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真的是永恆嗎﹖霍金Stephen Hawking 和Jane Wilde背後的故事

one

昨年看的電影“霍金﹕愛的方程式”“The Theory of Everything”給了我很大的感
觸! 電影是著名的物理學家霍金和他的第一任太太 Jane Wilde 的故事。

這是跟據2004年她出版的自傳 Music to Move the Stars改編而成。老實說﹐我在
看這電影之前還在網上看了幾年前BBC電視台跟據這個自傳而拍攝的電視電影和昨年
拍攝的霍金紀錄片。我的感受不是愛的偉大, 卻是:愛 -原來真的不是永恆的﹗ 無
論你開始的時候是有多愛﹐經歷了生活的考驗和總總的引誘﹐孤獨和寂寞的難耐﹐
一日復一日的,愛﹐終於會續漸的枯毀, 蘑損, 剝落, 最後, 徹底消失了!

在1963年﹐Stephen Hawking霍金還是一位 21歲的年輕物理博士生﹐在Cambridge唸
書。偶然認識了少女 Jane Wilde﹐也是學生。霍金卻染上了ALS (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 肌萎縮性側索硬化症﹐腦袋續漸的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醫生悲觀的說
他可能只有兩年的壽命。

朋友說年輕時的Stephen愛開玩笑﹐個性活躍﹐最愛交朋友﹐喝酒﹐愛玩。。。兩人
愛上了﹗Jane 訴說著他們剛認識時的光景﹕“我被他那燦爛的笑容和那漂亮的灰色
眼睛深深的吸引了。和他在一起實在太有趣了﹐我們堅決一起去挑戰疾病和醫生的
預言。”那時候的Stephen 和 Jane, 不管不顧的走在一起。生命可能只有兩年?兩
年就兩年吧, 也要生活在一起!

Jane不顧一切的和Stephen結婚﹐就是為了要照顧他﹐給他一個溫暖的家﹐讓他無後
顧之憂的去專心鑽研他的宇宙世界。奇跡似的﹐Stephen 沒有在兩年內死去﹐但死
亡的陰影永遠在身邊,沒有遠離。他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有明天﹐所以他每天都努力的
工作著,生活著﹐把他全部的時間放在他的研究上﹐但身體卻是一天比一天的差。後
來自己再也不能照顧自己了﹐他完完全全是依賴著Jane的照顧。那時候﹐兩人還誕
下了3個小孩﹐都是Jane親手的去照顧。

在她的自傳中﹐她說最壞的時候,她的丈夫變得十分的遙遠﹐也是十分的難於相處。
那時候霍金著作的書﹐一舉成名﹐他忽然成為了名人。看著他在外面的形象卻和真
實生活中的他卻是完全的不同。最困難的,還是Stephen不願意去面對他自己的疾病﹐
他不願意接受外人的照顧﹐一切的貼身照料﹐仍然全部都是依賴著Jane。

“我真的再也承受不了﹐我們不再快樂﹐Stephen變了一個雙面人。一面是外面人看
到的堅強理性的科學家。另外的一面卻是在我們的家中﹐他的疾病令我們各自走進
痛苦的黑洞中。”

最後, Jane雖然愛上了別人﹐但她卻沒有離開Stephen的打算。相反的﹐Stephen卻
瘋狂的愛上了他的醫療隊內的護士Elaine。雖然家人兒女全部反對﹐他卻堅決要和
Jane離婚。離婚後兩人的關係變得十分的差。最後Stephen和Elaine結婚。那時候的
Stephen 已經是名成利就﹐家財萬貫了。Stephen 和 Elaine兩人的婚姻卻並不長久。
幾年後﹐他和Elaine的婚姻也是以離婚終結。

看著今天已經73歲的Stephen。他的腦袋仍然努力的在工作著﹐雖然只有口腔內的一
組肌肉控制著那電腦發聲機﹐可以和人溝通, 但誰又知道那一組的肌肉又可以維持
多久呢﹖他仍然是那個愛開玩笑﹐努力的工作。雖然身邊有著一大堆24小時照顧著
他的人﹐ 但他是孤單一人的生活著。

那個願意放棄一切去愛他﹐照顧他的人﹐最後黯然分手﹗那個他“passionately”
愛上了的人﹐也是分了手。誰又可以狠狠的說愛是恆久﹐愛可以戰勝一切﹖我真的
不敢說!

