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朋友

Queen Elizabeth

這兩天在網絡上看到英女皇和皇夫慶祝結婚70年!從20多歲決定走在一起, 到現在90多歲仍然是互相扶持著。再看看他們的兒女中, 大部份都是婚姻失敗, 離婚收場的, 英女皇的婚姻的成功, 真的不容易!

91歲的英女王伊利沙伯二世與96歲的王夫英國愛丁堡公爵菲臘親王(Prince Philip),是英國王室有史以來首對慶祝「白金婚」的夫婦。他們多年來鶼鰈情深,雖然多年來菲臘親王有著不少這些那些的傳聞和危機, 但婚姻仍然是一步一步的過來, 他就是她最強大的情感的支柱。兩人於1947年結婚時, 她才21歲,他是26歲。她在外是一國之首,在家庭中他卻以一家之主。

下4名子女中的查理斯王子、安妮公主、安德魯王子和愛德華王子, 大部份都經歷過婚姻破裂、離婚的經歷, 但四人的父母親,雖然已是耄耋之年,但兩人仍然是互相扶持,恩愛依然。看著這樣的婚姻, 讓人覺得婚姻可以是一生一世的事。

可惜, 環顧著四週的朋友和同事們,好像婚姻和感情失敗的事, 比成功的例子更多!

早前和朋友穎媚吃飯, 她一直在滔滔不絕的大吐苦水, 說著工作上的困難, 同事間的磨擦。。。我聽著聽著, 雖然偶然也表示了一點點的意見, 但大部份的時間祇是耐心的聽著她的苦水。其實她也沒有認真的想聽取我的意見, 她祇是需要我的耳朵而已! 兩、三小時後, 我開始有點不耐煩了, 就問她是否有和她的男朋友商量?怎料她卻一口的說:NO!還說他是不會明白, 而且他也嫌她說話太多!我再問她男朋友又是否會和她分享他自己工作上的煩惱或是開心的事呢?她說:沒有!他回家後就不再說著工作上的事, 還說就算告訴她,她也不會明白!我們日常的生活和接觸的人, 大半都是在工作中!如果絕口不提, 兩人之間的話題不是太少了嗎?

我聽著聽著, 忽然有著很大的感慨!穎媚其實曾經經歷過一段失敗的婚姻。分手的原因據說是兩人不能溝通,常常相對無言!我忽然覺得如果她再不改善兩人的溝通, 這一次的感情我也不太看好啊!

其實夫妻/愛侶相處之道, 除了愛情之外, 還需要是好朋友, 心靈相通吧?我和老公大人都是內向的人, 在工作的崗位上, 或是在社交上都不容易對別人交心, 不習慣對外面的人吐苦水, 所以最信任的人, 就自自然然是家中的丈夫/妻子了!有些時候, 我在長篇大論的向他訴苦水的時候, 他也會說我太煩了, 他祇想聽"精簡"的版本!或是當他在嚕囌的詳細的細說著工作的人和事時, 我也會投訴他說得太煩複了!但無論對方的反應如何, 口在抱怨著, 但我們仍然會耐心的聽著對方訴苦水, 給對方意見。。。因為對方是自己最信任的人, 有著義務要為對方分憂解愁, 那是夫妻婚姻之道嘛, 不是嗎?

小時候吃晚飯的時候, 總聽著父親和母親說著當天工作上的快樂/煩惱/擔心。。。的事情, 母親總是替著父親不值, 提出她的意見等等。奇怪的, 我家媽媽讀書不多, 也沒有甚麼的實質工作經驗, 但父親仍然是每天說著他工作上的大小事務, 為對方分憂。

其實夫妻嘛, 先決條件不是應該是好朋友嗎?

廣告

從猶太人的"奸細"Stella Goldschlag看人性

P1110004

甚麼樣的人會得出賣自己人, 最後讓自己也不再可以偷生人世, 死後還會遺臭萬年呢?"奸細"真的是天生邪惡的嗎?

小時候看那些電影/電視劇, 總是黑白分明的!那些貪圖名利, 出賣家人/同胞/國家。。。。就從頭到尾都是一個壞人。就是說, 人不是忠的, 就一定是奸了, 沒有中間的路線!長大後才知道這個世界真的複雜, 除了黑, 白, 還有灰色地帶! 那些十惡不赦的出賣自己人的"奸細", 又是怎樣成"奸"的呢?

