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的歐遊 (十三)永遠的, 佛羅倫斯Florence

第一次到佛羅倫斯, 是在大學剛畢業時和朋友一起參加的廉價青年旅行團。旅費祇包括宿舍和旅遊巴士, 其他的一切的行程都要另外收費。所以, 那時候看到的佛羅倫斯嘛, 就祇有一張相片的回憶了。

工作後開始愛上了旅行, 不知道甚麼原因就是沒有包括Florence。徐志摩在旅居佛羅倫斯時因為懷念遠方的情人陸小曼時寫的浪漫詩作: “翡冷翠的一夜" (翡冷翠是以意大利文Firenze的譯音)沒有給我甚麼的影響, 也沒有因此而增加了去Florence去走一回的欲望。

一直到幾年前, 和老公大人外遊時才第一次真真正正的來到這兒旅行。才真的感覺到這兒那文藝氣質的濃厚! 幾年後的今天, 又再來舊地重遊。但這一次的到來, 感覺是佛羅倫斯是變了質!

 

本來在我們的行程中, 是沒有Florence 這一站的, 但我們決定在羅馬的行程中,抽出一天到佛羅倫斯走走。那天一大清早,我們就趕到火車站乘坐高速火車, 90分鐘後就到達了Florence。佛羅倫斯是文化之都, 大部份的旅遊重點距離火車站都不遠, 走了十來分鐘就到達了。

 

The Galleria dell’Accademia di Firenze
因為輪候進去Accademia參觀的人龍是超級的長, 所以我們雖然早已在網上購票, 仍然需要排隊半小時!Accademia重點展出的, 當然是Michael Angelo的作品了!教宗Pope Julius II親自邀請Michaelangelo為他的墳墓做的六個雕像 The Prisoners, 因為種種原因而沒有完成, 最終就放在Accademia內展覽。

 

但整個畫廊內最吸引遊客來參觀的, 當然是Michael Angelo的David雕像了!

 

Cattedrale di Santa Maria del Fiore- Florence Cathedral
教堂嘛, 佛羅倫斯最偉大的教堂當然是這一所了!教堂部份是可以免費參觀的, 但其他的部份還需要預早購買門票 – 當天的門票早已售光了!這教堂在1296年開始建設, 花了整整百多年的時間, 終於在1436年才完成。

 

Battistero di San Giovanni – Baptistery of Saint John
這個聖約翰洗禮堂是佛羅倫斯最古老的建築物之人, 在1059年就開始興建, 是Florentine Romanesque  的風格!洗禮堂最著名的當然是那幾個青銅大門,尤其是以描述舊約聖經故事的"Gates of Paradise" “天堂的大門", 更是文藝復興的標誌!

Piazza della Signoria
最有意思的, 就是這一個大廣場, 從14世紀開始,就是佛羅倫斯的政治中心,和人民的交集地。這兒展覽著不少的著名雕像。可惜從今年開始, 部份的展覽品需要維修重建而關閉了, 明年才會重開, 我們就沒有重臨此地了!但我也貼上上一回參觀時拍攝了的圖片, 實在很值得去欣賞。

我們沒有再去參觀其他的博物館了, 祇是在這古老城市的狹窄的街道走走, 去看看沒有甚麼名堂的小教堂去看看, 沿著那古老的Arno River河岸走著走著。原來那兒是領使館區, 美國領事館前居然是荷槍實彈的意大利軍人在守著, 普通人不能走近, 讓氣氛十分的緊張!

Brown-Buffalo-Leather Backpack

我們終於在Florence做了其他遊客做的事情 – 購物!其實在那San Lorenzo Market,跟小販格格價錢, 還是不錯的!終於買了真正意大利出產的水牛皮背包! 還不錯吧?

回去火車站時走過了佛羅倫斯的標誌:跨過Arno River河的中世紀興建的古老的大橋"Old Bridge"。這橋也是多年前第一次來Florence時的唯一照片!

我們不是文藝青年, 不太懂得欣賞佛羅倫斯的浪漫文藝氣色。這回欣賞過了,又是回程的時候了!

