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 – 金賢重

diving 32

最近很少靜靜的坐下來寫東西了。猶記得昨年百度突然宣佈把我那寫了差不多五年的
博客關閉後﹐我在那期限的一個月內﹐把拼命的把這些年來寫的一篇又一篇文章搬到這個新的博客來, 轉眼間又是9個月了。

原來在五年中不經不覺的發覺自己竟然寫了1622篇文章﹕小說﹑短篇故事﹑感想﹑書評﹑影評。。。真心的不明白五年前的我,怎麼可以天天的在寫, 有些時候還會一天寫上好幾篇! 但原來那時候寫得最多的文章竟然是關於金賢重﹑皇甫惠靜和生菜的文字。有關他們的專輯﹑節目﹑音樂會。。。和那些三腳貓功夫的九流翻譯文。
看著看著那些文字﹐忽然有著很大的感觸﹗五年是一個很長的歲月﹐尤其是去跟著兩個人走。不管那是明星﹑藝人﹑或是甚麼人。那時候也是知道的,其實他們都和我們一樣﹐都是平常人, 普通人。就是說他們也和我們一樣﹐生活上有著高高低低﹐喜怒哀樂。品性也和我們一樣﹐有著愛﹐也有著恨。有著奮鬥﹐有著成功﹐也有著失敗, 當然也有著錯誤的選擇了。誰人沒有呢?

昨年的事件發生後, 看著新聞一件又再一件的出來了, 事件也一件比一件醜惡。看著一個一個曾經愛著他的人, 都走了, 還聲聲的罵著。我反而可以十分客觀的去看著, 留意著, 也為他難過著。我衷心的感激著他倆和那網上認識的生菜飯陪伴我的五年。但在最近的半年中, 我再也沒有寫有關他們了, 而開始寫著其他自己喜歡的文字﹕小故事﹐書評﹐影評﹐感想﹐世界事﹐鄰居的事﹐小鎮的事。。。。我這旁觀者的生活, 又再一切如常。

再回頭看著他, 就像看著一個認識已久的舊朋友。會默默的關注著他, 擔心著他,希望他可以勇敢的向前走, 這一切一切都圓滿解決。以後可能不再在娛樂圈?管他!沒有娛樂圈, 生活仍然繼續著, 也一樣可以幸福快樂的, 不是嗎?

廣告

難為天下父母心 – 金賢重的媽媽

在2011年﹐我曾經因為看到一位賢飯寫的文章而寫了這一篇關於金賢重的媽媽的文章。那時候已經為著這樣的媽媽而感動著。

“昨天看到wondergirl寫了一個到music bank看賢重表演的報告。在看完表演後wondergirl和她的朋友到了賢重父母管理的魚叉炸雞店去吃晚飯。她在店內和賢媽媽閒談後寫下的部告﹐我想在這兒翻繹了和大家分享。

“那一個店看來是新的裝修﹐新的傢私和新的裝飾等等﹐但我反而喜歡其他比較嘈雜鬧哄哄的魚叉店。幸運的是賢重的媽媽剛剛在店內﹐我們就把預備送給賢重的禮物給金媽媽轉送給他。在這兒真的很有趣﹐可以和賢重的媽媽談及賢的事情。她是我遇見過最溫柔的女人﹐她的聲音不是輕柔或是斯文等等﹐但是卻是很冷靜沉著的﹐讓人覺得很安心的。

在這時候﹐我看到一些東西另我十分的感動。我的朋友Ahlia姐姐給金媽媽看了一些她在日本時和賢一起合照的照片。金媽媽拿著那些照片﹐她的眼中閃亮著愛和對兒子的自豪﹐她微笑著﹐很高興的說﹕“哇﹗真的很漂亮啊﹗”與此同時﹐也令我覺得有些傷感。因為在她的表情中﹐看到的是一個沒有太多機會看到自己的兒子的母親。

金媽媽拿著那些照片給其他的家人看。我為可以看到這些情況而高興。這些真是很溫馨和感人。”

http://wonderrrgirl.wordpress.com/2011/12/24/winter-korea-2011-music-bank-2011-year-end-special-fa/

