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的孤寂

P1130319

看了網上的文友說著回到香港時那一種孤寂的感覺, 我最近也是深深的感受到了。兩年前爸爸匆匆的走後我還沒有好好的去為他掃墓,早前就趁著春節前回去給父母親掃墓, 順道回去和親友們一起過春節。

但走在這個我出生和成長的城市裡, 實在讓我感覺得很遙遠和陌生。我居住的酒店, 雖然位在小時候成長的地區, 但我卻一點兒也沒有熟悉的感覺!社會是一天一天的改變, 但這兒的人和事, 卻變得讓我有點不知所措。

常常在網上的社交媒體、新聞等等, 看到評論著大陸旅客的無禮、粗鄙等等的行為, 但我卻常常看到說著廣東話的香港人的無禮和粗鄙的行為!那天在輪候乘坐電動樓梯時, 看到幾位在說說笑笑的女孩們, 漠視那長長的人龍, 一直走到前面"打尖"。我忍不住對她們說:"請到後面去排隊!"她們祇是瞪了我一眼, 又再繼續說笑, 繼續的走在前面插隊"打尖"!又看到在擠擁的麥記, 年輕的男生擠開了走在他前面的老人家, 趕上前面去佔據麥記內唯一空下來的桌子!在擠擁得透不過氣的地鐵內, 幾位坐在指示牌"優先座位"穿著校服的中學生, 正低下頭來忙碌的玩著手機, 對站在他們前面站也站不穩的老人和帶著孩子的婦女視若無睹!在巴士的上層看到傍邊的中年巴士司機正在一面在駕駛著滿載了乘客的巴士, 一面正在看著他的手機!在彌漫著流感恐慌的時候, 中年大媽在擠擁的人群中毫不遮掩的大聲咳嗽著,一把鼻涕一口痰沫的吐在沒有蓋掩的廢紙箱內的嘔心行為。

在網上的娛樂版看著那明星、名媛、富二代。。。炫耀著價值連城的衣服手飾、價值幾千萬的房屋、汽車。。。那邊廂一家幾口擠在祇有幾十呎的"擋房"生活,老邁的長者以拾荒維生。。。

最嘔心的, 還是每天在網上、電視上、社交媒體上看到祇顧自己利益的政客、高官、富商、各懷鬼胎的團體。。。在漫罵著、互相指責著,每天每天的在漫罵著。。。

對! 我是對這個我出生和成長的城市感到陌生, 孤寂和無助!

廣告

《納粹的孩子》《Hitler’s Children》- 他們的決定

看過劉美兒寫《納粹的孩子》的讀後感後, 我有著很大的感觸。

雖然沒有看過這一本書, 但對納粹罪犯的孩子們的遭遇和以後人生的取態, 卻有著不少的唏噓和感嘆。其實世人對戰爭受害人和他們的家人都有著很大的關注、同情和十分樂意給予援手。但對戰犯的孩子們呢?

那幾個納粹高官, 他們是徹徹底底洞泯滅天良了!但我們是否記得他們另外的身份是人夫和人父呢?在納粹黨垮台和父親被判刑後, 他們的兒女們需要面對家中的驟變、世人和身處的社區對他們的排斥和責難。曾經溫暖的家, 慈愛的父親的記憶, 相對另一面如魔鬼一樣的父親犯下了蹈天的罪行!在知道有真相後他們對於父親的感覺是否需要重新改寫? 或是否覺得自己需要為父親的罪行作出補償?他們以後又是何去何從呢?