廣告

2017年的歐遊 (十二)Krakow, Poland 波蘭 -克拉科夫格,Auschwitz – Birkenau

第二天早上吃過早餐就匆匆出發了, 因為從Prague布拉格駕車到波蘭的Krakow克拉科夫需要5小時的車程, 加上交通阻塞 / 公路工程 /太多的大貨車。。。等等, 需時更多了。這天的天氣不太穩定, 還下著毛毛的細雨, 交通還有點混亂!像捷克一樣, 波蘭也不是歐盟成員, 也是使用著自己的幣值。和布拉格一樣, 進境時無需關檢,但需要購買波蘭的臨時駕車通行證才可以駕進國境。但波蘭比捷克聰明, 不會在邊界檢查你是否有購買駕車通行證, 讓你以為沒有通行證也沒有甚麼大不了吧?誰料在離開波蘭時的出境關卡, 就會檢查通行證!沒有嗎?就要罰款了!

其實我們對Krakow克拉科夫沒有甚麼的期待。我們想到的Auschwitz – Birkenau奧斯威辛集中營, Krakow是必經之地而已。因為交通的阻塞, 到達酒店時已經是黃昏了。趕忙放下行李匆匆的到舊城Old Town去走走。

來到克拉科夫的Old Town, 大部份的旅遊點也在此!

P1110408

Main Square中央廣場
它著是波蘭的縮影, 是古城的心臟地帶。建築於13世紀, 是中世紀是歐州的最大市中心廣場。

St. Mary’s Basilica, Krakow
聖瑪利大教堂在中古時建造, 後來在韃靼入侵波蘭時被摧毀。重建後在1320年重身祝聖, 在加建成80米高後成為城中的監察塔。它裡面色彩濱紛,在黃昏時份燈火通明中, 更加美麗。

Wawel Hill Wawel Castle
波蘭最大的皇宮,為波蘭皇室居所500年, 現在是波蘭最大的美術博物館,傍邊在14世紀時也興建了Wawel教堂。

P1110449

St Mary Magdalene Square
走往皇宮的路上, 看到St Mary Magdalene 廣場, 這個廣場歷史猶久, 它曾經是Krakow的市中心!

Pope John Paul II
這兒是上任教宗Pope John Paul II的出生地, 也是他在這兒當上了教士的地方。看過了他身平的事跡, 對他有著不少的尊敬和欽佩!有興趣的朋友, 應該去看看啊!

 

第二天早上我們因為要趕往Auschwitz-Birkenau奧斯威辛集中營, 需要駕車1.5小時, 參觀後還要駕車5小時去下一站的Ceský Krumlov。吃過早餐後就匆匆的離開了!

P1110456

這兩天的天氣都不好, 整天都下雨,有時後更加是下著傾盤的大雨, 為我們參觀那地獄之所增添了更多的愁絲。

P1110464

Auschwitz – Birkenau為我帶來很大的震憾!當導遊實事實說的詳細的說著當時的情況時, 我是幾度落淚。我曾經以為日本人在二次大戰時的劣行是無人能及了, 誰料看的德國納粹黨的冷靜處心積慮的冷血行為,比日本皇軍的暴行更甚!

在參觀完後那天的晚上, 我就已經把那情況寫了下來。

https://stevena123strose.wordpress.com/2017/10/04/2017%E5%B9%B4%E7%9A%84%E6%AD%90%E9%81%8A-%E4%B8%83-%E4%BA%BA%E9%96%93%E5%9C%B0%E7%8D%84 auschwitz-birkenau%E5%A5%A7%E6%96%AF%E5%A8%81%E8%BE%9B%E9%9B%86% E4%B8%AD%E7%87%9F/

2017年的歐遊 (十一)從布拉格Prague/Praha

P1110261

我們從Dresden駕車,正式的離開德國, 向捷克的Prague進發。捷克還沒有正式進入歐盟, 雖然從德國進去無需關檢,但仍然需要購買捷克臨時駕車通行證才可以駕進國境。

這一次的歐遊和上次有著很大的分別。人多,車多, 公路上的修建工程也實在太多了。可能這幾年間經濟飄升了,公路上來往的大貨車的數量也十分的驚人。那一天在公路上我默默的數著經過的貨車數量:20分鐘內居然有60輛貨車駛過!所以雖然歐州的autobahn 高速公路是無限車速的, 但因為修路工程, 改路, 太多的貨車而需要慢駛, 那無車速的公路如同白廢,我家老公大人十分的失望!