廣告

女人的故事 -敏兒

銅鑼灣皇仁書院Approaching Shadow (1956)(圖﹕何藩)

昨夜敏兒在深夜打電話給我﹐她在電話內不聽的哭泣著。

“姐姐﹐我實在再也走不下去了。我吃不下﹐睡不穩﹐整天心神仿彿﹐心不在焉的。常常無源故的哭著。姐﹐我實在太愛他了﹐我不能沒有他啊。昨天跟他在電話說話的時候﹐他老是叫我挺起胸膛勇敢的向前走﹐還說他正在上班﹐不能和我多說了。三分鐘不到他就匆匆的掛線了。真諷刺啊﹐從前是他老是纏著我說話。但是現在。。。不過﹐姐姐﹐他還是關心我的﹐不是嗎﹖”

我嘆了一口氣﹐說﹕“敏兒﹐你們已經過去了﹐也分了手幾個月了。你既然答應他分手﹐離開他在台灣的家回來了﹐就徹底的忘記他﹐不要再糾纏下去了﹗你去唸書﹐或是工作吧﹗不要再白白的浪費寶貴的青春了。”

敏兒是我的表妹﹐家中三代前移民到美國。雖然不是大富大貴﹐也算是小康之家﹐不愁衣食的。敏兒自小就不愛唸書﹐但因為是家中的獨女﹐父母親都沒有給她甚麼壓力﹐讓她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因為長得實在漂亮﹐自少就美得像一個真人版的洋娃娃﹐她的媽媽索性讓敏兒盡情的把精力放在打扮上﹐而敏兒就從小就沒有甚麼大志只想找一個愛她的人組織家庭﹐生兒育女。

在高中時她遇上了宋楚源。

楚源是她同學哥哥的大學同學。宋楚源第一次遇見敏兒時就驚為天人﹐發瘋的愛上了她。沒多久﹐他們就開始熱戀了。敏兒高中畢業就決定和楚源一起生活。等他大學畢業就一起回台灣他的老家結婚去。

那幾年的生活讓敏兒覺得十分的幸福。楚源對她很好﹐她像他的妻子般為他持家﹐而楚源也安心的唸書。楚源唸完了大學﹐再繼續唸他的碩士。。。。在他們一起生活了八年後﹐楚源被父母親催速他回台灣老家為家族的公司工作。

我問敏兒她的去向。“我當然是和他一起回台北了﹗”
我﹕那麼。。。你們是回去結婚嗎﹖還是。。。
敏﹕楚源說現在他的事業才剛開始﹐不想結婚﹗我。。。我只要和他在一起就很快樂了。
我﹕你。。。你和他回去他父母的家居住﹖
敏﹕楚源說他是獨子﹐一定要和父母一起居住。

如是者﹐敏兒和楚源一起回去台北居住。

我開始收到敏兒的長途電話﹑電郵﹑SMS。。。。開始時她說著台北的點點滴滴。。。漸漸的說著楚源工作十分的忙碌。。。再說著她感到孤單和寂寞。。。後來再說著楚源的父母和親友在背後竊竊私語叫她掘金娘子。剛到台灣時的興奮﹐最後﹐變成了天天的哭泣。

最候的一次通話﹐她哭著告訴我說楚源正式的和她說分手﹐叫她回去美國去。

敏﹕他說和我的距離愈來愈遠﹐說和我說話話不投機。他說我的生活中只有美容﹑時裝。。。他說我從來都沒有長大﹗但是。。。但是。。。那時候他說最愛我的單純﹐溫柔﹐樂觀和愛笑﹐還說我不像其他女生般凶巴巴﹐野心勃勃的拼命向上爬。他還說會照顧我一輩子的。。。。