在網上曾經看過一個紀錄電影《Hitler’s Children》, 還有其他的資料, 裡面的主角, 都是這一本 《納粹的孩子》報導的納粹孩子們。在紀錄電影《Hitler’s Children》內, 除了戰犯的第二代: 他的孩子外, 還有納粹領袖的第三代:孫兒們! 大部份的孩子在大戰時還是很小, 有些更是在戰後才出生, 對於父親/祖父的行為大部份是並不知情。當他們發現父親/祖父竟然是殺害幾百萬人的狂魔 monster時, 很多都是十分的震驚。有些孩子更加拒絕接受, 一生為父親護航,仍然跟隨著父親代表的納粹黨信念。但有些卻為父親的罪惡內疚一生, 還積極的去為父親作出補償。

Hermann Goering
策劃讓人聞聲喪膽的納粹秘密警察組織《蓋世太保》Gestapo屠殺逼害幾百萬無辜的人

Edda Goering
她是Goering的獨生女兒。1946年, Goering在行刑前自殺的時候Edda 祇有8歲。她和母親後來還被牽連囚禁在盟軍的戰伕營四年之久!Edda長大後說這是她們一生中最艱苦的四年! 她就壓根兒不相信證實父親罪行的證據,因為Edda母親也是納粹黨員, 她自少就和納粹黨員往來, 戰後他們仍然常常聚在一起懷緬著納粹時期的人和事, 晚年她還和德國政府官司糾纏多年爭奪父親偷取國家和從被逼害的猶太人手中得來的世界名畫和珍品!

雖然她避免公開正面談論父親的罪行, 但她卻對父親充滿著懷念之情。

“我十分的愛他(父親), 他也十分的愛我。我對他的回憶全都是美好的,我不能用其他的角度去看他! 我相信除了美國外,大部份的人對我的父親都是印象良好。對我來說, 他是一個好父親。"

Bettina Goering

Bettina Goering
她是Goering的姪孫。 Bettina的父親因為年輕時喪父而被叔父Goering撫養,所以Bettina 的祖母和父親都十分崇拜Goering。 但她和Edda的態度卻是完全相反!當Bettina成長後發現Hermann Goering的罪行時, 她以身為Goering的後裔為恥。

“我長得十分的像他(Hermann Goering), 比他的親生女兒更像!我真的害怕我會生育像他一樣的惡魔(monster!)。所以在30歲的時候, 我和弟弟決定做了絕育手術! 就讓Goering這個可怕的名字在我們這一代停止吧。雖然我是在戰後才出生, 但因為我的家人有份參與這個惡行, 我感覺我對Holocaust大屠殺的罪行也有著強烈的責任。"

Heinrich-Himmler

Heinrich Himmler
希特拉的"The Final Solution"猶太滅族大屠殺計劃的策劃人。

Gudrun Himmler
她是Heinrich Himmler的獨生女兒, 是家中的掌上明珠, 和父親關係密切, 也是從小就十分支持納粹黨的一套道理。戰後她和母親被美國人拘捕, 把她們從一個集中營送往另外一個集中營, 小小年紀的她還需要經過一重重殘酷的審問, 強逼她在父親的審訊中作供, 她一直在反抗, 她拒絕哭泣,還絕食抗議。當她知道父親在行刑前自殺身亡時, 15歲的她終於精神崩潰了。雖然最後Gundrun和母親獲得釋放, 但生活卻十分貧困, 還被逼寄居於修道院內! 因為她的性氏, 她還被學校拒諸門外, 也找不到工作, 但她卻拒絕為了避免麻煩而更改Himmler的性氏! 她窮其一生為父親Heinrich
Himmler 辯護, 並成為德國的Neo-Nazi新納粹黨的「納粹公主」"Nazi Princess"。

Katrin Himmler
Katrin Himler
她是Heinrich Himmler的姪孫。Kathrin在11歲時在電視上看到關於Holocaust大屠殺的罪行, 而Himmler的名字一次又一次的被提起。原來她以為她的祖父Ernst, 雖然是Heinrich Himmler的弟弟, 但他和哥哥們並不相同, 沒有牽連在納粹黨之中。但後來她發覺原來她是錯了, 祖父三兄弟:Gebhard, Heinrich和 Ernst 全都是最早期的納粹黨成員, Gerhard和 Ernst都十分支持Heinrich 的滅族猶太人的大屠殺計劃, 並因此而步步高昇! 她哭了又哭, 原來她的家人竟然全都是歷史上最可怕的屠夫!她不知道將來應該怎樣向她的兒女解釋家人是納粹狂魔這一件事!

