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故事 -我的朋友﹐尚熙

我和尚熙是大學的室友。那一年﹐我剛離鄉別井到外國唸大學﹐住進大學安排的一個容納8人的宿舍大房間。

當我住了進來後﹐忽然醒覺我是離家千萬里﹐當然有著思鄉的情緒了。尚熙是來自韓國的學生﹐她是比我們這些小女生年長一些﹐看著我那怯生生的樣子﹐她總是熱情的走到我的小空間來﹐伸出友誼之手﹐熱情的和我說著話。

那時候還沒有今天那讓全世界瘋狂的韓流K-POP﹐我也像其他人一樣﹐對韓國認識很少。看著尚熙那流利的英語﹐豪爽率直的性格和瀟灑活潑的打扮﹐就以為韓國也是和其他的西方先進國家差不多吧﹖ 尚熙聽後總是搖著頭﹐哈哈哈的苦笑著。“你錯了﹐它是最坑人的國家。對女人來說﹐那是人間地獄﹗我是永遠都不會再回去的。”我聽了大嚇一跳。她也沒有再細說了。總覺得她像是在遊學﹐她和朋友聚會的時間比上課還多。

後來跟她相熟了﹐她就告訴我說﹐她出國唸書只是為了離開韓國和離開家人,﹐她告訴了我她的故事。

尚熙的家庭是韓國的名門望族﹐家勢顯赫﹐有著政治界的強人﹐也有著商界的巨股。她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上面有著大姐。家是傳統的韓國家庭﹕就是十分的保守﹐父親是一家之主。男人是戶主﹐母親和兒女是附屬品。媽媽是和父親在親友安排下相親後而結婚的。媽媽就是傳統的韓國女性﹐盡她一切的努力讓戶主過得舒適。兒女們當然是聽從父親的命令了。

本來也是生活舒適愉快。尚熙過著小公主般的生活﹐父母姊姊愛護﹐只是尚熙性格是直率隨和﹐喜歡和朋友外遊而令父親不大高興而已。

但在她十八歲的時候﹐大事發生了而改變了他們整個家庭。那時候﹐尚熙的大姐剛大學畢業。父親就安排大姐和他政界的朋友相親。原本溫柔順服的大姊卻反對父親的安排。因為她和大學裡的學長相戀﹐還偷偷的訂了婚。那時候學長正在服兵役﹐希望兩年退伍後就和大姐結婚。

當大姐告訴父母親她和學長的情況時﹐父親當然大發雷霆。他想不到一向有著傳統女性溫和柔順的大女兒會背叛他。他禁止女兒和這窮小子繼續交往﹐甚至不准他們見面。在父親的嚴厲監管下﹐大姐無奈和學長暫時分了手﹐以為待父親冷靜後終於會准許她和學長交往。可能父親的行為傷害了學長的自尊心吧﹖分手後不久﹐學長竟然在家裡安排下匆匆和親友的妹妹結婚了。

在父親再次要安排大姐和好朋友的兒子相親時﹐大姐告訴父母親說她懷了學長的孩子﹐她很想自己把孩子養下來﹐親自照顧。這個消息父母親當然一致反對了。

原來韓國表面是文明和先進﹐卻是十分的傳統和保守﹐長幼輩份分明。未婚媽媽更是奇恥大辱﹐不單是未婚媽媽會被社會和世人歧視恥笑﹐她的家人也會遭到一貫親友的鄙視。至於人工流產﹐在韓國更加是非法的。當家人要把大姐安排到鄉間生產﹐然後送走時﹐大姐苦苦的求父母讓她出國去生活﹐讓她可以留著自己的孩子。父親不肯﹐還把她鎖了起來。那天父母親都外出了﹐大姐懇求尚熙協助她逃出去。因為實在害怕父親的責怪﹐尚熙拒絕了大姐。她為此而終生後悔。

最後大姐誕下了小男嬰。可惜一出生就被強行拿走送進去孤兒院了。

大姐終於回家了﹐她整個人忽然像衰老了十年。身體瘦弱﹐整天都是沈默寡言。有時候整天都不吃不喝的。大姐的房間緊貼著尚熙。她常常在深夜裡聽到大姐整夜的哭泣聲。後來聽說大姐打探到兒子被美國的家庭收養了﹐大姐終於停止了哭泣。

父親最後仍然是安排了大姐相親。這一次的對象不再是年輕才俊﹐門當戶對的朋友的兒子了。卻是一個不久前剛喪偶的中年漢。他年紀比大姐大了差不多20年。太太去世時沒有孩子﹐雖然知道大姐的過去﹐卻是願意和她結婚﹐據說是他十分渴望有孩子﹐希望年輕的妻子會為他生兒育女。這時候﹐全家都反對了﹐但父親說因為大姐的過去﹐沒有正當人家願意接受她﹐這已經是最好的安排了。