P1110302

下午到達小酒店,放下行李後就趕著到Prague的Old Town舊區去了!其實這個Old Town是Prague這個古老城市中的最古舊的市中心, 估計1000年前已經有人開始在這兒聚居了。舊區全是卵石小徑, 充滿著中世紀的丰彩。說起這些卵石小徑, 在歐州的舊城鎮中比比皆是!告訴你啊, 真的不好走, 十分的費勁和腳力!真的難為了以往那些女仕們整天在這些小徑中走來走去啊。

the medieval Astronomical Clock 天文鐘樓
十分有特色的鐘樓, 可惜正在維修之中, 看不到它的"表演"了。

Gothic Church of Our Lady Before Tyn
這個教堂建於15世紀,是這古城中最宏偉的教堂。它處於古城的中間,有趣的是四周被平民百性的房子,餐廳的包圍。我們來到的時候,已經過了參觀的時間了!

St. Nicholas Church
建於12世紀, 見證了歷史上不少的蒼桑和戰亂

Powder Gate 軍火門
65米高的高塔建於1475年, 是當時建立的13個城門的其中一個。17世紀時曾被用作儲存軍火倉庫,所以命名為軍火門。

Charles Bridge
在1357年, King Charles IV下令興建Charles Bridge。此橋長520米,整條橋全是小卵石,橋內建有16個拱門, 30個巴洛克式宗教雕像。橋上真的十分熱鬧, 畫家, 小食檔, 紀念品售賣檔。。。當然還有十分多的遊客在橋上看那美麗的風景!

Bertha von Suttner
在1905年, 歷史上第一位個人獨得諾貝爾和平獎的Bertha van Suttner在1843年在Prague出生。
雖然她是奧地利人, 也沒有長居在捷克, 但Prague卻十分以她為傲, 立碑以作紀念。

走回酒店的路上, 偶然看到太陽下山的景色, 讓我差點忘記了走得酸軟的雙腿。回到酒店才記起附近實在沒有甚麼餐廳, 祇好在那小酒店的餐廳吃晚飯。這兒可選擇的食物不多, 最有趣的就是那酒店的接待員居然也是小餐廳的侍應員和大廚!其實食物的質素還不差啊!

2017年的歐遊 (十)Ludwig II的皇宮

在德國時, 看到了那幾個童話世界般的皇宮, 都是Bavaria 的King Ludwig II窮他的一生所興建的。忽然很想知道是怎樣的一個人, 會祇是活在神話故事的世界裡?對現實的生活毫無興趣?祇愛躲在深山中, 和深山的居民關係最好, 卻害怕外面的世界, 不懂也不喜歡與其他人相處?

King Ludwig II 18歲時登基成為Bavaria 的國王。這個國王一直都對政治,管理國家, 甚至是談戀愛結婚等等毫無興趣。他祇對歌劇的世界最為迷戀, 窮他的一生建做了三個堡壘, 不單花光了國家所有的財富, 還欠債壘壘!他死後才三天, 他們就馬上把他的那幾個皇宮開放讓公眾參觀, 籍以收取費用去償還他欠下的巨款!

Ludwig出生於1845年, 8月25日, 祖父堅持這位將來會成為Bavaria國皇的長孫與他同名- Ludwig 。其實他和祖父一樣的性格古怪!老皇Ludwig I的教父為法國皇帝Louis IX, 也深受他的影響。孫兒Ludwig II更加深信Louis IX的國皇論而處處以他為榜樣。

Ludwig自小在父親山上興建的皇宮中成長, 而他和父母親的關係也甚疏離。某一天, 他的父親在花園散步時, 被提議和他的兒子Ludwig一起散步吧?做父親的斷然拒絕, 原因卻是:"不知道可以和兒子說些甚麼!"