長大後她成為作家, 在2005年 出版了Die Bruder Himmler: Eine deutsche amiliengeschichte,
2007年翻譯為英文The Himmler Brothers: A German Family History。書中描述Himmler三兄弟: Gebhard, Ernst (Kathrin 的祖父) 和 Heinrich Himmler的故事。Kathrin 克服了心理的創傷, 她不再相信血液裡遺傳著Himmler的殘暴種子,認為如果相信, 就是中了納粹的那一套了! 她還和一個Holocaust survivor 大屠殺倖存者的後裔結婚!

Rudolf Hoess family

Rudolf Hoess
惡名遠播的集中營克拉科夫格 Auschwitz- Birkenau的主管。

Klaus Hoess
Rudolf和他的妻子和五個兒女居住的別墅位於Auschwitz的焚化爐的旁邊, 溫馨的家居生活和慘絕人寰的滅族大屠殺祇是一牆之隔! 當大部份的納粹罪犯的家人和孩子否認對父親的屠殺行動知情的同時, Rudolf的長子Klaus當時15歲, 他在Auschwitz營內居然用射鳥的彈弓去射營內的囚犯! 戰後他和家人移居澳州, 他的家庭四代成員: 妻子, 兒女, 孫兒, 曾孫。。。全部都仍然支持納粹黨的主張。孫女Anita Hoess 甚至去信她那為祖父向猶太人贖罪的表叔 Rainer (Hans Jurgen 的兒子),大罵他出賣Hoess家族, 並表示他們全家都十分以身為Rudolf Hoess的家人為榮! 他們全都是
Neo-Nazi新納粹黨的成員!

Bridget Hoess

Brigitte Hoess
Rudolf Hoess的女兒。7歲時, 父親晉陞成為Auschwitz集中營的主管, 她和家人遷進了集中營隔鄰的別墅居住。Brigitte的媽媽形容那幾年的生活為"Paradise""天堂"!Rudolf Hoess 和妻子出身於貧窮的農村家庭, 在現在的生活中,集中營的犯人是他們的廚子、褓母、私人裁縫、司機、花王、理髮師、僕人。。。等等, 當然是天堂一般的生活了! 戰後父親被判死刑後, Brigitte十分害怕被報復, 生活變得十分低調。她逃往西班牙去當模特兒, 後來和丈夫移居美國, 在華盛頓的高尚時裝店工作了35年! 但她對以往的歷史守口如瓶,兒女和孫兒至今然不知道她的過往。直到今天, 她仍然相信屠殺猶太人的事, 是言過其實, 而且這些罪行都是其他人的安排, 與她的父親無關!

Rainer Hoess

Rainer Hoess
他是Rudolf Hoess的孫兒。Rainer的父親Hans-Juergen Hoess和他的哥哥姐姐們居住在Auschwitz旁邊, 別墅地庫竟然建有隧道直接走進Auschwitz的焚化爐!Rainer在14歲時才發然祖父的秘密, 他接受不了祖父的惡行和家人對納粹的支持, 憤然離家出走!最後他選擇走進祖父的殺戮戰場 – Auschwitz, 面對年輕的Holocaust survivor 大屠殺生還者的後裔, 為祖父道歉。他後來更積極的和Holocaust survivor 組織合作, 四處去演講, 為年輕人說著納粹的暴行, 以防死灰復燃的極右份子 – Neo-Nazi組織擴張勢力!