那時候看著這個小故事﹐我的心情也是暖暖的。也看到不少粉絲說著特別到金媽媽經營的店﹐只為著請金媽媽轉禮物給賢重﹐說著她是真誠的感謝著她們。這些都是賢重的粉絲和他媽媽的接觸中﹐一點一滴的故事。我忽然感嘆著作為金賢重媽媽的感覺會是如何。從喜歡自己兒子的人的口中聽著有關兒子的一點一滴﹐作為一個母親﹐一定很窩心。

wondergirl說到金媽媽是一個溫柔的女人﹐說話冷靜沉著﹐讓人覺得很安心。這是一個給家人無限支持的女人。別人說一個成功男人的背後﹐一定有一個好的女人在默默的支持著。金賢重的背後﹐有一個自小就愛他﹐信任他﹐和支持他的好媽媽。

金媽媽﹐謝謝你﹗”

Photo credit:http://hyunniespexers.wordpress.com/2011/10/21/fan-photos-with-hyun-joongs-mom-
brother-jaksal-in-ilsan/

這幾年間以為賢媽苦盡甘來﹐少年反叛的兒子帶來的苦惱早已經過去了﹐這幾年間為著兒子的成就而驕傲。誰料四年後的今天父母親忽然看到出事後的賢重幾乎被謠言﹑官司﹑勒索﹑誹謗等等而淹沒了。最後也是這愛他﹑護他的父母親挺身而出去保護著自己的兒子。

one  three

媽媽說﹕“本來賢重就是不大會表達自己的性格的人。一想到他獨自一個人是多麼的難過﹐作為母親就感到肝腸寸斷。他究竟受了多少痛苦啊。甚麼都沒說。看著獨自一人苦惱著的兒子的背影﹐說不出別的話來。”我們也看著他的父母親一次又一次的為兒子在人前落淚。

我沒有孩子﹐雖然不能真正的了解媽媽為孩子擔憂的感受﹐但是少年時候的我也是個常常令父母親十分頭痛的孩子。我要到長大後才終於明白到那個時候我是怎樣的傷害著母親的心。金媽媽可能也是像我媽媽一樣吧﹖我想﹐賢重要到今天才真真正正的明白最愛他護他的人﹕是他的父母親﹗看著他寫著希望父母去看他的軍事訓練結業禮的留言﹕

“to父母:6/18結業式時,來看看儿子轉變的模樣后再回去吧﹐請身体健康。 拜托就只有你們倆人來,也不是什么大事,想要安靜的度過…"

看著他對父母親的依戀, 內心也是暖暖的﹐滿是感動。對﹗最愛我們﹐甚麼也不計較的為著我們的﹐原來是父母親﹗他十分的明白了。

誠心的祝禱著你一切的惡夢將會結束。那為你擔心流淚和奔走著的父母可以安好﹐放下心頭大石。

Chinese translation: http://www.weibo.com/karenkim13

金賢重潛水實錄 – Man in the Deep Blue

今年五月十二日﹐金賢重入伍了。現在還在面對著一切的風風雨雨﹐忽然十分懷念昨年在百度寫過的一篇他的潛水的文章。看著那個開心的笑著﹐和大夥兒潛水玩樂的金賢重﹐真的有很大的感觸。

2014-10-28

one

今年年初﹐賢重推出了他潛水的紀錄的DVD﹐日文的字幕。其實關於他潛水的消息在他的潛水教練的博客上也看過不少了﹐但我們沒有看過整個的個程吧了﹗而潛水教練又因為版權問題吧﹐說著潛水的種種活動時﹐也不能貼上賢重的照片。如果大家有興趣看的﹐就去水管找找吧。

