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還者

ten

年前曾經到過柬埔寨旅行﹐大家都是一窩蜂的去看了那世界著名的吳哥窟的遺跡。我們當然有去參觀﹐實在十分的令人讚嘆。

但在柬埔寨最令我難忘記的﹐卻是金邊的 S-21集中營博物館。本來參觀時的恐佈嘔心的感覺已經漸漸的忘記了﹐卻偶然看到BBC的一篇報導讓我把那些醜惡的感覺回憶過來。

S-21集中營原本是一所平平無奇的高中﹐政局的改變卻令這所本來是作育英才的學校在赤柬統治期間,被波爾布特(Pol Pot)領導的政府改建為監獄集中營,進行囚禁、拷問和處決;在1975至1979年短短的四年中,死於此處的人高達一萬五千人,而最後生存者只有七人。現在那所建築物被改建為博物館﹐展覽著在那四年中在這兒發生的事情。

2位集中營的幸存者卻常常回到這個S-21集中營博物館來作義工。他們的工作就是為參觀者作見證在這兒發生的事情。波爾布特政權雖然已經結束了40年﹐但已經83歲的Chum Mey仍然每天晚上發著惡夢﹐夢著在這兒受著的酷刑和拷打。他說﹕那時候如果那些審問我們的警衛拿不到我們的供詞﹐他們自己也會被處決。我想﹐如果易地而處﹐為求自保我可能也和他們一樣的嚴刑敲打審問囚犯啊。“

nine

他本是一位機械工人﹐也不明白被捕的原因。剛進來的時候被脫光了衣服﹐帶上腳鐐被鎖在僅可容身坐在地上.﹐每天被嚴刑烤問三次﹕拷打﹐電擊﹐拔掉腳甲。。。。“我不再知道甚麼叫做對錯﹐他們叫我供認甚麼我全部都認了﹗”

Chum Mey幸運的沒有被處決﹗ 原來原因他是機械工人﹐唯有他可以為他們修理打字機去給囚犯打犯罪供詞﹗

eight

另外的一位生還者Bou Meng 沒有被處決卻因為他是一名畫家。S-21集中營的主管要他畫著領袖們的畫像和一張又一張的宣傳單章。但他們的家人卻全部瀰難了 。 。。。

看著看著他們的故事﹐我再也看不下去。。。。

我再一次想起上次參觀這一個集中營博物館時的感覺。那時候看著牆上掛著在集中營內被虐待的人的照片﹐大部份都是年輕的知識份子﹕學生﹐老師﹐學者﹐社工﹐家庭主婦﹐小孩。。。。館內放著那些簡單的﹐但令人痛不欲生的刑具﹐耳朵聽著博物館的導遊詳盡的解說著集中營內的情況。看著那些恐佈的景像的圖片﹐看過了那些活生生可以折磨得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工具﹐我再也忍受不了﹐逃忙似的離開了那個原本是作育英才的地方轉變為人間的地獄。

我滿心的惶恐﹐滿眼的淚水﹐就靜靜的坐在那個鳥語花之間 – 學校的花園。舉頭看著建築物的天台圍滿了叢叢的鐵絲網。不是害怕那些囚犯逃走﹐而是害怕他們抵受不了酷刑而跳樓自殺。要你要生不得﹐要死不能﹗我坐在外面的花園靜靜的等著我的老公大人參觀完畢出來。雖然是在炎夏﹐我卻感覺混身冰冷的。很久以前﹐這兒是純潔天真的學生遊戲休憩的地方﹐後來卻是他們受刑和離世的地方。

我相信人是性本善﹐出生的時候都是美好的小嬰兒。在長大的歲月中﹐我們感受到其他的人和事﹐令我們從善良的天使變成最最醜惡的魔鬼。是那種巨大的影響力可以讓我們埋沒了本性﹐以磨折虐待別人為樂﹖我真的是無法去理解。

魔鬼是甚麼﹖ – 是萬惡的人。地獄在那裡﹖ – 在萬惡的人間。

information:http://www.bbc.com/news/magazine-33096971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