Amon Goeth
Plaszow集中營的主管, 除了和其他集中營一樣屠殺猶太人, 他自己還親手射殺千多個猶太人!

goeth_monika

Monika Hertwig
她是Amon Goeth的女兒。在Amon死後才出生。她偶然看到電影《Schindler’s List》才發現電影內主要的角色原來就是他的父親: 一個殺人狂魔! 她身心受創, 一生在父親的罪孽中掙扎和感覺內疚。

Hans Frank
希特拉欽點Hans Frank為波蘭總督, 他是德國在波蘭設立的所有集中營和猶太種族清洗所有行動的執行者。

Niklas Frank

Niklas Frank
他是五個孩子中最小的那一個。父親Hans Frank被處死時, 他才八歲。

“我窮此一生, 無論怎樣都不能擺脫我的父親!對, 我感覺我需要對父親的行為負責, 感到十分的羞恥!我不能愛一個在焚爐內留下一個個屍體的父親。""對戰犯的孩子來說, 要生存下來祇有兩個方法:像我的哥哥們一樣, 為父親辯護到底!或者勇敢的面對他的行為, 承認:對!我的爸爸是一個罪犯!"

好像在這些孩子中,年紀愈小的, 戰後和父親的關係愈疏離。如果父親對兒女冷淡, 這些年幼的孩子對父親就沒有那個溫馨家庭的回憶。相反的, 如果孩子已經是青少年, 他們自小已經受到納粹主義的薰陶, 理所當然的為父親辯護。但Niklas Frank對他的父母親的痛恨, 是納粹高官的孩子中最為強烈!

Niklas Frank長大後成為一位出色的戰地記者。但他最讓德國人側目的是他對家人的猛烈批評, 和他對德國民族的不信任!他花了40年的時間去搜集父親大大小小的資料。在1987年出版了有關父親 Hans Frank的書:"Der Vater: Eine Abrechnung", 英文版是In the Shadow of the Reich 。在書中,他猛烈的去譴責父親為一個"a slime-hole of a Hitler fanatic" “希特勒狂熱者", 甚至對父親在行刑前的懺悔十分的懷疑。在2005年再出版"My German Mother""我的德國母親", 猛烈的諷刺他那曾經被稱為"Queen of Poland"波蘭女皇"的母親。最後, 在2013年出版了第三部有關家族的書:"Brother Norman""我的哥哥諾曼" 。在書中, 他痛苦的描述著和他最愛的哥哥Norman 討論著他們在波蘭度過的青年期和對"孝道"的定義的嚴重分歧。Norman 在2010年已經去世。

http://www.youtube.com/watch?v=d_tk79M4yMo

他在2017年在BBC的訪問中, 談及現在的德國和德國的民族性。Niklas相信德國人仍然有著那自視較別人優越的本性,在風調雨順, 經濟環境富裕的大氣候中, 會得相信民主。約是環境轉差, 那劣根性又會再出現, 難保再有一個如希特拉的新強人出現。

他語重深長的說:"不要太信任我們!"

Reference:
The Children of Nazi Leaders: How Were They Affected and What Do They Think? –
by Danielle Z.http://www.history.ucsb.edu/faculty/marcuse/classes/33d/projects/children/ChildrenFrankHimmler.htm#h2

http://www.independent.co.uk/news/world/germany-democratic-nazi-governor-hans-
frank-son-niklas-economy-downturn-second-world-war-poland-a7703491.html
http://www.bbc.com/news/av/world-europe-39705689/nazi-leader-s-son-don-t-trust-
us-germans
https://ww2gravestone.com/edda-goering-daughter/
https://www.theatlantic.com/international/archive/2013/10/an-interview-with-nazi-
leader-hermann-goerings-great-niece/280579/
http://www.dailymail.co.uk/news/article-3093947/The-daughter-hero-worships-Heinrich-
Himmler-SS-chief-s-adoring-child-remains-committed-Nazi-supports-war-criminals-
70th-anniversary-suicide.html
https://en.wikipedia.org/wiki/Katrin_Himmler

 

寒冬, 夠了吧?

