改編了小津安二郎的《東京物語》把原來的電影變得更加的細膩和溫柔,絕不比小津安二郎遜色。今年﹐已經82歲的他﹐在《東京小屋》再下一城。主角黑木華更為為此而得到奪柏林影后大獎。

有些時候我實在很討厭日本電影﹐因為它總是太含蓄﹐感情總是內斂和壓抑著。有時候﹐真想大喊一聲為主角加油﹐說﹕你就告訴他吧﹗。。。你就去求他留下來吧。。。。
有些電影雖然是這種壓抑著﹐但其實大家卻是心領神會的感情。演員沒有誇張的動作﹐但眼中流露著內心的感情。對白是簡潔的﹐但卻包含了一切錯綜複雜的感情。東京小屋就是這樣的一種電影。有些電影又會一本正經的像訓話般教訓著對與錯。其實﹐甚麼是對﹖甚麼是錯﹖再說﹐甚麼是事實﹐甚麼才算是善意的隱暪﹖東京小屋探索著這個問題。

電影以一個結束來開始 — 以主角布宮多紀(倍賞千惠子飾)的喪禮作為開場。多紀八十歲了,一生獨身。她死後就由她的姨甥與他的兩個子女來幫忙打掃房屋。他們從遺物中找到一盒留給姨甥孫健史(妻夫木聰飾)的鐵盒子,裡面放著多紀晚年撰寫的自傳。健史打開鐵盒,重讀著姨婆留給他的自傳,記述了她在二次大戰前在東京一間紅磚小屋影響了她一生的經歷。

two

住在鄉村的多紀(年輕版:黑木華),小學畢業後就和她的家人一樣到東京去當女傭,輾轉間去了平井家做工。在自傳中她透露了二戰前那紅磚小屋內的秘密。導演籍著她的回憶去寫出了該段時期的東京的興衰交替﹐和人性的體會。

三十年代的東京,正值兩次大戰之間;同時也是日本軍國主義興起,入侵中國的時期。多紀敘述那一個時代的日本人﹐從他們的角度看日本侵華的事。那時候正是南京淪陷﹐和珍珠港戰爭之前夕。那時候的日本人把它看成是一場光榮的戰役,當日軍偷襲珍珠港時,當時的日本卻是舉國歡騰﹐他們以為自己國家強大,滿滿信心的以為強大如美國也要被他們炸得慘烈。但當時間轉到二十一世紀﹐多紀老年寫自傳時﹐姨甥孫健史讀到這一段,抱怨著姨婆在美化戰爭,直指南京那場戰役根本就是一場大屠殺﹗電影藉著多紀與健史兩個年代的人呈現出對歷史檢視 — 曾經以為是光榮的戰役,原來是這樣的愚昧和無知。

three

雖然健史抱怨多紀姨婆故意隱惡揚善,但是在平井家的這幾年中﹐她的記憶是溫馨的回憶。小紅屋的家生活富足,但最讓多紀難忘的,還是小屋裏平井一家人。多紀跟夫人平井時子(松隆子飾)的感情最好﹐待她也十分的友善,兩人情同姊妹。多紀把平井家的兒子恭一當是自己親人般好好的照顧。恭一年幼時曾得小兒麻痺症,老爺及夫人非常憂心。多紀卻不辭勞苦,每天背著恭一去看醫生。她更學習替恭一按摩才讓他漸漸恢復過來。這樣像一家人似的感情﹐讓她記起三十年代的東京﹐都是太平盛世,沒有戰事的威脅。在這所如同亂世避風港的小屋,把外界的紛擾與屋裡溫馨隔絕了。老年後的多紀說﹕“我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如何,我只知道當時我的日子過得很好”

但現代的健史卻痛恨軍國主義;他對南京淪陷,世界正在大戰中﹐而東京的百貨店還在大搞傾銷大減價感到匪夷所思。

但電影最大的主題是說著小屋內的秘密 – 婚外情。太太時子愛上了丈夫的下屬 – 年輕的設計員板倉正治,來到平井家作客,坐在老爺及社長旁邊,對他們的經濟、奧運會及愛國主義戰爭話題完全提不起勁;他對音樂、建築、漫畫及玩具更有興趣,所以他喜歡跟恭一玩,跟夫人時子聊天﹐後來發展成為婚外情﹐到倉正治在戰爭末期被徵召入伍才結束。

電影對婚外情沒直接的交代,只是從多紀細心的觀察中確實了兩人的戀情。從夫人捏板倉的手肘,兩人打情罵俏﹐後來夫人到板倉先生的家去催他相親,回來時夫人和服背包上的圖案竟然倒過來了。最後到後來不要多紀的陪伴﹐一個女人獨自走到倉正治的家去探訪而被旁觀者竊竊私語。婚外情一發不可收拾﹗多紀洞悉主子醜聞後從張皇失措﹐巨大的震撼﹐到時子最後一次去「拜訪」板倉時多紀從中作埂﹐冒昧的攔住了。多紀甚至假裝送信,冒求夫人死心。但多紀為了這件事自責內疚了一輩子。

是對是錯﹐無從稽考。夫人和板倉的婚外情明知道沒有結果﹐但在亂世中尋求著慰籍。多紀阻欄著著兩人﹐最後年邁的多紀以回憶錄卸去心中的遺憾和內疚。出徵回來後的板倉﹐ 最後成了名。年老的板倉以回憶繪畫了小紅屋﹐畫內還他惦念的時子和多紀以抒發著對往日美好歲月的懷念。

這是美好而含蓄的電影﹐影片以細膩的手法對情感進行了細緻入微的刻畫,感人至深﹐另人再三的回味。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