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 我沒有忘記你們!

4744175365_a7cd02f34c_b

那一年剛移民到加拿大的時候, 音樂劇《Les Miserables》《悲慘世界》在這兒已經公演了一段很長的日子了!朋友買了特價的票和我一起去觀看。

這是我第一次去觀賞音樂劇, 那些舞臺劇演員不單演技精湛, 還是職業音樂家, 所以唱做俱佳, 真的不是一般演員可及。《悲慘世界》的內容相信大家都很熟悉了, 其中一段說到那群熱血青年組織革命抗議行動, 雖然明明知道會失敗也不願放棄, 從容就義。最後那小眾的熱血青年全部都犧牲了! 祇剩下男主角僥幸被救而生存下來。他在往日的居所,看著那個小房子, 曾經是他和朋友們在高談闊論,一起幻想著追求夢想的地方, 現在卻是空空如也, 他忍不住哭了,唱著這一首歌!

 

Empty Chairs and Empty Tables
無人的空桌椅

There’s a grief that can’t be spoken,有一種無法言喻的哀傷,
There’s a pain goes on and on.有一種一直持續著的痛苦
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空無一人的桌椅
Now my friends are dead and gone。現在我的朋友們都已逝去。

Here they talked of revolution,在這兒,他們談論著革命
Here it was they lit the flame,在這兒,他們燃點了火焰
Here they sang about tomorrow and tomorrow never came。在這兒他們歌誦著
“明天”但明天卻永遠不會到來。

From the table in the corner,在那角落的桌子
They could see a world reborn,他們仿彿看到新世界的誕生
And they rose with voices ringing,他們隨著高亢激昂的聲音站起來
And I can hear them now直到現在我還可以聽見他們激昂的歌聲
The very words that they have sung他們所唱的每一個字
Became their last communion竟然成為他們最後的聖體。
On this lonely barricade, at dawn.在黎明的時份, 只殘留著那孤獨的路障圍牆。

Oh my friends, my friends forgive me啊我的朋友,朋友, 請原諒我吧
That I live and you are gone你們離去了而我卻活了下來。
There’s a grief that can’t be spoken,有一種無法言喻的哀傷,
And there’s a pain goes on and on有一種一直持續著的痛苦。

Phantom faces at the window,窗邊一張一張鬼魅的臉孔
Phantom shadows on the floor,地上一張一張鬼魅的身影
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 where my friends will meet no more。無人的空桌椅, 我的朋友再也無法再在這兒相聚
Oh my friends, my friends don’t ask me我的朋友,朋友, 請不要問我
What your sacrifices were for 你們的犧牲究竟是為何
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 無人的空桌椅
Now my friends will sing no more。現在, 我的朋友再也無法歌唱了。

 

這一個音樂劇我已經看過多次, 每一次看到這一段我都不能停止的哭了。想起了那年的春天,那一群充滿熱血的青年, 也是在夢想著改變腐敗的世界。。。在六月四日的那一天, 他們失去了生命, 僥幸生存下來的趕著逃亡, 入獄 。。。家人, 朋友, 自己的生命,完全改變了過來 。。。

28年過去了, 那些逃過大難的年輕人, 還有多少仍然擁抱著以往的夢想? 又或是把那沉重的痛苦埋在深深的心底。。。或是經歷一切後, 向現實低了頭, 或是完全改變, 改為幫助了那曾經想改變的腐敗。。。

我們曾經為他們流淚的旁觀者, 生命也因為那一天而改變了!生還者,還可以從新去努力,改變, 或是追求夢想, 但請不要忘記那些逝去的朋友們, 在這樣的日子裡, 不要忘記他們。。。

Oh my friends, my friends don’t ask me
What your sacrifices were for
Empty chairs at empty tables
Now my friends will sing no mor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