P1030678

我原是一個怕熱不怕冷的人。因為老家的夏天實在炎熱, 每一次回家都盡量選在冬天!那時候, 媽媽總嚕囌著我怎麼老穿著單衣,叮嚀著要我加衣。我總是笑說:冷嗎?空氣很清爽啊!

今年的冬天卻是有點不同, 特別寒冷的天氣很早就到來了。天氣寒冷不是問題, 下雪也不是問題, 但冬天最大的煩惱卻是那刮骨的寒風!無論你穿上了多層厚厚的衣服, 那股寒風仍然可以穿過一層層的衣服直接進入你的肌膚,臉孔當然是再也沒有甚麼感覺了。

但冬天最讓人沮喪的, 還是那陰陰暗暗的天色。就算天氣和暖, 沒有刮風, 但天色整天都是暗暗的, 真讓人提不起勁來。反之, 就算是炎寒的天氣, 如果那天是陽光普照, 仍然讓人格外的心情開朗!

 

雖說不太怕冷, 但今年的冬天實在是太利害了! 12月才開始已經是十分的寒冷了, 氣溫已經降至零下。剛踏進1月, 連續多天氣溫是攝氏零下20度!我們居住的小區, 每年的一月初會進行一個Polar Bear Dip(北極熊下水禮) – 在嚴寒的冬日, 勇敢的跳進開始結冰的冰凍河水中, 憑著一鼓作氣, 就衝進水中就可以了吧?不! 他們還需要來回三次!他們不是發瘋, 祇是為了慈善機構籌款!

因為今天是異常的寒冷,附近的其他城市地區還下著大雪, 祇有把Polar Bear Dip這個項目除消了, 但我們的小區卻勇敢的繼續進行!

那天小區的氣溫是零下15度, 下著微微的細雪, 那些勇敢的勇士們包括男女老幼, 有些還穿上特別的戰衣, 高高興興的下水大家在一旁為他們吶喊打氣!上水時沒有瑟縮, 向旁邊打氣的朋友們揮手, 最後當然少不了大夥兒到附近的會所喝上兩杯暖暖身了!

河流結冰後, 在晴朗的日子, 人們索性在湖上作ice fishing, 或在湖上來一場冰上曲棍球!

可惜這一個冬天,晴朗的日子並不多!零下的氣溫持續了十多天, 雪也是持續的下著, 就算是停了下來, 那強風仍然把路旁的積雪吹到車路,行人路上!老公大人每天都要剷雪幾次, 那些年長的鄰居們, 都不能一口氣的把車道和行人路的雪剷完! 索性放棄了!

唉, 2018年的寒冬, 還祇是剛開始, 何時可以完結啊?

五歲的妳

Bernhard_Plockhorst_-_Schutzengel

我是遲鈍兒, 人生最早的記憶, 是爸爸保護我的時候。那時候, 我五歲!

那時候, 我們和祖母和祇比我年長幾歲的小叔叔一起居住。好像那時候叔叔是常常欺負我, 而祖母沒有理會。那一天, 小叔叔又再欺負我而被爸爸發現了, 他十分生氣,就捉住小叔叔來懲罰一番。我忘記了詳情, 祇記得那是晚上, 我好像是被吵醒了。從此叔叔沒有再欺負我, 但沒有多久, 五歲的我和比我小的弟弟們,終於搬出祖母的家。

五歲的我和弟弟們, 被父母親保護, 免受別人的欺負歧視和白眼, 正常的長大成人。五歲的妳, 卻被應該保護你的父親虐待並把妳遠離愛護妳的其他親人!

願望誤墮塵網小天使的妳,在彼岸終於可以離開了可怕的塵世苦難, 再和天使們在一起。也希望妳的哥哥和姊姊, 終於可以離開那個恐佈的人間地獄, 開始新的生活!

希望那些以愛之名親手加害妳的禽獸們, 內咎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