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故事 -敏兒

銅鑼灣皇仁書院Approaching Shadow (1956)(圖﹕何藩)

昨夜敏兒在深夜打電話給我﹐她在電話內不聽的哭泣著。

“姐姐﹐我實在再也走不下去了。我吃不下﹐睡不穩﹐整天心神仿彿﹐心不在焉的。常常無源故的哭著。姐﹐我實在太愛他了﹐我不能沒有他啊。昨天跟他在電話說話的時候﹐他老是叫我挺起胸膛勇敢的向前走﹐還說他正在上班﹐不能和我多說了。三分鐘不到他就匆匆的掛線了。真諷刺啊﹐從前是他老是纏著我說話。但是現在。。。不過﹐姐姐﹐他還是關心我的﹐不是嗎﹖”

我嘆了一口氣﹐說﹕“敏兒﹐你們已經過去了﹐也分了手幾個月了。你既然答應他分手﹐離開他在台灣的家回來了﹐就徹底的忘記他﹐不要再糾纏下去了﹗你去唸書﹐或是工作吧﹗不要再白白的浪費寶貴的青春了。”

敏兒是我的表妹﹐家中三代前移民到美國。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也算是小康之家﹐不愁衣食的。敏兒自小就不愛唸書﹐但因為是家中的獨女﹐父母親都沒有給她甚麼壓力﹐讓她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因為長得實在漂亮﹐自少就美得像一個真人版的洋娃娃﹐她的媽媽索性讓敏兒盡情的把精力放在打扮上﹐而敏兒就從小就沒有甚麼大志只想找一個愛她的人組織家庭﹐生兒育女。

在高中時她遇上了宋楚源。

楚源是她同學哥哥的大學同學。宋楚源第一次遇見敏兒時就驚為天人﹐發瘋的愛上了她。沒多久﹐他們就開始熱戀了。敏兒高中畢業就決定和楚源一起生活。等他大學畢業就一起回台灣他的老家結婚去。

那幾年的生活讓敏兒覺得十分的幸福。楚源對她很好﹐她像他的妻子般為他持家﹐而楚源也安心的唸書。楚源唸完了大學﹐再繼續唸他的碩士。。。。在他們一起生活了八年後﹐楚源被父母親催速他回台灣老家為家族的公司工作。

我問敏兒她的去向。“我當然是和他一起回台北了﹗”
我﹕那麼。。。你們是回去結婚嗎﹖還是。。。
敏﹕楚源說現在他的事業才剛開始﹐不想結婚﹗我。。。我只要和他在一起就很快樂了。
我﹕你。。。你和他回去他父母的家居住﹖
敏﹕楚源說他是獨子﹐一定要和父母一起居住。

如是者﹐敏兒和楚源一起回去台北居住。

我開始收到敏兒的長途電話﹑電郵﹑SMS。。。。開始時她說著台北的點點滴滴。。。漸漸的說著楚源工作十分的忙碌。。。再說著她感到孤單和寂寞。。。後來再說著楚源的父母和親友在背後竊竊私語叫她掘金娘子。剛到台灣時的興奮﹐最後﹐變成了天天的哭泣。

最候的一次通話﹐她哭著告訴我說楚源正式的和她說分手﹐叫她回去美國去。

敏﹕他說和我的距離愈來愈遠﹐說和我說話話不投機。他說我的生活中只有美容﹑時裝。。。他說我從來都沒有長大﹗但是。。。但是。。。那時候他說最愛我的單純﹐溫柔﹐樂觀和愛笑﹐還說我不像其他女生般凶巴巴﹐野心勃勃的拼命向上爬。他還說會照顧我一輩子的。。。。

我﹕敏兒﹐回來吧﹗

時間﹗希望時間可以幫助敏兒忘記過去﹐努力向前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