其實賢重自小對大海的恐懼﹐只是源於小時候看了“大白鯊”的電影﹐對鯊魚產生恐懼﹐伸延至對海的恐懼。

他終於勇敢的對自己的恐懼提出了挑戰﹐從2012年的六月﹐他開始了學習潛水。在2012年10月開始拿到初級的潛水證書﹐到最後2013年他考獲Master的執照。現在的他﹐愛上了潛水。一有空閒就到濟州島潛水。他曾經說過﹕當他感到孤單寂寞的時候﹐他就會去潛水﹐口中含著呼吸氣的時候﹐看著大海﹐再也沒有時間想著其他的問題了。(大概的意思)。

其實這個Man in the Deep Blue的DVD﹐在年初的時候就在水管看過了﹐雖然大致上是明白的﹐但因為只有日文的字幕又沒有飯把它配上英文或是中文的翻譯﹐就把它擱置了。但這幾天看到網上一位國際飯貼了一些紀錄內的片段的點點滴的的英文翻譯﹐其中可以從中看到一點點真性情的金賢重。我在這兒把這個潛水實錄的大意和大家分享一下吧。

賢重的潛水實錄旅程﹐從斧山開始﹐經盈德去鬱陵島開始。潛水隊員們從斧山機場接過賢重﹐一行人就出發了。而最後的一役卻是一年後﹐2013年的3月﹐他到日本沖繩參加電影節內的演出後﹐順道和朋友們匯合潛水﹐最後考取了Diving Master的證書。

two

第一站就是去釜山水族館和鯊魚一起潛水。在途中﹐經理人問他。

經理人﹕和鯊魚一起﹐你還可以嗎﹖
賢﹕如果鯊魚咬我怎辦啊﹖

three

four

five

six

seven

eight
在鯊魚館在準備的時候﹐看著他在下水前緊張和忖忖不安的神態。在幾位教練陪伴下走進鯊魚缸內。看著鯊魚從他的頭上遊過﹐他可能從來都不曾想過自己是可以這樣吧。

nine

從揣忖緊張到享受著這一刻﹐賢重終於放輕鬆了。和鯊魚一起潛水後﹐職員問他問﹕和鯊魚一起潛水的感覺如何啊﹖
賢﹕開始時﹐我很害怕啊﹐但後來我就習慣了。它們好漂亮啊。

http://hi.baidu.com/stevena123/item/6c296fdfaa2722eab3f777a7

ten

慶祝不再害怕鯊魚的重生﹗﹗﹗

晚上他們就去逛了斧山傳統市場。看他說著一種又一種的食物﹕水餅﹐辣年糕。。。

eleven

和眾人吃著路邊攤的小吃。最後他去挑戰那近距離射標遊戲。經過無數次的失敗﹐終於得了第一大獎 – 就是昨年他在情人節貼上官網送給粉絲的情人節禮物 – 那尾糖果魚﹗

twelve

thirteen

看他任何時間﹐玩遊戲的時候都是多麼的興奮。最後拿到獎品時﹐像小孩一樣的第一時間去向大家炫耀著。

fifteen

sixteen

seventeen

eighteen

nineteen

twenty

twentyone

第二天就自己親自駕車出發去大津的海浴場了﹗在潛水教練的GAG網也看過一些照片了。在海底看巨型的蟹﹐到沉船遺跡探險 。。。

twentytwo

twentythree
第二天﹐風浪很大﹐那天的行程只有延遲了。他們就在吃吧。看著他們吃著熱騰騰的蟹煮拉麵﹐長腳的蟹。賢重拿著煮熟了的蟹﹐好像的拿著捕著的魚一樣啊﹗

