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 “李香蘭"的種種感想

ONE

早前看到一代名歌姬"李香蘭"逝世的消息,終年93歲。想起了幾年前看過她寫的自傳
– “在中國的日子, 李香蘭:我的半生"。真的是感慨萬千! 在書櫃中找來那一本被
我揭了又揭,翻了又翻,殘舊不堪的書。

她在序言中說著:

“我是生長在中國的日本人 – 山口淑子。少女時代開始學習聲樂,並成為歌手。我所
用的藝名 – 李香蘭 – 是原來按照中國的習慣起的名字。以後又用同一藝名走上了
女演員的道路。從那一時期起就有一種國策 – 準備利用李香蘭作為中國女演員來推
行 “大陸文化政策"。當時的我還只是個十幾歲的少女,只是按照大人們要求去扮演
交給我的角色 。 。 。。。。雖然經過對漢奸的審判,判我無罪, 但是,這種罪惡
感和戰前我所演的一部分電影,戰後一直沉重地壓在我的心上。。。"

看著看著,以前對這位在亂世中生存的巨星認識實在不多,讀過她的自傳後,對其人
生觀多了佩服,尤其是她在亂世中生存的智慧,很是欣賞。

年輕時的我十分簡單和幼稚。我的世界是黑白分明 – 世上只有好人和壞人,沒有其
他! 如果你不是好人,一定是壞人,沒有中間的路線。年長了,才開始明白世情複雜,身
不由己的苦況和在逆境中生存的艱鉅。

戰後的李香蘭回國後, 沒有了巨星的光環,就和所有人一樣要為口和養家而奔馳。也
看著她那傳奇的一生繼續著。在1947年,她恢復了本名 – 山口淑子,重回日本演藝
界。後來還把握機會勇闖荷里活。在美國時,她與雕刻家野口勇結婚, 可惜短短五
年後在1956年就離婚了。在自傳中,她沒有交代離婚理由,更加沒有和一般女性對前
夫怨聲載道, 她半句怨恨前夫的說話也沒有。

她從新開始,繼續努力! 在1958年她和比她年輕的外交官大鷹弘結婚, 當起了外交官
夫人。婚後順理成章的入籍改姓大鷹,並退出演藝界。在1969年,年近半百的大鷹
淑子轉身成為節目主持人。她勇於爭取,在節目中加上談論國際大事,自己親身上前
線去報導當其戰地記者。她前往越南、柬埔寨、中東等戰爭前線,也爭取機會採訪過
阿拉法、曼德拉等等風雲人物。。。風頭一時無兩。1974年大鷹淑子再順理成章轉
身從政,最後競選成功當了18年的參議院議員。

晚年她擔任了「亞洲女性基金」副理事長,希望以此促成日本政府向戰爭受害者、
當年的慰安婦道歉賠償。

在她的自傳中,很大的篇幅是交代她的前半生, 就是當 “李香蘭"的二十多年的人生。
她說著歌唱和演藝事業時,沒有興高彩烈的說著那些光彩和光環,卻是總帶著一種眷
戀的情懷。 那是她最趨燦的人生, 從一個小女孩晉身成為亞州的女神。後來雖然有
著其他的成就,但到了她人生最後的階段,七十年後的山口淑子最難忘的,還是大半
世紀前的「李香蘭」。報導說今年的三月, 她還到香港探望40年代和她一樣同樣是
上海七大歌后之一的姚莉, 那時姚莉也92歲了。誰說娛樂圈沒有真心?原來70多年來
,就算後來就算山口淑子從政,當上日本參議院議員後仍然和姚莉保持聯絡。

戰後她被漢奸的審判。以日本人的身份為日本人工作,當然是被判無罪了。我在想,如
果她如村島芳子般,不是日本人,卻是她所認同的,她的父母親"移民"到當時的撫順
– “滿州國"。她是否仍然當著她的歌姬,聽從大人,日本人的利用呢?我相信她的經歷
不會改變。但大戰結束後,她的遭遇又是否和村島芳子一樣的成為"漢奸"呢?

再看著歷史上的種種的"出賣", 文革中家人,父母,兄弟姊妹,夫妻。。。間為求自保
的出賣。文人中的背叛出賣。。。怎麼好像沒有怎樣聽過出賣的人受到審判甚麼的
?

昨天看著CBC的一個Syria的特輯,一位Syria的22歲年輕人,生活在ISIS管治的城市中。
他冒著生命的危險,把那個恐佈的生活中拍下了頻視偷運出來。他說他想外面的人看
到真實的恐佈世界。最後,記者沒有了他的蹤跡。他曾經說過:這樣的生活沒有出路
,他和他的家人多次差不多死在ISIS手中。其實在那兒生命如草芥,他們隨時隨地可
能會被ISIS 殺死。唯一的生存方法,就是去參加他痛恨的,十分反對的ISIS。成千上
萬的恐佈份子,究竟又有多少是真心真意的,滅絕人性的去行事呢?

我迷茫了,再也分不開甚麼是黑,甚麼是白,或是灰。。。。。。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