我﹕敏兒﹐回來吧﹗

時間﹗希望時間可以幫助敏兒忘記過去﹐努力向前走。

愛情的餐桌

我們的開始是在一個餐桌上吧﹖偶然在朋友的聚餐中我們認識了。我承認﹐那時候我對你是一見鐘情。你那高大俊朗的外型深深的吸引了我。但最讓我著迷的卻是你那沉默寡言的性格﹐和那憂鬱寡歡的神情。你默默的坐著﹐只是專心的在吃著。聽到有趣的人和事的時候﹐你也會偶然抬頭笑一笑。那一剎那間的笑容讓外面烏黑的密雲一掃而空﹗

我們第一次的單獨的約會是一起去看話劇。雖然大伙兒一起去玩過無數次了﹐大家也是十分的稔熟。你說著這個話劇的時候﹐我輕奮的說我已經期待已久了。當你輕描淡寫的說﹕那麼我們就一起去看吧﹗我的心大聲的叫著﹕Yeah! 你終於約會我了﹗
在欣嘗話劇時﹐我感覺和大伙兒聚會時沒有兩樣﹐心內不禁有著一點點的難過。原來我誤會了﹗完場後一起去吃晚飯。在餐桌上﹐你忽然刻意的為我佈菜添飯。整個晚上﹐我的心都在扑通扑通大力的跳動著。在你付過帳後﹐我如常的把晚餐一半的費用交給你。你卻是十分的尷尬﹐滿臉通紅的拒絕著。這時候﹐我才敢肯定﹐原來你是認真的約會我了﹗

戀愛的初期總是甜蜜的。我們都喜歡吃﹐從街上的流動小攤檔﹐到高檔的法國餐廳﹐都有著我們的足跡。但我們最愛吃的是海鮮﹗那一回我們一口氣的﹐每人鯨吞了整整一磅的白灼蝦。我們看著餐桌上那一大堆的蝦殼﹐都忍不著大笑著﹗吃 – 是我們感情的催化劑﹐卻怎樣也想不到原來也是我們感情無疾而終的火種。

我從來都知道你是十分孝順的兒子﹐也明白如果要和你長久的走下去﹐我需要你父母親的接受和包容。所以當你提出在週末我們去陪伴你父母親的時候﹐我答應了﹗但是﹐我們竟然是整天的在他們的家﹐閒話家常﹐時而打麻將﹐時而聽著你父親那些瘋人瘋語﹕世界上所有的人﹐從總統﹐國王﹐元首﹐到平民百性﹐全都是錯的﹐只有他一人永遠都是對的﹗我一小時又一小時的聽著﹐聽著﹐絕對不能駁口。一星
期又再一星期的待著。在你家的飯桌上﹐眼巴巴的看著你的父親習慣性的罵著你的母親﹕怎麼這樣的笨。。。不懂用腦筋嗎﹖無腦。。。死蠢。。。。其他人卻若無其事的在旁邊笑著。最難過得﹐還是看到你的媽媽也和大家一樣是哈哈的笑著。表面上若無其事﹐但偶然卻看到她紅著眼睛﹐籍口到廚房去看看而離開了餐桌。這會是我們將來的寫照嗎﹖

我們單獨相處的時間是愈來愈小了。週末空閒的時間﹐大部份是和你的家人在一起。和你的家人一起外出去吃飯的時候﹐我忽然明白了原來我們是沒有辦法走到尾了﹗你是這樣的照顧著你的父母親﹐我被完全忽視了﹗好像在大氣中消失了﹐不再存在。