因為強風大浪﹐令行程受到障礙﹐到鬱陵島的行程被迫改變去統營。那天晚上﹐賢重和教練等人又在到外面買食材﹐運到船上。

twentyfour

twentyfive

那天晚上﹐在船上吃著拉麵。吃拉麵,吃得很香的賢重﹗

第二天﹐天氣轉睛﹐他們就整裝待發了。看著他一起搬著﹑抬著那些重重的潛水器材﹐氣力差一點都不行啊。

twentysix

twentyseven

twentyeight
終於到達潛水渡假屋。老板娘為他們準備食物。賢重完全沒有明星的架子﹐禮貌週週的賢重還努力的幫忙著準備開飯啊﹗

twentynine

thirty

紀錄片內沒有說的﹐但在潛水教練那時候的網誌上說到這個行程﹐還說當天因為風浪太大不能潛水。那天晚上幾個男人居住的房間。晚飯後還喝一杯﹐聽音樂﹐玩遊戲啊。

thirtyone

第二天盡備出發時﹐看他抱著屋主的孩子那溫柔﹐不知道將來他又會是一個怎樣的父親﹖

thirtytwo

thirtythree

thirtyfour

thirtyfive

行程從統營會去濟洲島。這一次就是濟州島的Marine Park海洋公園和海豚一起潛水。拍攝時禁止使用閃光燈。和釜山水族館相比﹐費用是150000韓元﹐有點昂貴啊。與海豚的第一次面對面的體驗﹐現在開始。。。

問﹕觸摸海豚的感覺如何啊﹖
賢﹕海豚的感覺。。。十分的柔軟。。。十分結實。。。。好像。。好像蕎麥豆腐﹖

thirtysix

潛水旅程繼續前進。進行了一次潛水。就出發去牛島了。又是在吃啊。這一次﹐賢重還和附近的狗兒分享著他的菜和肉﹐還用英文問著狗兒﹕好吃嗎﹖狗兒才不笨啊﹐只吃肉﹐菜嘛﹐就讓它留著吧。

第二天天氣又再惡劣了。他們在等候期間又是吃啊。

整個潛水旅程最後一旅就是到日本的沖繩島了。潛水教練的在網上一早就報告了這個行程了。賢重剛巧在沖繩島參加電影節的表演﹐就在表演前休息了兩天和教練等去作了最後的一旅了。

thirtyseven

thirtyeight

thirtynine

forty

fortyone

fortytwo

fortythree

潛水後住宿的地方。

fortyfour

因為風浪實在很大﹐經理人和日本的助理都感到不適。賢重﹖他在做運動啊﹗

fortyfive

任何時間﹐在任何地方他都爭取時間在做運動﹐就算在搖擺得利害的船上﹐他也在做運動啊。還愈做愈興奮。同一時間﹐他的經理人卻在外面暈船而在吐得哇喇哇喇的﹗

fortysix

賢﹕這是這一次最後的一潛了﹗

fortyseven

fortynine

沖繩土海中的景色實在漂亮。有著各種的海洋動物。

這最後一潛﹐看來他十分的盡興。上水後看來十分的疲倦。

fifty

潛水後﹐雖然十分的疲倦﹐他素顏也是好看﹗

最後﹐在慶良間地域上岸了。

賢重的潛水教練說﹕在水中﹐賢重像一個五歲的小孩﹐頑皮﹐好奇﹐常常的大笑著﹐充滿著歡樂。

fiftyone

fiftytwo

和經紀人看著照片的時候﹐賢重被一個飛過的蝴蝶嚇得本死的。

賢﹕(喘著氣) 比鯊魚更加可怕啊﹗昆蟲比鯊魚更可怕。我剛被嚇得短了十年命啊﹗

fiftythree

fiftyfour

fiftyfive

坐船回去的時候﹐女助理身體不適。上岸後﹐賢重還取笑女同事暈船。﹐賢重竟然除笑她啊。

賢﹕還好嗎﹖
女﹕我不要再坐船了﹗
賢和經理人還大笑著﹗

fiftysix

You’re the King of the World~!
你是世界之王﹗

fiftyseven

最後﹐收到他的100 碼水深的master潛水執照時﹐賢重說﹕100米水深﹐我來了﹗他開心的想在樓上馬上跳下去﹗

這樣﹐潛水旅程結束﹗大家有興趣看的﹐到水管去找找吧。

http://www.youtube.com/watch?v=91wdU6eo4_w

some English translation credit:

https://twitter.com/AlienPrinceKHJ

http://blog.naver.com/ceo210

陷阱﹐ 成長﹗

army

很久以前﹐常聽到這一句歌詞﹕“這陷阱﹐這陷阱﹐終我遇上﹗”其實在愛的世界裡沒有對錯。你的心的“愛"是不能控制。唯一可以控制的﹐是你如何去"處置"這個"愛" 的感覺。但最無恥的﹐當然是刻意的去利用"愛"來當武器了。