在柏林的時候, 看到一些展覽中介紹了在二次大戰時猶太人的剋星:"catcher"""追捕者"。這些 “catcher", 自己身為猶太人, 卻為納粹黨的秘密警察"Gestapo蓋世太保"工作。他們出賣那些在逃亡的自己人- 猶太人。

在芸芸眾多的"catcher"中, 最著名的, 可以算是Stella Kubler了。

Stella 1Stella 2

Stella Kubler 原名是 Stella Goldschlag, 在1922年出生於柏林的一個中產猶太家庭, 是家中的獨女。因為她那金髮藍眼的美貌讓父母更加的寵愛。1933年納粹黨奪權後就開始了迫害猶太人的行動,猶太人不准在德國學校唸書, Stella轉學到猶太人開設的學校。Stella 的爸爸也因為身為猶太人被工作單位辭退, 他們家的經濟環境就變得很差了。1938年,他們一家曾經試圖離開德國,可惜沒有龐大的家財支持, 終於失敗了。

1938年Stella和媽媽被強制到德國人開設的工廠去做苦工。1941年, 她和同在苦工營工作的Manfred Kubler結婚。1942年因為納粹黨開始捕捉猶太人進集中營的行動, Stella 和家人就逃離工廠開始了藏匿逃亡的生活。可惜在1943年, 他們一家終於被拘捕, 而Stella 還被嚴刑拷打以供出為他們偽做文件的猶太人。 Stella忍受不了嚴刑,終於答應了為秘密警察工作出賣自己的同胞以換取父母和自己可以免除進入猶太集中營。

P1110003

就是這樣, Stella 成為秘密警察的catcher捕手 :狩獵匿藏的猶太人。秘密警察除了"放過了"Stella和她的父母外, 每一次成功捕捉到一個猶太人, Stella就可以獲得300德元的獎金, 而且她可以不配戴猶太人記認的黃星星, 還獲得秘密警察發出的特別身份證。以Stella 金髮藍眼睛的美貌, 活脫脫的就像一個Aryan(納粹黨崇尚是金髮藍眼的白人血統)! Stella 就把她從學校,社交圈, 匿藏時認識的同學,朋友等等, 一個一個的, 把他們的資料轉給了秘密警察。她還假裝為匿藏者(俗稱為U-boat
潛水艇),熱情的去協助其他的躲藏者, 還說可以為他們提供食物和住宿為餌, 最後把他們都引出來賣給了秘密警察。納粹黨稱Stella 為 “blonde poison""金髮的毒藥"!

雖然納粹黨曾經答應放過Stella, 以她和她的家人的性命作為交換條件, 但不久秘密警察就食言了!把Stella的父母, 丈夫和他的家人全部趕進集中營, 兩家人全部都被殺害!

Stella 的反應又是如何?在戰爭結束後Stella被控訴時控方提出的最大的證據: Stella在再也沒有威脅的情況下, 她仍然選擇繼續為秘密警察效勞!

是欲罷不能?已經麻木了?或是為了catcher的權力和利慾蒙蔽了眼睛? Stella沒有因為家人全被納粹黨殺害而放棄再為他們工作!她愛上了她的catcher 拍檔 Rolf Isaaksohn, 和他結婚並齊齊為納粹黨繼續賣命拘捕猶太人。她比納粹秘密警察更加賣力, 效果更好, 她還親自參與嚴刑拷打審問被捕的猶太人。據說由她經手出賣的, 大約超過3000個猶太人!她作為catcher的生涯在1945年戰爭結束時驟然結束!她也匆匆的逃亡離開德國。

最後, 她在波蘭被拘捕,在蘇聯坐了10年的苦工獄。回到德國後, 再次被起訴判刑10年, 但因為在蘇聯已經坐了十年獄了, 她獲得了自由!1994年, 她跳樓自殺。

不少的文章和書籍試圖分悉Stella為納粹黨賣命的原因。開始時當然是因為抵受不了Gestapo秘密警察的嚴刑審問, 和為著拯救父母和家人而為納粹黨賣命。這個原因人們大都可以接受!但後來沒有這些顧慮仍然繼續出賣同胞, 可能是為了愛情吧?她的第二任丈夫/搭檔 Rolf Isaaksohn說沒有Stella的合作, 他不會和她在一起, 秘密警察也會懷疑她的忠誠, 後果不可設想!再次逃亡嗎?再也沒有猶太人會相信她,她還會被猶太人追殺!兩面受敵嘛, 必死無疑!當然, 現在正在享受到的正常食物, 金錢, 權力。。。全部化為污有!

Stella 真的是欲罷不能?

這些東西, 大道理就是惡人們埋沒良心去做壞事還振振有詞的原因嗎?有些惡人到死也不悔, 也不覺得所做的事的大惡, 是他們被自己的"大道理"所說服了。謊言說多了, 自己都以為那是事實!

日本侵華時和日本合作的偽政府, 漢奸, 文革時的全民批鬥逼害家人,父母,鄰居, 文人。。。等等 。 。。等等,是他們真心的相信自己的謊言? 為勢所逼?為了保護自己和自己所珍惜的人。。。還是祇是他們心智薄弱, 容易接受謊言和誘惑?