到沒茶沒水的時候﹐你忽然又把我記起來了。說﹕“某某﹐你去問問吧﹐怎麼那個魚還沒有出來的﹖”“某某﹐快替媽媽添飯。”“某某﹐怎麼不給爸爸添湯啊﹖”“某某﹐這些。。。那些。。。”我是否吃好了﹖你完全不知道﹐不在乎。那個開始時對我獻著慇勤的男人去了那裡﹖看著你的人家人有說有笑的在一起吃飯﹐我知道我永遠都會是外間的人﹐我忽然疲倦了﹗

可能是我愛得不夠吧﹖或是我是更愛我自己。當我總找著藉口去推卻你的約會時﹐你沒有太大的詫異﹐也沒有追問原因。就是這樣﹐我們沒有再走下去﹐我們戀愛無疾而終。

愛情﹐真的只是兩個人的事嗎﹖我真的不知道﹗

瀏覽(74)

女人的故事 -我的朋友﹐尚熙

我和尚熙是大學的室友。那一年﹐我剛離鄉別井到外國唸大學﹐住進大學安排的一個容納8人的宿舍大房間。

當我住了進來後﹐忽然醒覺我是離家千萬里﹐當然有著思鄉的情緒了。尚熙是來自韓國的學生﹐她是比我們這些小女生年長一些﹐看著我那怯生生的樣子﹐她總是熱情的走到我的小空間來﹐伸出友誼之手﹐熱情的和我說著話。

那時候還沒有今天那讓全世界瘋狂的韓流K-POP﹐我也像其他人一樣﹐對韓國認識很少。看著尚熙那流利的英語﹐豪爽率直的性格和瀟灑活潑的打扮﹐就以為韓國也是和其他的西方先進國家差不多吧﹖ 尚熙聽後總是搖著頭﹐哈哈哈的苦笑著。“你錯了﹐它是最坑人的國家。對女人來說﹐那是人間地獄﹗我是永遠都不會再回去的。”我聽了大嚇一跳。她也沒有再細說了。總覺得她像是在遊學﹐她和朋友聚會的時間比上課還多。

後來跟她相熟了﹐她就告訴我說﹐她出國唸書只是為了離開韓國和離開家人,﹐她告訴了我她的故事。

尚熙的家庭是韓國的名門望族﹐家勢顯赫﹐有著政治界的強人﹐也有著商界的巨股。她是家中最小的孩子﹐上面有著大姐。家是傳統的韓國家庭﹕就是十分的保守﹐父親是一家之主。男人是戶主﹐母親和兒女是附屬品。媽媽是和父親在親友安排下相親後而結婚的。媽媽就是傳統的韓國女性﹐盡她一切的努力讓戶主過得舒適。兒女們當然是聽從父親的命令了。

本來也是生活舒適愉快。尚熙過著小公主般的生活﹐父母姊姊愛護﹐只是尚熙性格是直率隨和﹐喜歡和朋友外遊而令父親不大高興而已。

但在她十八歲的時候﹐大事發生了而改變了他們整個家庭。那時候﹐尚熙的大姐剛大學畢業。父親就安排大姐和他政界的朋友相親。原本溫柔順服的大姊卻反對父親的安排。因為她和大學裡的學長相戀﹐還偷偷的訂了婚。那時候學長正在服兵役﹐希望兩年退伍後就和大姐結婚。

當大姐告訴父母親她和學長的情況時﹐父親當然大發雷霆。他想不到一向有著傳統女性溫和柔順的大女兒會背叛他。他禁止女兒和這窮小子繼續交往﹐甚至不准他們見面。在父親的嚴厲監管下﹐大姐無奈和學長暫時分了手﹐以為待父親冷靜後終於會准許她和學長交往。可能父親的行為傷害了學長的自尊心吧﹖分手後不久﹐學長竟然在家裡安排下匆匆和親友的妹妹結婚了。