Ludwig和他的弟弟Otto 在嚴厲及責任為教育的基本 。他少年時就接受著家庭教師的嚴厲管教,生活祇是唸書和運動。

當Ludwig成為國皇後, 說到他的父親時, 他居然稱呼他為"Predecessor" “前任(國皇)", 稱呼自己的母親為"predecessor’s counsel""前任(國皇)的顧問"!可以想像這個家庭關係是如何的疏落!其實Ludwig的父母親刻意的和孩子保持距離, 忙碌著自己的事情, 讓孩子們在孤獨中獨自成長(這樣的故事, 在世界各地的帝皇家中, 何其熟悉啊!)Ludwig 不善於與人溝通, 住在父親 MaximilianII 建造的堡壘 Hohenschwangau Castle中, 幸運的是堡壘內充滿著神話故事, 他就在這些故事中長大, 也為此而愛上了medieval中世紀的文學, 歌劇。

P1110796

這些堡壘全部都不准在皇宮內拍照, 所以內部的照片都是網上的照片

1864年, MaximilianII突然去世, Ludwig也在毫無準備, 完全沒有生活和政治的經驗下匆匆登上皇位。在1873年他回望過去時說:

“我實在太年輕登基了,還沒有充足的準備!我還在好好的學習國家當法律時,卻突然把我從書本中拉出來放上帝位! 唉, 我到現在還在學習中。"

登基後兩年, Ludwig受到人生最大的挫折讓他無所適從!他那野心勃勃的舅舅, Prussia 國皇(Ludwig 的母親為Prussia 公主)打敗了奧地利和Bavaria, 統一了德國!從此,Bavaria淪為Prussia 的附庸國, 一切對外的政策就被Prussia主宰!

從此Ludwig對朝中政事毫無興趣,也不管朝中的紛亂和內鬨, 祇寄情於興建自己的夢想堡壘。他常常日夜顛倒,晚上活動而白天睡覺。原本已經性格內向不善與人溝通的Ludwig現在更加續漸遠離國家的政治中心Munich而留連在山林中,埋首於他的夢幻世界之中。

他最崇拜法國的皇帝Louis IX, the Sun King, 認為自己和Louis IX一樣, 生下來就是一國之君, 有著皇者應該享有的權利。可惜他沒有學習Louis IX那細心的經營著自己的國家和朝政, 讓法國當時十分的興盛! Ludwig也曾經拜訪過Louis IX興建的Versailles Palace。所以在建造他自己的堡壘時, 他處處刻意的去模彷Louis IX的皇宮。

Ludwig在距離父親的Hohenschwangau堡壘不遠之處的山中, 興建了自己的medieval中世紀式的堡壘Neuschwanstein。在山之顛居高臨下的看著父親的Hohenschwangau皇宮。

在1869年, 他開始在山中興建Linderhof Palace。這是他興建的三個皇宮中, 唯一的一個全部完成,而他也大部份的時間長居於此。外表看來沒有Hohenschwangau堡壘的氣宇軒昂, 裡裡卻是華麗非常!這就是他理想的"家"。他仿效Louis IX把自己的臥室設立為接見室, 讓大臣在這兒朝見。但他的皇宮冷清清的, 從來沒有人來這兒"朝見"他。

那華麗的飯廳, 他弄了機器,竟然可以把餐桌像升降機般升上降下。僕人在下面把食物放上餐桌, 然後升上來。他吃完了, 按鈕把餐桌降下讓僕人收拾!整個個程中不需要看見任何人, 不用和別人溝通碰面寒暄。。。

他在Linderhof Palace的後山, 興建了grotto石窟,仿照他最佩服的劇作家 Richard Wagner 的歌劇中的情節興建。他常常獨自坐在石窟內的小船中, 吩咐僕人划船。。。

在1878年, 他開始在風光如畫的Chiemsee湖畔興建最後的一個皇宮 – Herrenchiemsee New  Palace。 這是跟據法國的Palace Versailles為藍本來建設的。可惜沒有完成他就去世了!

