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頭望明月

2014-02-26 08:57

最近看到這一張照片﹐是東非州吉布提(Djibouti)的移民在月夜下走到海邊,渴望收到鄰國Somalia 手機訊號的一幕。被美國新聞攝影師 John Stanmeyer拍下,成為今年世界新聞圖片得獎作品。看後心裡實在有著很大的感觸。

one

John Stanmeyer說「圖片連繫著我們每一個人,」「這一個照片只是普通人試圖和摯愛的親人聯絡。他可以是你、是我、是他。是我們其中的任何一個人。」

它忽然讓我想家了﹐想念我的家人﹗當然﹐現在的科技發達﹐電話﹐網上聯線。。。十分的方便。但因為時差﹐也因為生活環境不同了﹐有些時候﹐在電話裡還不知道說些甚麼。很難說出口﹕爸爸我愛你啊﹐我很掛念你啊。。。

可能就算沒有離家千萬里﹐在老家因為家人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和生活也是終於會分生了的。但是當掛念老爸和兄弟的時候﹐在老家見面也是比較容易吧﹖

最近偶然在網上看到一個17歲小女生的面書。她昨年到美國的西雅圖Seattle去唸書﹐在面書內寫上她在美國生活的點點滴滴。看著她一篇又一篇的寫著對家裡的渴望時﹐我忽然記起了那些久遠的日子裡出國唸書時﹐也是常常藏在被窩內哭著的日子。

那小女生住進了宿舍﹐和其他幾個美國的女孩一起生活﹐好像相處愉快吧﹖

那時候的我﹐就沒有那樣好的運氣了﹗我和好朋友J一起去唸書﹐住進了宿舍﹐八個女生一起居住在一個大大的房間。每人有一個小小的空間﹐把帳廉一拉上﹐就是自己的私人的天地了。八個女生中﹐只有我和J是中國人﹐其他的六位女生﹐都是土生土長的。Debbie負責管理這個單位。大部份的宿友都是早出晚歸﹐所以很少碰面的機會﹐現在對她們已經沒有甚麼印象了。

但印像最深刻的是一位黑人女生﹐她常常深夜帶著一大群的朋友回來﹐亮著燈﹐和朋友哇啦哇啦的大聲說話﹐笑著﹐聽著震耳欲聾的音樂。整個房間的其他7個人都不能睡覺。但大家都忍讓著﹐沒有人投訴。我以為我的同房﹐都是十分善良的女生吧﹖直到我和J被投訴。

我和J交談﹐當然是說中文了。有些時候其他的中國同學到訪﹐也是說中文的。我承認﹐中國女生走在一起時﹐說話聲浪是很大﹐但那時候也是白天嘛。我們的思想實在單純﹐沒有想到會遭人討厭。

那一天﹐我們的小組長Debbie正式的向我們投訴﹐說我們用中文交談﹐騷擾了其餘的室友﹐以後在寢室裡﹐不准再用中文交談﹐說我們是Noise polution “聲音污染”。如果我們不合作﹐就會向學校投訴﹐把我們趕走。那時候﹐我和J只是難過﹐覺得不公平﹐歧視。。。但乖乖的不敢分抗。

以後沒有再在房間呼朋喚友了。我和J說話﹐也只是靜悄悄的。一年後﹐我離開了。我們和Debbie到我離開也一直沒有再交談了。

現在人長大了﹐再遇到這樣的情況﹐當然不會再啞認﹐或是默默的接受了。我想﹐現在長大了的Debbie 回那個時候﹐我想﹐她也會感覺到自己是處理不當了。

但在那個情況下﹐更加想家了。但現在想的家已經和以前想的家﹐不再相同了。以前想的家﹐是切切實實的家。我最終可以回去。現在真實的的老家﹐只有老爸一人 – 兄弟成家了﹐母親也走了。我想念的家﹐是永遠都回不到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