奇怪的﹐這一次大姐完全接受了父親的安排﹐好像是說著別人的人生﹐一切與她無關﹐最後她答應和中年漢結婚。尚熙說她印象中最深刻的﹐就是在婚禮進行中﹐她在大姐的臉上沒有看到一絲一毫的喜悅﹐沒有一點一滴的笑容。臉上總是掛著落落寡歡的神情。

姐夫卻是喜氣洋洋的﹐他在喜宴中不斷的喝著酒。宴會完畢他已經是銘銘大醉了。尚熙看到那高大壯健的姐夫一把摟著他那瘦小嬌嫩的少妻﹐高高興興的走出酒店宴會廳﹐乘坐電梯到樓上的新婚蜜月房。她老是覺得好像老鷹含著它的獵物一樣的感覺。尚熙忽然有著不祥的感覺。

婚後大姐絕少回娘家。只是偶然和母親通通電話。母親提議到大姐家去探望﹐大姐也有著總總的理由婉拒了。最後父親命令姐夫帶著大姐回家探望親友。

那一天是尚熙最後一次見到大姐。她刻意的打扮著。雖然是炎夏﹐大姐還是穿上了長袖的長裙子。尚熙還記起姐姐臉上的粉雖然是特別的厚﹐也掩蓋不了她那倉白的臉﹐無神的雙目和那帶著哀傷的神情。姐夫好像對大姐特別的用心﹐噓寒問暖的。對爸爸媽媽也是十分的尊敬和謙卑。說著他們生活幸福愉快﹐正在努力著讓大姐懷孕。在吃晚飯時還不停的為大姐怖菜。可惜大姐好像胃口很差﹐雖然碗上堆著滿滿的飯菜﹐但大姐也好像食不下咽的。

晚飯後父親高高興興的和女婿喝酒﹐媽媽就拉著大姐進房間談心﹐大姐好像不太願意。尚熙不管不顧的一面拉著大姐的手臂﹐一面在後面推著她。忽然大姐大喊一聲﹐急忙的推開尚熙。尚熙在急忙中拉起了大姊的衣袖。是那一大片的瘀青把她們嚇壞了。有新的傷﹐也有舊了變了瘀黑的傷痕。大姐連忙把衣袖拉了下來。

“沒有甚麼﹐自己不小心弄傷的。”大姐滿不在乎的說著。

那天﹐母親和大姐在房中談了很久。最後姐夫和父親喝醉了。大姐扶著姐夫匆匆的回家。尚熙看到大姐雙目哭得紅腫了。

第二天﹐尚熙再也忍不住了﹐問母親姐夫是否欺負大姐。母親沉默了好一會﹐嘆一口氣﹐說﹕“那是你姐姐的命啊。這是我們女人的命運。我是好運氣﹐雖然是相親﹐但嫁給一個對我很好的丈夫。大姐運氣不好﹐選擇了一個常常在喝醉後動粗的男人﹐我叫你大姐看到他喝醉了就避開他吧。男人嘛﹐自己可以有著甚麼的過去﹐也可以在外面風花雪月的。口中說著不介意大姐懷過別個男人的孩子﹐其實內心就是放不下。喝了兩杯就給大姐動粗。我叫她快快懷孕生子﹐他就會把不安的心放下來﹐也會耽在家中﹐不會常常外出和朋友喝酒了。但你大姐說她堅持不要孩子。她聽說那被美國人收養的兒子﹐不知道甚麼原因死了。她說對不起兒子﹐說她不配再有孩子﹐這是她給自己的懲罰。現在你姐夫為此十分動氣啊。”尚熙聽了心中湧起了一股衝動要大罵一場﹐但她可以罵誰﹖

尚熙再也沒有看見她的大姐。半年後﹐大姐在大廈的天台跳了下去﹐結束了她那短短27年的生命。

“我不知道父母親是怎樣想﹐但我對大姐是充滿著內疚。那時候我年紀輕﹐輩份低。也是害怕著父親的威嚴。我沒有給大姐撐腰去讓她選擇自己的人生。但我堅決不會走著大姐的舊路﹐我一定要做我自己的主人。大學畢業後﹐我告訴家人我不要他們努力安排的相親﹐我決定出國留學。他們沒有阻止我﹐可能也知道我是不會再回家了。其實在這兒唸甚麼都可以﹐就是不要再回到韓國﹐不要再回去那個可怕的地方。”

看著尚熙那滿臉的淚水﹐我朦朦矓矓的了解她的傷心和難過。半年後﹐尚熙忽然匆匆的回國﹐說她的母親病重。我從此沒有再見過尚熙。

多年後的今天看到韓流瘋魔著全世界﹐忽然想起了舊友尚熙。她是否終於可以成為自己的主人﹖韓國外表是更加的亮麗了﹐內裡是否也是進步了﹖女人﹐可以抬頭了嗎﹖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