當我們回望過去的愛情路途的時候﹐誰不是血淚斑斑﹐傷痕壘壘呢﹖沒有多少個幸運兒是和初戀情人無風無浪的走進教堂的。也有不少人愛著親人或是朋友否定的愛侶﹐甚至也會愛著連自己也有所懷疑的人。我們曾經掙扎著﹐痛苦著﹐也受著傷害。。。。縱使是傷痕壘壘的﹐還是不斷的離離合合。到最後﹐當我們的理智終於克服了那不羈如脫疆野馬的心的時候﹐或是那顆被傷害﹑出賣過﹑充滿著疤痕的心終於痊愈了的時候﹐我們終於長大了﹐成熟了﹐明白了。。。。這就是我人生的考驗﹐這是我的烙印。。。。額頭為此而新添了皺紋﹐也因此而長了白髮。眼睛或許會消失了以往的清澈稚氣﹐笑容可能也會多了一份苦澀。。。。

但是﹐親愛的﹐這些都沒有關係﹗這是我們成長的經歷﹐增一事﹐而長的一智。縱是萬人的漫罵﹐冷眼﹐誤解。。。。都是會過去的﹗

因為﹐我們大家都是從這樣的經歷中成長﹐成熟和更加了解自己。將來﹐我們會更加的珍惜自己的所愛﹐看透別人的偽裝﹐堅強和決斷﹐更加的強大起來。將來那個真愛﹐會是更加的珍惜﹗

親愛的﹐我們共勉之﹗

— 在你生日的日子 – 6月6日送給你的生日禮物。

金賢重訪問 – “Do you know me?" 你認識我嗎﹖

2013-12-27 16:35

記者﹕你好像最近表現了一個十分男性化的型像啊。

賢﹕以前我很想表現“男人”的一面﹐也以為自己十分男性化了。但現在回看﹐其實更像小孩子份大人。現在我不會這樣做了。時間很自然的把你續漸的變成男人了﹐我是這樣想的。

記者﹕在2014年﹐你就是29歲了。這樣快就說時光飛逝了﹖

賢﹕我的朋友在24歲就像男人的樣子了。我是有一點遲了因為我天生一張孩子臉啊。(笑)

記者﹕我看到你最新的戲劇好像是一個十分男人的角色啊。

賢﹕我不再去刻意的去扮演男人。我的聲線壓低了一點點就令我說的對白表現得更加男人了。我沒有刻意的去做戲﹐只是去自然的表達出角色﹐最後就可以廣闊了我的感情領域了。當我年紀漸長﹐我就可以演譯更多不同的角色。大致上一切都不錯。我的內心世界也變得更加廣闊了﹐可以把它一次性的表現出來了。

記者﹕這一次表達最多的是甚麼呢﹖

賢﹕這一個戲劇將會表現一些我的經歷和曾經的感受。有關打架﹐誤會﹐和朋友間的衝突都會一一的表現出來了。如果我只是“假裝”﹐就會變得很彆扭的。

記者﹕和女演員合作又如何呢﹖

賢﹕因為我還沒有和Jin Sae Yeon一起工作﹐所以不大清楚。我很喜歡Soo hyang 因為她十分的隨和﹐她不是那麼嬌滴滴的﹐性格也是十分的率直。

記者﹕你去中國的時候﹐你在中國的粉絲一定十分的高興了。

賢﹕她們會嗎﹖哈哈哈。還有的﹐我決定將會在微博更加活躍了。我的公司叫我上載更多的照片﹐就會有更多的跟隨者了。哈哈哈。

記者﹕浪漫主義者的角色適合你嗎﹖

賢﹕浪漫主義者啊。我不太懂啊。可像是那種十分忠心去保護某人吧﹖不是現代版的朝鮮朝代吧。老實說﹐我不相信在現今的社會可以找到太多浪漫主義者吧。現在的人﹐都是隨意的去交往的。當然﹐我是明白浪漫主義者的感覺﹐但我覺得要表達作者寫的﹐並不容易。

