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相信甚麼?

mist gaze

我是一個幼稚天真和極為無知的人。看見黑就是黑, 白就是白的。年紀小的時候, 總
是相信眼前看見的事。年紀大了, 仍然是一派的老天真的去相信著,相信著我生活的
社會中的, 熟悉的人和事。。。。但漸漸的, 漸漸的, 不再相信了!

昨天偶然重看龍應台以前的一篇文:

“(不)相信

二十歲之前相信的很多東西, 後來一件一件變成不相信。

曾經相信過愛國, 後來知道"國"的定義有問題, 通常那諄諄善誘要你愛國的人所定
義的"國", 不一定可愛, 不一定值得愛, 而且更可能值得推翻。

曾經相信過歷史, 後來知道, 原來歷史的一半是編造。前朝史永遠是後朝人在寫,
後朝人永遠在否定前朝, 他的後朝又來否定他, 但是負負不一定得正,只是累積漸進
的扭曲變形移位, 使真相永遠掩蓋, 無法復原。說"不容青史盡成灰", 表達的正是
, 不錯, 青史往往是要成灰的。指鹿為馬, 也往往是可以得逞和勝利的。。。。。。。
曾經相信過文明的力量, 後來知道, 原來人的愚昧和野蠻不因文明的進展而消失,
只是野蠻和愚昧有很多不同的面貌; 純樸的農民工人, 深沉的知識分子, 自信的政
治領袖, 替天行道的王師, 都可能有不同形式的巨大的愚昧和巨大野蠻, 而且野蠻
和文明之間, 竟然只有極其細微, 隨時可以被抹掉的一線之隔。

曾經相信過理想主義者, 後來知道, 理想主義者往往禁不起權力的測試: 一掌有權
力, 他或許變成當初自己誓死反對的"邪惡", 或者, 他在現實的場域裡不堪一擊,
一下就被弄權者拉下馬來, 完全沒有機會去實現他的理想。理想主意者要有品格,才
能不被權力腐化; 理想主意者要有能力, 才能將理想轉化為實踐。可是理想主義者
兼具品格及能力者,幾希。
。。。。。。"

我們還可以相信甚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