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故事 – (七)蘭, 一個人的精彩

2014-11-22

那天蘭跟我說﹐她終於提出離婚了﹗

和蘭認識多年了。剛認識時﹐她是在最小的孩子也上中學了而決定重新投入職場工作。離開了全職工作十多年﹐她對於辦公室的一切都有點陌生了。但她的專業知識尤在﹐只要補上一﹑兩個課程﹐跟上了法例上的一些更新﹐就沒有甚麼問題了。

因為我們的公司大部份是男人的世界﹐蘭是這兒少數的女同事﹐我們自然是比較親近。日子久了﹐發覺她是活潑開朗的品性﹐性格也十分的圓滑。雖然開始的時候﹐男人看著蘭那粗壯巨大的身軀﹐沒有太大的興趣﹐但時間久了﹐和她相處下來﹐就會忘記了她的外型﹐喜歡上她的親切和豪邁的笑聲。

偶然和她一起吃中飯﹐總是聽她說到家中的三個男人﹕青梅足馬的丈夫﹐上高中的大兒﹐和仍然和她撒嬌剛上初中的小兒。她每天吃中飯時﹐一定駕車到學校去看看兒子們是否有好好的吃飯。下午三時半﹐也會匆匆的回家一趟只為了兒子們下課回家可以看到媽媽﹐並吃著媽媽為他們準備的點心。她也會準時下班趕回家為家人準備晚飯。吃過晚飯後﹐看著兒子們溫習﹑唸書﹑休息。。。她才再回到公司去做著那堆積如山的工作﹐到深夜才回家。

在我看來是苦差事﹐她卻十分感激老板給她彈性的工作時間讓她可以照顧家人。她告訴我說她和丈夫自少就是鄰居﹐他是她的初戀。上大學後就一起生活﹐也順理成章的結婚組織家庭。她十分喜歡孩子﹐在兒子們出生後她就自願退出如日方中的事業﹐留在家中相夫教子﹗孩子長大了﹐她才重出江湖來﹗但最主要的﹐仍然是以孩子為中心。無論怎樣看﹐聽來都像是幸福的生活﹗

有一天我們吃中飯的時候﹐我告訴她說我剛結婚時﹐也剛剛轉了新職。那些女同事們在閒聊時﹐都在抱怨著自家老公的不是。還問我怎麼沉默無言啊。那時候我還傻傻的說﹕我家老公大人不錯啊﹐沒有甚麼可以抱怨的﹗她們還笑我因為新婚才還沒有發現。 現在的我可以一口氣的說著老公大人一堆又一堆的缺點。我在笑著﹐笑著。忽然看到蘭卻一反常態的沒有笑﹐只是默不作聲的在沉思。

“自少就認識的人﹐一早就知道他的弱點﹐也一早就包容了他所有的弱點了﹗以為對方也是如是的。但人是會改變的。那時候的包容﹐不表示永遠也會包容和接受的。”我聽得有點奇怪的。不久﹐蘭又回復常態的談笑風生了。

不久﹐蘭告訴我說她週六的早上會和老公一起參加社交舞的課程。雖然社交舞現在是大行其道﹐但她不像喜歡這種活動的人啊﹖偶然在星期一的早上問她社交舞的進度﹐她會苦笑的說著丈夫因為忙碌﹐星期六的早上不能起床﹐已經幾個星期沒有去上課了。她忽然喃喃的說著學社交舞只是為了和老公有著共同的興趣﹐可以一起做一些活動吧了。

情況好像有點不對勁﹐看她好像有著一點點的沮喪。原來丈夫最近公司栽員﹐他失掉了工作。工作對男人的意義比女人更大吧﹖那個工作﹐除了是賴以維生和養妻活兒外﹐也是男人的尊嚴吧﹖蘭告訴老公不需要害怕家中的經濟問題﹐還有她﹗他就先休息休息吧。

怎料他休息了一年﹗蘭說那是他的midlife crisis中年危機 – 那個男人真的迷失了﹐再也不知道他自己的何去何從﹗在這一年中﹐他沒有積極的去找尋新的工作﹐卻開始迷上了攀山。參加了一些陡手攀山訓練班﹐認識了一班新的朋友。他不再願意和蘭去參加社交舞﹐也不再出席大家自小就認識的共同朋友們的聚會。蘭若有所失﹗

