捍衛香港的加拿大軍人

柴灣西灣國殤紀念墳場

我們雖然續漸把七十多年前的戰役和老兵們忘記了,但那些在七十五年前捍衛香港的加拿大老兵卻沒有遺忘那一場戰爭和他們那些戰死沙場的戰友, 這些年間仍然常常回來參加悼念儀式! 看著九十多歲的老兵扶老攜幼的帶著他的家人回到香港, 實在十分的感動。

“曾參與香港保衛戰的退伍軍人 Mr. Ralph MacLean 與香港保衛戰退伍軍人紀念協會(HKVCA)一行三十人由加拿大到港,參與保衛戰的紀念儀式。團友大多為軍人的子孫,有全家上下到軍人墳場悼念為港捐軀的先祖,場面感人 。MacLean 樂見香港年青人毋忘歷史。「香港和這島上的人,我會永記於心中!」毋忘歷史,我們向為港捐軀的烈士致敬!"

 

香港卻取消了【重光紀念日】!

老實說,對於18天抗戰的歷史, 和加軍對保衛香港的貢獻實在認識不多, 今天就在網上搜集了一些資料, 作為我們向這些英雄的致敬!

Canadian soldiers

皇家來福槍營官兵攝於羅伯特王子號上

皇家來福槍營官兵攝於羅伯特王子號上。

加軍準備從尖沙咀藍煙囪貨倉碼頭

一九四一年十一月十六日羅伯特王子號上的加軍準備從尖沙咀藍煙囪貨倉碼頭(即現今星光大道)登岸。

1941年10月
加拿大皇家步槍(the Royal Rifles of Canada) 和溫尼伯手榴彈兵團(the Winnipeg Grenadiers) 被任命到太平洋區作戰。他們的指揮官為J.K.勞森準將(Brigadier J.K. Lawson)。

10月27日
加拿大軍隊出發 – 他們乘坐巨型運輸艦前赴香港增援英軍對抗準備入侵香港的日軍。

加拿大軍隊抵港後便到山野操練的情景

加拿大軍隊抵港後便到山野操練的情景

加軍從尖沙咀藍煙囪貨倉碼頭操往深水軍營

加軍從尖沙咀藍煙囪貨倉碼頭操往深水軍營

11月16日
援軍終於抵達香港,使在香港的聯合軍隊增加至六營。加拿大部隊為數1,975人,可惜他們大部分都是新兵,完全沒有作戰的經驗,加上他們的軍備因為某些原因還沒有抵港,大大的削弱了他們的戰鬥能力。雖然作戰條件惡劣,也無損他們奮勇作戰的決心!

黃泥涌峽香港英軍西旅指揮部遺址

黃泥涌峽徑位於黃泥涌峽道的第二次世界大戰香港英軍西旅指揮部遺址。加拿大指揮官羅遜准將與同僚在1941年12月19日的戰事中中彈身亡。

12月7日
加拿大軍團從九龍半島移師到港島。下午5時, J.K.勞森準將(Brigadier Lawson)把加拿大軍團的總部設立在黃泥涌峽。15小時後, 日軍開始空襲香港。

Japanese bombing HK

日軍進入羅湖

日軍進入羅湖

12月8日
早上八時, 日本空軍襲擊啟德機場! 同時也開始從深圳進軍香港, 展開了激烈的進攻行動。

12月10日
溫尼伯手榴彈兵團(the Winnipeg Grenadiers) 被調遣回九龍半島增援。

1941年12月12日,九龍淪陷

11941年12月12日,九龍淪陷

2月11日
溫尼伯手榴彈兵團(the Winnipeg Grenadiers) 成為第一隊軍隊和日軍正式交戰。日軍的攻擊愈來愈猛烈,英軍統帥General Maltby 將軍下令軍隊撤離九龍半島。

12月13日
日軍要求香港軍投降被拒絕!防衛隊重組分為兩隊 – 東旅隊和西旅。加拿大的J.K.勞森準將(Brigadier J.K. Lawson)帶領西隊, 包括加拿大皇家步槍(the Royal Rifles of Canada) 。東隊的統領為沃利斯準將(Brigadier Wallis), 隊中包括加拿大的溫尼伯手榴彈兵團(the Winnipeg Grenadiers)。日軍開始日以繼夜的瘋狂襲擊香港。

12月17日
日本再次要求香港投降。守軍雖然明知道日本軍在香港完全被隔離後就會全面襲擊,形勢相當不妙, 但仍然再次拒絕投降!