在父親再次要安排大姐和好朋友的兒子相親時﹐大姐告訴父母親說她懷了學長的孩子﹐她很想自己把孩子養下來﹐親自照顧。這個消息父母親當然一致反對了。

原來韓國表面是文明和先進﹐卻是十分的傳統和保守﹐長幼輩份分明。未婚媽媽更是奇恥大辱﹐不單是未婚媽媽會被社會和世人歧視恥笑﹐她的家人也會遭到一貫親友的鄙視。至於人工流產﹐在韓國更加是非法的。當家人要把大姐安排到鄉間生產﹐然後送走時﹐大姐苦苦的求父母讓她出國去生活﹐讓她可以留著自己的孩子。父親不肯﹐還把她鎖了起來。那天父母親都外出了﹐大姐懇求尚熙協助她逃出去。因為實在害怕父親的責怪﹐尚熙拒絕了大姐。她為此而終生後悔。

最後大姐誕下了小男嬰。可惜一出生就被強行拿走送進去孤兒院了。

大姐終於回家了﹐她整個人忽然像衰老了十年。身體瘦弱﹐整天都是沈默寡言。有時候整天都不吃不喝的。大姐的房間緊貼著尚熙。她常常在深夜裡聽到大姐整夜的哭泣聲。後來聽說大姐打探到兒子被美國的家庭收養了﹐大姐終於停止了哭泣。

父親最後仍然是安排了大姐相親。這一次的對象不再是年輕才俊﹐門當戶對的朋友的兒子了。卻是一個不久前剛喪偶的中年漢。他年紀比大姐大了差不多20年。太太去世時沒有孩子﹐雖然知道大姐的過去﹐卻是願意和她結婚﹐據說是他十分渴望有孩子﹐希望年輕的妻子會為他生兒育女。這時候﹐全家都反對了﹐但父親說因為大姐的過去﹐沒有正當人家願意接受她﹐這已經是最好的安排了。

奇怪的﹐這一次大姐完全接受了父親的安排﹐好像是說著別人的人生﹐一切與她無關﹐最後她答應和中年漢結婚。尚熙說她印象中最深刻的﹐就是在婚禮進行中﹐她在大姐的臉上沒有看到一絲一毫的喜悅﹐沒有一點一滴的笑容。臉上總是掛著落落寡歡的神情。

姐夫卻是喜氣洋洋的﹐他在喜宴中不斷的喝著酒。宴會完畢他已經是銘銘大醉了。尚熙看到那高大壯健的姐夫一把摟著他那瘦小嬌嫩的少妻﹐高高興興的走出酒店宴會廳﹐乘坐電梯到樓上的新婚蜜月房。她老是覺得好像老鷹含著它的獵物一樣的感覺。尚熙忽然有著不祥的感覺。

婚後大姐絕少回娘家。只是偶然和母親通通電話。母親提議到大姐家去探望﹐大姐也有著總總的理由婉拒了。最後父親命令姐夫帶著大姐回家探望親友。

那一天是尚熙最後一次見到大姐。她刻意的打扮著。雖然是炎夏﹐大姐還是穿上了長袖的長裙子。尚熙還記起姐姐臉上的粉雖然是特別的厚﹐也掩蓋不了她那倉白的臉﹐無神的雙目和那帶著哀傷的神情。姐夫好像對大姐特別的用心﹐噓寒問暖的。對爸爸媽媽也是十分的尊敬和謙卑。說著他們生活幸福愉快﹐正在努力著讓大姐懷孕。在吃晚飯時還不停的為大姐怖菜。可惜大姐好像胃口很差﹐雖然碗上堆著滿滿的飯菜﹐但大姐也好像食不下咽的。

晚飯後父親高高興興的和女婿喝酒﹐媽媽就拉著大姐進房間談心﹐大姐好像不太願意。尚熙不管不顧的一面拉著大姐的手臂﹐一面在後面推著她。忽然大姐大喊一聲﹐急忙的推開尚熙。尚熙在急忙中拉起了大姊的衣袖。是那一大片的瘀青把她們嚇壞了。有新的傷﹐也有舊了變了瘀黑的傷痕。大姐連忙把衣袖拉了下來。