一天﹐丈夫忽然告訴蘭說他最新的計劃。他準備和幾個志同道合的朋友到非州去攀山﹗這一個行程需要離家一個月﹗在起程前﹐他在這兒也需要積極的去培訓和訓練體能三個月﹗

蘭說她忽然對這個她認識了大半生的男人感到陌生﹗她問丈夫她是否可以和他一起前往非州﹐他去攀山﹐她可以和孩子們在附近旅行﹐為他打氣﹐等他下山。男人斷然拒絕﹗他說這是他人生的一個新的開始﹗

蘭仍然是每天在家和辦公室兩邊忙碌著。但她晚上留在辦公室的時間卻是愈來愈長了。有時候甚至晚上不回家睡覺。早上匆匆的趕回家中打點兒子們上學﹐清潔梳洗一番﹐又再回來工作了。以為這樣的非人生活會讓她消瘦﹐她卻是整天的吃著吃著﹐身體更加粗壯﹐但臉色卻是一天比一天憔緒得嚇人了。

幾個月後﹐蘭好像回復了正常的生活。雖然仍然是晚飯後回來工作﹐但是晚上一定回家睡覺﹐臉色也開始好轉了。

最近和她吃飯時﹐她說著大兒終於上大學了﹐她和丈夫一起把兒子送到大學宿舍﹐為他打點一切的點點滴滴。她十分的感觸﹐說著多麼的不捨。我以為她的丈夫的中年危機已經過去﹐家庭已經回復正常﹐還問著她丈夫的近況。

蘭沉默了﹐緊縐著眉頭。我後悔了﹐怎麼這樣輕率的問著別人的傷痕﹖我連忙轉開話題說著甚麼甚麼的。。。。蘭忽然開口說話。

“其實也沒有甚麼的。他從非州回來幾個月了﹐也找到了新的工作﹐家裡回復正常了。但我們不再生活在同一個房間了。他說對我肥胖的身軀完全失去了興趣﹐對我的愛在幾年間也慢慢的磨掉了。現在的我們仍然是一家人﹐生活在同一屋簷下﹐但我們卻是和孩子們一樣﹐各自有著各自的生活了。他最近認識了一位女朋友﹐每天晚上都去約會。但每天晚上都會回家吃飯﹐睡覺。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他不可以把女朋友帶回家裡來吧﹗”

我看著她慘淡的愁容﹐像快要哭了。我忽然覺得那個男人實在太可惡了﹗“蘭﹐不可以這樣拖拖拉拉的﹐要麼是夫妻﹐是一家人。要麼就是分了手的夫妻﹐不再生活在一起﹗”蘭點著頭﹐輕嘆一聲﹐“他說這樣是為了給兒子們一個完整的家﹐父母親俱在。我。。。我。。。答應了他﹗”“蘭﹗你。。。你這樣又何必呢﹖”“我。。。我。 。。。我害怕單身﹗我。。。我從來沒有單身一人﹐不知道怎樣面對。”

昨年的聖誕節﹐蘭帶著兒子們回鄉﹐和父母親家人﹐丈夫的家人一起過。但丈夫卻不願意同行﹐他答應了要和新女朋友和她的孩子一起過聖誕節。

在聖誕節的前夕﹐蘭的父親突然心臟病發﹐被急急的送進醫院。在最徬惶無助﹐需要男人的安慰扶持的時候﹐蘭發現身邊已經沒有了人﹐她要獨力去支持大局﹐安慰著家中的老人﹐小孩。她忽然醒來了﹐那個“家”的假像﹐一早已經幻滅了﹐婚姻的承諾﹐老早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到男人最後趕來的時候﹐父親的喪禮已經準備得七﹑七﹑八﹑八了。男人問候她時﹐她只是莊重的點頭﹐輕描淡寫的說﹕沒事﹗一切都已經過去了。 ”

從喪禮回來後﹐蘭正式的要求男人離開﹐她申請了離婚。原來愛的時候﹐是十分的愛﹗

分手是就要互相的撕殺著﹗丈夫卻不願意分手﹐不願意遷離那個一起生活多年的“家” ﹐但當然也不願意放棄那令他快樂的女朋友了﹗

苦苦商討﹐花掉昂貴的律師費後﹐蘭終於再次成為單身﹗我再次看到充滿陽光的蘭。她仍然是公司和家裡兩邊走著﹐但晚上再也沒有回來苦幹了﹗問她現在的晚上幹甚麼﹖她說﹕和朋友一起去玩啊﹐吃好吃的﹐去看電影﹐音樂會。。。

問她有約會嗎﹖蘭說﹕沒有。最近也不打算約會了。我首先需要學習自己一個人的生活﹐原來很不錯的﹗

一個人﹐也會是很精彩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