渣甸山上的機槍堡

這座位於渣甸山上的機槍堡,建成至今已經超過70年。這座備有四個槍眼,裝備有三挺維克斯重機槍的機槍堡,有著一段非一般的歷史。

12月18日
晚上, 日軍從四方八面襲擊皇家步槍隊(the Royal Rifles of Canada) 。同時, 溫尼伯手榴彈兵團(the Winnipeg Grenadiers) 也在渣甸山及畢拉山被日軍瘋狂的襲擊, 結果傷亡慘重,兩位排長都陣亡了。

12月19日
晚上,皇家步槍隊(the Royal Rifles of Canada)雖然重新設防, 卻仍然是節節敗退, 被日軍進逼到淺水灣。雖然傷亡慘重, 筋疲力盡和缺糧,加軍仍然奮力作戰。領隊Brigadier Lawson 決定移師到另外一個新的據點, 但還沒有成功, 他們的所在地卻被日軍重重圍困。早上10:00 am, 日軍包圍Lawson的總部, 在外面近距離瘋狂的向西旅開火!Lawson用無線電通知上司說,他自己將會出外與敵軍「Fight it out」決一死戰! ,然後雙手各拿一把手槍,從他藏身的碉堡衝出,走進重重包圍著他們的敵人中, 戰鬥中他陣亡了!

另一方面東隊奮勇的攀過崎嶇的山路試圖與西隊的盟友集合, 一面攀山同時還要防守著從山上襲擊的日軍。溫尼伯手榴彈兵團(the Winnipeg Grenadiers)也奉命離開渣甸山向及畢拉山推進。軍長J.R. Osborn (Company Sergeant-Major (CSM)]帶領的"A"小隊雖然成功推進到畢拉山, 卻被日軍團團圍困 。日軍嘗試以手榴彈驅逐眼前的士兵,奧斯本卻指揮部下將手榴彈擲回。最後一枚手榴彈滾落戰壕裡,奧斯本眼見不能及時拾起擲回,毅然大聲呼叫警告同袍,自己以身軀壓向手榴彈。奧斯本當場陣亡,但他身旁的六人卻因而獲救。溫尼柏榴彈兵營A連在當日的戰鬥中幾乎被殲滅,奧斯本的事跡在生還者口中流傳著,

12月21日
節節敗退後, 加軍的力氣和軍備全耗盡了, 而日軍卻因為得到了補給和增援, 更加頻密的向加軍發動襲擊。

12月22日
溫尼伯手榴彈兵團(the Winnipeg Grenadiers)的"C"分隊 仍然堅守首位置三天。最後彈藥,食物與水對全部耗盡以及傷亡慘重, 12月22日早晨,加軍終於投降。

12月23日
另一方面,皇家步槍隊(the Royal Rifles of Canada)經過數天的作戰, 筋疲力揭。終於獲得暫時離開赤柱炮台稍事休息的指示,卻因為盟友突然被襲擊而要馬上取消休息重新投入戰鬥!

12月24日
在港島西面的戰鬥最後一道防線就是要盡量保護天星碼頭到南岸的聯繫。溫尼伯手榴彈兵團(the Winnipeg Grenadiers)的任務就是要守著金馬倫山!日軍不斷攻擊,他們傷亡慘重。24日下午, 他們被逼投降。

12月25日
下午3:15pm 聯軍統領General Maltby通知香港總督說因為傷亡慘重,再反抗也是徒然, 香港宣報投降, 懸掛起白旗。香港正式淪陷!

紀念加拿大旅團總部C旅全體成員

紀念加拿大旅團總部C旅全體成員

加拿大軍無名英雄

加拿大軍無名英雄

在那場短短18天的戰鬥中, 554名加拿大守軍在戰鬥中陣亡或是被日軍俘虜後死亡 : 290加拿大士兵在戰事中陣亡, 後來再有大約有264多加拿大戰俘死亡。另外,差不多500加拿大軍人受傷。在前往香港援助的1,975加拿大軍人中,1,050名死亡或受傷- 超過50%的傷亡率!這是加軍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最高的傷亡率!