如所有的皇族一樣, 他受到不少的壓力需要繼後香燈! 他曾經妥協訂婚但最後終於以解除婚約終結! 他是同性戀者,同時也是虔誠的天主教徒!這讓他痛苦萬分。在國會圖謀宣佈他為神經錯亂前, 他在1886年,6月13日在風光如畫的 Lake Starnberg湖自殺身亡。

看著Ludwig短短的一生, 生於帝皇家,卻孤獨寂寞,逃離現實, 祇生活在幻想世界之中!生活在金壁輝凰之中, 但一生沒有愛,最後自己結束了生命。這是怎樣的人生啊?

 

 

 

 

2017年的歐遊 (九)米蘭的重聚

本來在歐遊的行程中, 沒有Milan米蘭這一站。但弟弟告訴我說他將會到Milan旅行一星期, 問我是否願意前來相聚。看一看我們的行程表, 那時候正在德國的柏林!在網上看了看柏林飛往米蘭 – 祇是1.5小時的飛行。再看一看來回柏林和米蘭的機票, 祇是40歐元! 把心一橫, 說服了老公大人犧牲了一天柏林的行程, 飛到米蘭和弟弟,弟婦作家人的團聚!

那天早上3時就爬起床來, 走了10分鐘的路程到達火車站, 再乘坐4時15分的火車到機場!雖遇上了小意外,還是在5時半到達機場!誰料機場竟然是人山人海的。人人都在網上check-in了, 也沒有行李,祇要通過簡單的安全檢查就等候登機了!

在這時候, 我才恍然明白European Union 歐盟的重要。整個歐州猶如一個大國家。從一個國家到另外一個國家就如坐巴士從城市的南面到城市的北面那麼方便, 也讓歐州強大起來!

坐上了7時半的飛機, 9時就到達米蘭。步出機場坐上了機場巴士,一小時就到達米蘭的市中心了。那從小就酷帥的小弟,就在車站等著我,給我們一個大大的擁抱!弟婦直呼說聽到我們這樣的飛來祗為和他們共聚幾小時, 實在感動!我忽然覺得清晨3點起床, 不算甚麼!

那天沒有特別的事情, 也沒有特別的說話, 就是閒話家常,吃中飯,到處走走, 就到6時了!我們又要重複巴士,飛機, 火車。。。的行程。回到酒店時, 是清晨的12時半了!疲倦嗎?當然!快樂嗎?當然!那個小時候互相看不順眼的姊弟, 一點一滴的親近起來了!

其實米蘭是不錯的城市, 富庶繁華。是我到訪過的意大利城市中, 最喜歡的一個!

 

 

Duomo di Milano米蘭大教堂
意大利最大的教堂(St. Peter屬如梵帝岡, 不算意大利), 世界排名第三最大的教堂。公元355年初建成,輾轉多年, 到1835年才續漸完成。

P1110073

Galleria Vittorio Emanuele II
1865年建設, 是世界上歷史最老的購物中心。十分豪華繁盛, 裡面還有世上唯一的七星酒店:Town House Galleria。

 

Sforza Castle
15世紀時建造,現在堡壘內有著博物館和畫廊

P1110075

King Umberto I of Savoia
紀念在1900年在Monza被刺殺而死的King Umberto I of Savoia

P1110091P1110090

Porta Sempione
米蘭市的其中一個城門。凱旋門旁邊的建築物是以往進城是交稅款的地方

 

我們去其他的地方, 祗在市中心溜達漫步,不失為消磨一個下午的好去處!可惜像所有的歐州大城市一樣, 持槍實彈的軍警,處處可見, 讓人總有著一份的憂心。

我和弟弟約定, 下回一定要好好的再一次遊覽歐州!