記者﹕那麼你打算怎樣做呢﹖這個故事不是說﹕“感性的﹐黑色的浪漫”的嗎﹖

賢﹕對的﹐是這樣包裝的。哈哈哈﹐我想是那一個年代的戲劇吧。它好像和早前大受歡迎的“The Wild Generation"很相近吧﹖當這個劇和"the wild generation"相比﹐我十分高興啊﹐因為那是一個十分出色的劇啊。

記者﹕因為這是一個大型的劇﹐你會感到壓力嗎﹖

賢﹕不。我不會計較這一個劇投資15億或是只是3億。我不會的﹐也不知道。投資多少就是多少了。

記者﹕那麼﹐拍攝場地舒適嗎﹖

賢﹕一直以來都是不是太舒適的﹐還有很多的限制﹐但也有著很多的樂趣。可能因為可以和那些十分好的演員合作吧。我從來都沒有試過的﹐一起工作時﹐會問候對方 “你吃飯了嗎﹖”另我感覺得我是團隊的一份子。我就喜歡那個感覺。當你一起在其他的國家一起工作時﹐你別無他法﹐就要彼此熟悉起來。

記者﹕那麼﹐我們可以期待著一些浪漫的情節嗎﹖老實說﹐你以前的劇集有一些十分肉麻的情節的﹐如在“花樣”的“風和白帆。。”等等的對白啊。

賢﹕現在的對白比較現實﹐會容易一點去演譯。老實說﹐到現在我演得最多的﹐是打鬥的場面﹐沒有甚麼浪漫的情節。

記者﹕你的動作表現如何啊﹖

賢﹕還不錯。我很喜歡啊。我覺得被打好過去打人啊。

記者﹕看來你到中國拍攝會很有趣啊。

賢﹕本來計劃是會拍攝一個月的﹐但看來只會停留兩星期﹐將會有很大的困難的。但我真的很期待啊。聽說香港明星成龍將會在我們中國的拍攝場地拍攝。如果在那兒可以看到成龍就好了﹗

記者﹕你本來已經有不少的粉絲了﹐這樣你的粉絲會更多了。在世界各地有不少人關注你的一舉一動﹐你的感覺如何啊﹖你還當了南美雜誌的封面啊﹗

賢﹕感覺良好啊。我在10月時在日本的演唱會就有很多人跟我打招呼﹐令我很高興。但老實說﹐海外的粉絲對我的認識不深﹐她們喜歡花樣的志厚前輩﹐不是我。她們對我的工作不太了解。在哪些國家﹐我第一次跳舞﹐她們說﹕志厚原來跳舞很好啊。她們知道我是歌星﹐但第一次看到我載歌載舞的﹐就感到很意外了。而且﹐我比在花樣時的身材更好了。

記者﹕你知道嗎﹐就是這樣開始的。一開始時她們喜歡你的外貌﹐跟著就會找尋你做過的節目了。

賢﹕我知道。開始時你會有著言語不通的障礙(笑)。就像我喜歡Miranda Kerr﹐但對她本人一無所知呢﹖開始是這樣的﹐後來就被她的內心所吸引了。

記者﹕對。第一個印像會影響你對那個人的感覺?