“沒有甚麼﹐自己不小心弄傷的。”大姐滿不在乎的說著。

那天﹐母親和大姐在房中談了很久。最後姐夫和父親喝醉了。大姐扶著姐夫匆匆的回家。尚熙看到大姐雙目哭得紅腫了。

第二天﹐尚熙再也忍不住了﹐問母親姐夫是否欺負大姐。母親沉默了好一會﹐嘆一口氣﹐說﹕“那是你姐姐的命啊。這是我們女人的命運。我是好運氣﹐雖然是相親﹐但嫁給一個對我很好的丈夫。大姐運氣不好﹐選擇了一個常常在喝醉後動粗的男人﹐我叫你大姐看到他喝醉了就避開他吧。男人嘛﹐自己可以有著甚麼的過去﹐也可以在外面風花雪月的。口中說著不介意大姐懷過別個男人的孩子﹐其實內心就是放不下。喝了兩杯就給大姐動粗。我叫她快快懷孕生子﹐他就會把不安的心放下來﹐也會耽在家中﹐不會常常外出和朋友喝酒了。但你大姐說她堅持不要孩子。她聽說那被美國人收養的兒子﹐不知道甚麼原因死了。她說對不起兒子﹐說她不配再有孩子﹐這是她給自己的懲罰。現在你姐夫為此十分動氣啊。”尚熙聽了心中湧起了一股衝動要大罵一場﹐但她可以罵誰﹖

尚熙再也沒有看見她的大姐。半年後﹐大姐在大廈的天台跳了下去﹐結束了她那短短27年的生命。

“我不知道父母親是怎樣想﹐但我對大姐是充滿著內疚。那時候我年紀輕﹐輩份低。也是害怕著父親的威嚴。我沒有給大姐撐腰去讓她選擇自己的人生。但我堅決不會走著大姐的舊路﹐我一定要做我自己的主人。大學畢業後﹐我告訴家人我不要他們努力安排的相親﹐我決定出國留學。他們沒有阻止我﹐可能也知道我是不會再回家了。其實在這兒唸甚麼都可以﹐就是不要再回到韓國﹐不要再回去那個可怕的地方。”

看著尚熙那滿臉的淚水﹐我朦朦矓矓的了解她的傷心和難過。半年後﹐尚熙忽然匆匆的回國﹐說她的母親病重。我從此沒有再見過尚熙。

多年後的今天看到韓流瘋魔著全世界﹐忽然想起了舊友尚熙。她是否終於可以成為自己的主人﹖韓國外表是更加的亮麗了﹐內裡是否也是進步了﹖女人﹐可以抬頭了嗎﹖

女人的故事 – Lily

2014-11-30

親愛的約翰﹐

昨天﹐我到你的墳前和你一起度過我的80大壽﹗

年輕時﹐長輩常常說人生匆匆的就過去了﹐那時候﹐我是不太明白﹐但現在的我﹐ 卻是深深的體會到了。時間真的像一瞬間﹐我的人生也就匆匆的過去了。

和你的認識﹐好像還是昨天的事吧﹖18歲的時候﹐我看著鏡中的少女﹐原來是這樣的漂亮。看著早上起來時睡眼惺忪的看著鏡中的我 – 頭髮蓬鬆﹐臉上沒有半點的修飾。仍然是脣紅齒白﹐一副慵懶的表情。以為那個樣子是永遠不會變的﹐你說你就是最愛我那一臉茫然的樣子﹐是那麼的可愛和天真。你還告訴我說那時候就發誓要一生愛我﹐保護我﹗那是60年前的往事了﹗後來我們就開始交往﹐相戀﹐結婚﹐組織家庭﹐生兒育女。。。