其中283陣亡的加拿大軍被埋葬在西灣國殤紀念墳場內,其中107人還是無名無姓, 至今仍不能確定身份! 另外228位並無墳墓,祇是名字被刻在墳場的紀念碑上。

香港那一場18天的保衛戰的詳情, 在香港的歷史教材中鮮有片言隻字, 我卻在加國的政府網頁中看到整個戰役, 真是令人十分的感慨!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在網上, 也看到一些加拿大軍的事情。在這兒和大家分享。

日軍眼中的「癲喪」兵團
「對於在赤柱中勇戰的加拿大兵團,日軍更以『癲喪』來形容他們。加軍不停的反攻,令他們疲於奔命,連戰壕也沒有時間掘。」

約翰・羅遜准將 Brigadier John K. Lawson, MC

Lawson之墓

加國最高將領戰死 日軍立木條紀念
John Kelburne Lawson的墓就在西灣國殤紀念墳場墓園的小道旁邊,碑上有象徽加國的楓葉,碑下小草中一直有小白蝶繞而不散。Lawson終年54歲。羅遜准將為加拿大軍於二戰中陣亡的最高階軍官。是當時駐港加兵的最高將領,到港後,他被遣派到西旅。日本人安葬這位加拿大軍官,更在他的總部外立了兩支木條,其中一支是為了紀念他的,日軍決定就地施以葬禮,以示敬佩。此舉是日本人對戰爭上死去的人有一份的尊重。

「你最忠誠的兒子,John」獄中撰給母親的家書
另一位加拿大步兵 John Payne的墓就在Lawson的不遠處——他並非是在香港保衛戰中的十八日中死去,而是在被日軍囚禁期間嘗試在深水保集中營逃走而被殺。John Payne在獄中寫了好幾封信給他的sweetheart和母親,但他並沒有把這些信寄出去,「當時寄信手續比較轉折,要經過審查,是故他只把寫給媽媽的信交給同囚的同胞Manchester,Manchester把他的信緊緊收在自己的軍服中,直到戰後才把信給John Payne的媽媽,John Payne當時跟Manchester 說的那句「請將信交給我母親,我們將會在溫尼伯再見 (Get that letter to my mother. I will meet you all in Winnipeg.)」卻始終無法成真。

John Robert Osborn (1899-1941)

【約翰‧奧斯本 Company Sergeant-Major John Robert Osborn】
1946年4月1日,奧斯本獲追贈英國最高榮譽的維多利亞十字勳章,以表揚奧斯本的英勇及犧牲精神。紀念敘文中指︰軍士長奧斯本在保衛戰中激勵人心的表現,以超凡的能力協助抵抗壓倒性的敵人長達八個半小時,他的陣亡展示出最高英雄氣概與自我犧牲精神日軍開始向他們瘋狂的投擲手榴彈, 軍長J.R. Osborn在爆炸時為了掩護他的同僚們, 他以自己的身體撲倒在手榴彈上而陣亡了!

希望我們在歌頌著其他人帶來戰爭的勝利中, 也不會忘記了為我們犧牲了性命的加拿人軍人!

 

Reference:
1. 鄺智文、蔡耀倫:《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香港:天地圖書有限公司,2013)。
2. “The Battle of Hong Kong". Canada at War. Retrieved 2 February 2015.
3. http://weshare.hk/Soldier/articles/1197336 (HTTP:. // We share quickly/ soldier / articles / 1197336)
4. http://www.veterans.gc.ca/eng/remembrance/history/second-world-war/canadians-
hong-kong#defence
5.七十年生死兩茫 西灣國殤紀念墳場 從墓碑說戰史http://www.pentoy.hk/%E7%A4%BE%
E6%9C%83/w602/2015/08/31/%E4%B8%83%E5%8D%81%E5%B9%B4%E7%94%9F%E6%AD%BB%E5%85%A9%E8%8C%AB%E3%80%80%E8%A5%BF%E7%81%A3%E5%9C%8B%E6%AE%A4%E7%B4%80%E5%BF%B5%E5%A2%B3%E5%A0%B4%E3%80%80%E5%BE%9E%E5%A2%93%E7%A2%91%E8%AA%AA%E6%88%B0/

Pictures reference:
2011年海防博物館「負隅頑抗 - 加拿大部隊與香港保衛戰」的展覽。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