人心, 是最黑暗的地方。

二手衣服

P1100762

最近在網上看到二手衣服店大賣, 譽為"環保"和"時尚"。更看到二手衣服怎樣可以去配襯成為潮流衣服等等。曾幾何時, 二手衣服是我生活的一部份!

小時候, 家裡實在是十分貧窮, 而在我長大的過程中, 好像從來沒有甚麼買新衣服的印像!表姊比我年長兩歲, 身形也比我壯!最重要的, 還是她的家十分的富貴而她是家中唯一的女兒, 所以十分的寵愛, 衣服當然是天天新款了! 所以我的"新"衣服就是當表姊買了新衣服時, 或是當她的"舊"衣服不合穿時, 把"舊"衣服送了給我!

印象最深刻的"新"衣服, 是在姑姑結婚時, 在教堂門外的大合照, 我站在最前方, 穿上了粉紅色,鑲上了黑色毛領的大衣。雖然表情是懵懵的, 但也像是漂亮的小女生。在照片上看來, 我大概是四、五歲吧? 這件粉紅大衣, 是我最早的一件"時尚"二手pass-me-down衣服吧?

印象中, 我也曾經擁有一件像公主般的紛紅紗裙, 還有著挺身的內襯裙!可惜沒有甚麼印象在那兒穿過, 後來就再也沒有見到了!可能祇是表姊"借"給我穿吧?

上中學時, 家境比較好了, 沒有再穿表姐的二手衣服。也可能因為表姊的身材愈來愈肥胖, 她的衣服再也不合我穿了! 那時候, 我的小姨姨是事業女性, 和所有女生一樣, 把大部份的薪酬投資在衣服上!新衣服多了, “舊"的就過時了, 也就順手轉送給剛剛開始成為"少女"的小姨甥 – 我! 那時候, 我常常有著潮流的二手衣服穿啊!

長大後, 我再也沒有怎樣接收二手衣服了, 祇是因為從小就知道衣服得來不容易, 我就沒有養成表姊或是小姨姨常買新衣服的惡習了。

其實, “二手服裝"也沒有甚麼嘛!我的一位同事, 因為生了大病, 大病初愈後身體居然輕了50多磅。以前的衣服完全不合穿了, 需要重新置裝, 但費用也是太昂貴啊!她到了別人捐贈,專賣二手衣服的地方。她說服裝店一邊是平凡的衣服, 每件$5!另外一邊是名牌貨色, 每件$10。從此, 她每到週末就到二手店去選購衣服, 回家後好好的整理, 而我們就每星期看著她那一件又一件新簇簇的名牌服裝!她贏盡了美譽, 大病後, 她的自信心也慢慢的從美麗的二手衣服中找回來了!

二手衣服, 甚麼是二手衣服?穿在我身上的衣服, 讓我看來亮麗體面和合適的, 就是我的新衣服!

2017年的歐遊 (七) 人間地獄Auschwitz – Birkenau奧斯威辛集中營

P1110464

那是一個天陰陰﹑下著微微細雨的日子。我們來到了波蘭的Auschwitz – Birkenau奧斯威辛集中營。那是在二戰時﹐德國納粹黨謀殺幾百萬猶太人的死亡集中營。

其實這兒除了猶太人﹑還有吉卜賽人﹐波蘭的知識分子﹐共產黨員﹑同性戀者﹐傷殘人仕。。。一面看著﹐一面打著冷顫。人﹐怎可以是這樣的冷靜﹐冷血的一步一步的計劃去滅絕一個民族﹖從一開始奪去他們個人的財富﹐身份﹐甚至不是一個人﹕祇剩下一組刻在你身上的數字﹗

P1110489

P1110493

P1110503P1110504P1110510P1110513P1110550一送進營﹐就被篩選﹐有能力工作的﹐就被留在苦工營﹐勞役到虛脫而死。婦人、兒童、老人或是被判斷為沒有價值的人,則會直接送往刑場或是毒氣室殺害。囚犯男女老幼一律被剃去所有頭髮、消毒、並人身上刺上編號﹗衣服到是一式一樣的囚衣﹗

到最後送進毒氣室前還把人身上的“有用”之物先留下來﹕眼鏡﹑皮鞋﹑拐仗﹑頭髮﹑甚至是傷殘人仕的義肢留下﹐才赤身露體的送進去毒氣室。。。

人﹐就是這樣的變成了魔鬼﹗

貪念﹑野心﹑權力﹑。。。都是成魔的種子。讓那些人先看看這些暴行的影像和證據﹐好作為警惕。在世界變得更可怕的魔界前﹐請你們臨崖勒馬吧﹗

2017年的歐遊 (五) 排外﹑歧視的柏林﹖

IMG_20170918_091224

怎樣說呢﹖多年前和老公大人駕車漫遊德國時﹐祇是遊覽了黑森林等的romantic road。因為沒有時間東上﹐所以就沒有到過柏林。所以這一次對柏林之遊﹐就特別的期待﹐可惜也是特別的失望﹗