賢﹕我對第一個印像十分重視的。很多時候﹐在開始的時候如果我有一種不好的感覺﹐我和那個人最終都不會和那人做成好朋友的。

記者﹕這就是別人說的“看人很準”吧。我想你是這樣的人吧。

賢﹕啊﹐不是的。我通常不是那麼容意相信別人的﹐但可以感覺到那是否一個好人.好像Dal hwan 哥哥﹐最近這幾天我和他一起合作拍攝。我們只是交談了幾句我就對他的感覺良好了。我通常不會和我不太和睦的人一起喝酒的﹐但我和Dal Hwan哥哥喝酒時就十分的愉快。我發現原來他也是喜歡單獨去旅行﹐我們有不少共同的價值觀啊。

記者﹕哈哈哈﹐在娛樂圈中﹐你是出名愛喝兩杯的人。看來沒有經過你的觀察﹐很難和你一起喝酒啊。

賢﹕我最不喜歡在不輕鬆的情況下喝酒的。因為我很享受喝酒﹐不想因為喝酒的環境彆扭而破壞了那個美好的時光。

記者﹕你的酒量怎樣﹖

賢﹕四瓶燒酒。我以前只愛喝燒酒﹐但學習了喜歡上烈酒了﹐也會喝一點葡萄酒。以前我真的不懂得欣賞酒的味道的﹐但我現在開始懂得品酒了。

”記者﹕我本來是說著外貌的﹐不知怎樣的變了談著喝酒﹐所以我還沒有聽到你的答案啊。你是否和別人般對自己的臉孔滿意呢﹖

賢﹕我滿意啊。當然﹐外面有這麼多漂亮的人﹐我想起了Leonardo DiCaprio。但我對現在的我的面孔滿意。

記者﹕但是﹐你不單是一個漂亮的臉旦啊﹐你還是四次元啊。。。

賢﹕我想, 我是活得頗隨和吧﹐哈哈哈。我想我不介意別人怎樣看我的臉孔﹐或是怎樣看我做些甚麼吧。就是這樣﹐我才可以沒有框框的去自由自在的生活吧。

記者﹕我聽說當你工作的時候﹐你全神專注在你想做的事情上。其實你最想做甚麼﹖

賢﹕當然是唱歌和演戲吧。還有的是我想騎著單車環遊全國。參加鐵人三項賽﹐和考取駕船牌照。當我年紀大了﹐我想在濟州島開一間潛水店﹐不是為了賺錢﹐只是為了興趣。

記者﹕你也不是可以隨心所欲的。當你做不到你想做的事的時候你又怎樣去消除你的壓力呢﹖

賢﹕除了你不能做的﹐就做你可以做的事吧。

記者﹕在想做的事情中﹐是否包括拍拖交女朋友呢﹖

賢﹕沒有那麼想拍拖啊。這些日子來也沒有甚麼想交往的對象的。我喜歡女生健談但不是常常都是那麼的嚴肅的。好像那些人人都很喜歡和她在一起的女生。我很喜歡像 tak Jae Hoon 那樣的女生。

記者﹕你是那種在戀愛時是“全力以赴”型。如果你再談戀愛﹐你是否仍然是付出所有呢﹖

賢﹕對﹐我是回付出所有的。如果你愛一個人﹐你怎麼可以不是全心去愛呢﹖

記者﹕但以﹐如果分手的話﹐那不是傷得更重嗎﹖

賢﹕那時候才去面對吧。如果你擔心這樣那樣的﹐這樣只會另你頭痛吧了。我是那種“今天就做今天應該做的事﹐明天的事就讓明天去解決吧。”可能這樣說有點那個吧﹐但誰知道明天會有甚麼事情發生了﹐我明天可能不在了﹗所以嘛﹐今天就盡量享受著現在吧。

記者﹔聽來你的座右銘是﹕你只能活一次﹗

賢﹕對。只能活一次。我不想生活在常常擔憂之中。我想在20歲時就好好的享受著做一個20歲會做的事情。30歲時享受著30歲的人會做的事。如果我只是日夜的工作﹐到40﹑50歲時﹐說﹕我儲蓄夠了﹐現在可以去踢踢球了。但那時候是太遲了。