但是﹐昨年你卻忽然匆匆的走了﹗85歲﹐在現在的社會﹐不是很老吧﹖你是走得那麼的突然﹐毫無預兆的。

我們像以往十多年來的習慣一樣﹐在四季如春的南加羅拿州去度假。在那兒﹐你和朋友們去打打哥爾夫球﹐我就和我的朋友去購物﹐喝下午茶﹐聊天。。。兒女還偶然會來我們的夏日渡假屋來探望。聖誕節我們一定回家和兒女及孫兒們一起過聖誕節。現在回想起來﹐約翰﹐和你在一起的生活原來是這樣的美好和幸福的。

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那一天﹐他們告訴我說你忽然在哥爾夫球場上倒了下來。送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昏迷了。我趕到醫院的時候﹐你閉上了眼睛﹐好像只是靜靜的安睡著。病房內一片的安靜﹐只有你的那呼吸器一上一下的聲音。醫生說你的心臟忽然停頓了﹐說你的生命﹐走到了盡頭。

當兒女們一個一個的趕來後﹐醫生終於宣佈你正式的死亡時間﹐在我們的面前莊嚴的關上了你的呼吸氣。我看著顯視心臟跳動的螢光幕終於劃上了一條線。你﹐就是這樣的離開了。我看著你的臉﹐那65年一起走過的日子﹐就像電影的重播﹐一幕一幕快速的閃過我的眼前。我們的緣份就是這樣的就完結了嗎﹖

我忘記了我是怎樣的從醫院回到我們那充滿著歡樂的渡假屋﹐忘記了我是怎樣的睡在我們昨天晚上仍然睡在一起的床上。耳邊還好像聽到你昨天絮絮不休的說著明年的大計。但你好像有著甚麼預兆的﹐一直在告訴我那一向由你處理著的財政上的安排。。。我還說著﹕那麼煩﹐不想知道那麼多啊。後來﹐你終於放棄了﹐轉為告訴我你仍然和60年前一樣的愛我﹐說著。。。。說著。。。。我想著﹑想著的﹐不自覺的摸摸旁邊空了的位置。。。。可惜你已經不在了。

我不知道那些日子是怎樣的過去的﹐兒女們打點著你的喪禮。。。。一切一切都像一個夢。我正式的和你道別。。。我渾渾噩噩的活著。。活著。。。直到兒女們也和我說著再見了。他們處理了喪禮﹐和律師﹐銀行財務顧問商量後﹐就決定了我以後的生活。然後﹐他們又匆匆的趕回家去過著他們自己的生活了﹗

約翰﹐這時候的我﹐才真真正正的是孤身一人﹗從60年前父母親的家﹐搬進了你那小小閣樓的家。在兒女們陸陸續續的出生後﹐你咬著牙筋拼命的工作﹐我們就搬進一個大一點的﹐再大一點的﹐更加大一點的家。你盡一切的能力﹐給我們一個最好的家。但是回看著﹐你總是說我們的家太小了﹐人口太多了﹐地方不夠用。現在我看著這個家﹐怎麼是這樣的空洞﹐這樣的大﹖原來我這一生﹐卻是從來沒有嘗試過著單身的生活啊﹗

兒女們說會替我安排好財務﹐叫我不用擔心。我卻聽到他們在吵架﹐質疑著這些年來你的財務和物業的安排。大兒說不同意父親最近把大部份的產業賣了﹐現在的市道這麼差﹐爸爸怎麼不先和他商量﹖小兒說應該把父親的全部資金建立一個基金去保障兒女和孫兒們的將來。。。二兒說要把所有的現金放在銀行收取利息讓我安享晚年。女兒卻說最好還是讓我去入住老人宿舍可以有人照顧。。。。。。

約翰﹐我很難過﹐我不要錢﹐我只要我們的孩子相親相愛的。。。我真的十分十分的掛念著你。沒有你的照顧﹐我實在十分的疲倦了﹗我想﹐我們再見的日子不太遠了﹐請你就不要走遠﹐耐心的等著我吧﹗

永遠愛你的妻子

L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