從巴黎乘坐 Airberlin到柏林﹐祇是40歐元﹐1.5小時飛行時間﹐ 真是十分方便和廉宜。而且因為在歐盟的境內飛行﹐所以不需要進行出境和入境的手續﹐真的方便得像從城市的一方乘坐巴士到同一城市的另一方﹗

下了飛機﹐乘坐巴士﹐再走上十分鐘﹐就到達酒店了﹐ 也是十分的方便。但是﹐到達酒店後﹐問題開始出現了﹗酒店不容許我們用房間內的電話﹐而歐洲的電話線路不同﹐我們需要在歐洲購買SIM card 才可以使用手提電話。在出發前﹐老公大人已經搜集了資料﹐那一種電話卡最適合﹐價錢﹐電話店的地址等等。。。也找到電話公司的網頁﹐說明外國人祇要出示有效的護照證明身份﹐就可以購買。德國國家的網頁﹐也說明拒絕出售電話卡給外國人﹐是違法的行為。所以﹐應該沒有問題吧﹖

我們到達第一間手提電話店﹐那個店員斜眼看了我們一眼﹐就馬上說他們缺貨。到達第二間分店﹐那位店員一臉嚴肅的說他的電話卡是不會賣給外國人的﹗第三所分店的店員也是推說沒有貨﹗

花了半天﹐遇上的祇是歧視和讓人失望﹗這時候﹐我們真的十分的生氣。我們的計劃是從柏林駕車繼續德國和其他的歐州國家﹐但沒有手提電話﹐是十分的不方便﹗我們努力的再找到另外一間電話零售店。那是一間小店﹐祇有一個店員。他正在出售著我們想買的電話卡給一位拿著巴西護照﹐說著純正德語的女人。我正在奇怪怎麼巴西人會說流利的德語呢﹖老公大人就解釋說二戰後﹐很多納粹戰犯為了逃避追捕而逃往南美﹐尤其是巴西。他們在那兒隱姓埋名的重生﹐生兒育女﹐很多到死也沒有被捕。現在的巴西有著很多的德裔人的後代。

店員完成了出售電話卡給巴西女士的手續後﹐就來招呼我們。一說到電話卡﹐就馬上說他沒有存貨﹗他當我們是白痴還是盲了﹖就算那剛剛買了電話卡的巴西女士聽到也傻了眼﹗這時候﹐我真的很生氣失望﹐真想取消行程回家算了﹗老公大人忽然說讓我們改變策略﹐再回到早上去過的分店﹐這一次祇有老公大人自己一人進去。他可是德國人眼中的標準﹕金髮﹐藍眼睛﹗這一次﹐他馬上買到了電話卡﹗

原來被歧視的﹐是我﹗是身為黃種人的我﹐是他們眼中的真正的二等人﹗就像世人記憶還新的1930年代的猶太人﹐吉卜賽人。。。被認為是次一等的民族。。。原來德國人那根深蒂固的高傲和歧視﹐沒有改變。

今天的德國鐵娘子﹐不顧國內保守派的反對﹐堅持開放德國收容難民﹐再加上歐盟內其他經濟環境不佳的國民湧進豐足的德國來找生活﹐德國人開始不滿了﹗那些保守的﹐排外的﹐新納粹也開始紛紛的抬頭了。在首都柏林﹐更加明顯了﹗

當然﹐不是所有的德國人也是如此﹐在酒店附近的小飯店﹐是我們每天晚上吃飯的地方﹗那兒的食物份外好吃﹐店員也十分的友善。我們到附近的自助洗衣場去洗衣服﹐也有十分友善和樂意幫忙的德國人在幫忙。大家雖然是語言不通﹐但無礙燦瀾的笑容感動人心。當然也遇上十分嫌棄厭惡的眼光了。

我祇是這兒的過遊客﹐在這兒消費﹐這是待客之道嗎﹖

我在工作上認識不少德國人﹐也十分喜歡德國人的紀律﹐守時﹐做事認真的態度。他們也是頭腦冷靜的好拍檔。但我也看到那骨子裡的傲慢。現在看到那續漸抬頭的歧視和排外﹐當然是十分的讓人討嫌了。希望那續漸抬頭的德國﹐不要忘記了1930年代的教訓﹐當年的納粹黨﹐也是這樣開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