記者﹕簡單的問題有著簡單的答案﹐但是那些答案都是風趣幽默的﹐在背後都有著哲理的。

賢﹕我想﹐是因為我的反應很快吧。這是我決定要做這個訪問﹐就無謂拐彎抹角吧。這樣只會令對方不快吧了。我們既然要做﹐就開開心心的干干脆脆的把它做完吧。

記者﹕怕電視劇恐怕要這樣做是十分困難吧。

賢﹕你需要耐心的等待。這個不是你自己可以做到的。在我可以自我控制的事情上﹐我會做得很快和很有趣的。

記者﹕聽起來這樣的生活很有趣吧。

賢﹕訪問完結後還有更有趣的事啊。

記者﹕真的嗎﹖聽說你會去Young Wal拍攝。哈哈哈

賢﹕去之前還有其他有趣的事情啊。好吧﹐我們做一個協議吧。我們就以最後3個問題作結吧。

記者﹕那麼我也要一個協議。你就自己回答自己提出的問題吧。

賢﹕那麼我就說說我以後的計劃吧。當我拍完了鬥神後﹐我將會再拍攝一個劇集和一個電影。跟著我就走了。(所有人都大笑了)這就是我可以說的﹐繼續吧。

記者﹕那麼你下一個問題呢﹖

賢﹕那是有關我的目標。我想挑戰自己去拍電影。這個電影我不需要是男主角的。你知道那不甚適合我的角式﹐很強個性的角式。就算只是一個小角色﹐我想在一個恐佈片中扮演一個心理變態者。一個比較實際的目標就是想演一個富家子的角色﹐那麼我就可以不像鬥神一樣﹐在一個溫暖的地方拍攝了。那個角色嘛﹐說他在發生經濟困難﹐就要出賣勞力去工作了(所有人都大笑了)這些日子裡啊我常常都覺得十分的冷啊。

記者﹕你的第三個問題﹖

賢﹕對﹐我還有一個目標。在2014年我想參加鐵人三項賽。(一面說著一面看著他的經理人)是和我的經理人的弟弟一起參加的。哈哈哈﹐這是我人生中最少都要做一次的。最近我看到一個頻視﹐有關一個爸爸想替他的兒子完成他的夢想。他替他準備特別的器材等等﹐最後一起完成鐵人三項賽。看完之後﹐我對自己說﹐我應該要挑戰自己去參加的。你也去看看那個頻視啊﹐十分的感人的。

記者﹕好的﹐我會去看看的。最後在完成這個訪問時我問最後的一個問題。金賢重出道十年拍的鬥神甚麼時候首播呢﹖

賢﹕唔。。。還不會在這兒播出(日本)。我以前曾經說過﹐在我出道十年﹐我將會為我的粉絲舉辦一個免費的演唱會﹐我很想實現我的承諾。但現實是我只可以在一個小的場地舉行。對嗎﹖就在Floating Island 中心舉行吧﹐近著Han 河。那兒看來是會有空檔的。哈哈哈。

記者﹕他的自我訪問就在鐵人三角賽中完結了。說著鐵人三角賽的金賢重對我來說是十分的陌生﹐就像海外粉絲說﹕ “志厚前輩在跳舞啊﹗”一樣。其實再想想看﹐金賢重常常對公眾表達自己﹐只是外面的人只看到他們想看到的他罷了。金賢重出道9年了﹐他就向著“鬥神”一步一步的向前走。

English Translation

Translation Credit: Ashley ‏@FortheLoveofKHJ

https://twitter.com/FortheLoveofKHJ

Original source:

終於完成了。英文的翻譯有一點點的混亂﹐有一些我不太明白﹐只是猜著它的意思吧。如有錯漏﹐請大家見諒﹐並通之我作出更改。

emilyang2008回复stevena123是啊,好像是抗日的戏啊

stevena123回复emilyang2008哈哈哈﹐翻譯有點混亂的。看他的演技有進步了吧。總覺得他演動作會比肉麻的感情戲好吧。就是不知道這個劇怎樣在日本上演呢﹖
emilyang2008亲爱的stevena,翻译地很好也. 我也觉得这次看他在片场, 他的表演似乎放松了很多. (就是我老受不了他慢走时的猫步,明明平时走路不是那样的). 我相信感激应该不难看,感觉而已啦. 希望收视率能够很好看. 大冬天的拍戏真的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